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13日,歌诗达协和号邮轮在意大利西海岸的地中海岛屿吉廖岛附近夜航时因触礁倾覆,事故发生时游轮上有4200逾人。沉船被打捞上来后,摄影师乔纳森·丹科·凯罗科维奇设法溜上船进行现场拍摄,并带回了一些真实反映邮轮触礁后内部场景损毁状况的珍贵影像。

今年1月13日是歌诗达协和号(Costa Concordia)邮轮触礁事故发生的四周年纪念日。2012年1月13日,这艘意大利豪华邮轮在意大利西海岸的地中海岛屿吉廖岛附近夜航时因触礁搁浅,船身出现1条70米长的裂缝,随后快速倾斜并大量进水,最终倾覆。事故发生时游轮上有4200逾人。2015年2月11日,法院对该案做出判决,船长弗朗西斯科·斯凯蒂诺(Francesco Schettino)因故意杀人罪被判有期徒刑16年零1个月。目前他正在监狱服刑。

歌诗达协和号船难,及其引发的法律纠纷引发了世界人民及各大媒体的关注,同样惹人注目的还有打捞沉船残骸的极大工程量以及巨额费用。打捞残骸动用了定制平台、充气气瓶等复杂的设备及长达数月的人力。直到2014年7月底,即事故发生两年多以后,船体才最终被打捞起来,并被拖拽到了热那亚码头。最长不到明年年末,歌诗达协和号将被彻底拆除,而其残骸将作为废料出售。

沉船被打捞上来后,摄影师乔纳森·丹科·凯罗科维奇(Jonathan Danko Kielkowski)设法溜上船进行现场拍摄,并带回了一些真实反映邮轮触礁后内部场景损毁状况的珍贵影像。我们跟他聊了聊,问了问到他是如何产生亲自登船的想法并成功实施的,以及在这样一艘事故船残骸上的所见所感。

VICE:你是如何萌生要去拍歌诗达协和号这样的想法的?

乔纳森·丹科·凯罗科维奇:自从事故发生后,我就一直对这艘邮轮很好奇。真是不明白这样一个庞然大物,怎么会轻易地因为一个愚蠢的疏忽就被那些岩石毁掉了呢?同时,我对于沉船打捞过程也很感兴趣,想了解为之所投入的一切技术手段及人力物力 —— 要知道后续打捞总共花费了5亿多欧元呢。后来邮轮被拖到热那亚等待拆除的时候,我就觉得是时候去船上看看了。

你是怎么逃过警卫成功登船的?

我的第一次尝试没有成功。我被海岸警卫队队员抓住了,只得无功而返。但半个月后我又试了一回,所幸这次成功了。

怎么办到的?

是这样,邮轮残骸是被固定在海边的一个防波堤上的。这道防波堤离海岸最近的一处只有200米远,我就游过去了。我找了个小型的儿童用橡皮船来装我的相机和衣服,而我就在后面推着它游了过去。

没人发现你吗?

我是在一个周日的晚上行动的,当时四下无人,而且一直等到太阳升起来才上船。我还以为自己会被人发现,结果那天根本没有人来,我在船上一直待到第二天下午。

登船后你的第一印象是怎样的?

感觉非常不真实。我以为自己只能在船上待半个小时,顶多一个小时,所以就一直忙着拍照。登船前我做了详细的攻略,并选取了几个要拍摄的点,所以我一登船便照计划执行。过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我才意识到自己原来真的在这条船上了。

身临其境的感觉如何?一点都不害怕吗?

并没有,我不怕。周围一片寂静,但也很阴森,因为你似乎能够感觉到事故发生时弥漫的恐慌。船上走廊很窄,天花板也特别低。我走近一个大厅,里面满是垃圾、手推车、轮椅等杂物。你能想象到灾难刚发生时人们匆忙拿了行李赶往救生艇的场景,但突然发生了什么,导致他们决定把东西全扔了,开始拼命狂奔。想象一下,救生艇都在甲板上,而4000人同时拼命往救生艇上赶 —— 你几乎可以感觉到当时空气中弥漫的那种的慌乱。

你做这些事有经过任何许可吗?要知道有30多人在那场灾难中丧生。

于我而言,在残骸被拆毁前记录下灾难留下的某些痕迹是最重要的。我曾试图申请过官方许可,但几经波折后,我被告知他们并不想记录下这些 —— 相反,他们更希望人们遗忘掉。但我觉得必须要有所记录,因为还有很多问题有待解答。

你的作品虽是对灾难遗迹的记录,但同时从美学角度讲,这些照片又很漂亮。你觉得邮轮残骸在某种程度上是美的吗?

打破邮轮行业的缄默对我来说很重要。豪华邮轮一向是以富丽堂皇的浮华形象示人的,而我希望通过在印刷优良的杂志上印出这些照片的方式来昭示世人,揭露那个行业浮华背后的虚荣。

 

下拉页面浏览更多照片:

 

Photographer: 乔纳森·丹科·凯罗科维奇(Jonathan Danko Kielkowski)

异视异色 (VICE CHINA)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以及以任何形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