来自美国休斯顿的摄影师布瑞塔妮·本廷(Brittany Bentine)在小孩身上涂抹拍戏用的血浆,化上暗黑系的哥特妆容,把他们变成名副其实的 “小魔鬼”。

来自美国休斯顿的摄影师布瑞塔妮·本廷(Brittany Bentine)的主要工作,就是把小孩变成僵尸。她拥有一家摄影工作室,名叫 “被禁锢的幻想”(Locked Illusions),标榜为 “美国第一家另类哥特主题的摄影工作室”,承接 “孕期女性、婴儿、儿童、家庭、青少年” 的业务。在这里,她会在小孩身上涂抹拍戏用的血浆,化上暗黑系的哥特妆容,把他们变成名副其实的 “小魔鬼”。

她这种做法引起了相当程度的争议,在她的脸书页面上,有大量指责她的评论,很多人还把这样的主题拍摄打上了 “虐待儿童” 的标签,并动用了 “恶心”、“招人烦”、甚至 “恶魔” 之类的字眼。不过尽管如此,布瑞塔妮的客户数量却没有减少。我联系上她,聊聊她的灵感来源,以及为什么会有父母让自己的孩子拍这种照片。

VICE:你是怎么想起拍摄这种死亡主题的儿童照片的?

布瑞塔妮·本廷:我起初也是拍 “正常” 照片的,但很快就感到了无聊。我一直想拍主题更暗黑的照片,也经常给我自己的孩子拍,他们都挺喜欢的。然后我就不只满足于拍自己的孩子,就开始拍别人家的小孩。说实话,刚开始我没想到有人会喜欢这种照片,但当时也没想太多就开始干了。

我从小就喜欢黑暗的东西,之前也拍过不少小孩,再加上暗黑主题的儿童摄影本来也不多,所以我觉得应该挺有意思的。

你拍照有多久了?

暗黑的拍了有三四年吧,加上之前的摄影经历,一共有个六七年的样子。我现在全职干这个。

那拍摄的创意都是你自己想出来的吗?还是客户想出来的?

主要还是我自己。有些客户会跟我一起想创意,然后我在此基础上再发散一下,想想类似衣服和化妆之类的细节就可以了。很少有客户会从头到尾都想清楚再来找我,一般十个里面有九个案子都是我自己量身打造出来的。

最后的成片里,你会做很多后期处理吗?

如果拍摄时找不到我想要的道具,那就会做后期处理,但这种情况很少。一般来说,拍僵尸主题的时候,最困难的部分就是眼睛 —— 我这里声明一下:我从来不给小孩带美瞳,都是后来 PS 出来的;大人偶尔会用,看具体情况吧。不过你得明白,美瞳的种类就那么多,实在达不到效果就只能修图了。

明白。血应该不是后来加的吧?

对,不是。我们用特定品牌的血浆,都是那种浓稠又好洗的。

你对网上的批评感到意外吗?

没那么意外吧,早就有心理准备了。但其实你想想,在好莱坞电影里,小孩们经常会以僵尸的形象出现,这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我没觉得自己的做法有多创新,不知道大家为什么会有这么大反应。

那你对用小孩做模特拍这种暗黑主题照片的立场是什么?

每个人都有权利表达自己的观点,大家喜欢的东西也不一样:有人喜欢风景画,有人不喜欢,这都挺正常的。在我看来,孩子们喜欢,也没谁受到了伤害,就没什么问题;如果孩子们不高兴,那才是真正有问题。而且如果有那种害羞的孩子,家长都会提前告诉我;拍摄过程中,如果家长觉得有不妥的地方,我也会停下来,并会告诉他们:如果你不确定自己的孩子是不是喜欢这样,那也许就不该继续。

孩子们看到照片后怎么说?

一年前,我拍了一个小女孩,至今她依然很喜欢我给她拍的照片,而且很自豪、很激动。因为在孩子们眼中,参与我的拍摄也是在帮我完成一件艺术作品;而且孩子也没那么无知,他们知道一切都是假的,所以就当成游戏,玩得很开心。

很多我们熟知的童话故事都是经过改良的,因为原始版本其实都很黑暗。你的照片可以用这种逻辑来解释吗?

绝对可以。我知道你说的那些童话。人们不愿意谈论死亡,也不愿意谈论与之相关的仪式,但其实这些都是很健康的话题,应该被拿出来公开讨论。我人生中经历过死亡,我也有去世的家人和朋友,但我感觉好像整个社会还没有做好讨论死亡的准备;讽刺的是,在维多利亚时期,人们反而更愿意谈论死亡。其实很多人有这种需求,但社会并没有给他们这种选择,所以他们只能把感受憋在心里。

你对那些管你照片叫 “恶心” 或 “招人烦” 的人想说些什么?

仅仅因为你觉得这件事有问题,不代表别人都觉得有问题。任何人为自己家庭做出的选择,都不该由旁人来指手画脚。我明白很多人对我的作品不满,但幸运的是我心很大,也没那么脆弱。但如果非要说有什么让我在意的,那就是有人会去攻击那些喜欢我作品的人。我觉得那样做一点不酷,也不聪明。不过总体来说,如果你单纯不喜欢我的作品,那是你的观点,我没什么可回应的。

 

Photographer: 布瑞塔妮·本廷(Brittany Bentine)

异视异色 (VICE CHINA)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以及以任何形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