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进去我不动”

当你决定要和某人 “去喝一杯” 时,你会对很多事情进行评估 —— 你的动机,他的动机,“这周中我恰好有空” 是不是真的恰好有空,以及你能在优雅离开喝下多少杯金汤力。

然而某种程度上,你心里其实并不在乎这些;你们可能已经调情了一段时间 —— 在办公室、咖啡厅或者通过短信。随着事情的发展,你可能开始希望为了 “出轨” 或者至少是 “想要出轨” 的这个念头找个借口。在某个时候,你们其中的一个或两个会利用 “异性之间也有纯洁的友谊” 这种说辞,来提议你们可以找时间 “出去玩玩儿”。你既紧张又兴奋,不过你也不想让自己变得过于紧张或者过于兴奋 —— 毕竟,你有男朋友,而他也有女朋友。

这个夜晚一开始看上去很单纯 —— 笑声,办公室里的八卦,酒水钱各掏各的。但就在你咕噜咕噜咽下自己能够承受的最后一点金汤力后,你觉得有点醉了,却还不想分别。而当他建议你再喝一杯时,你松了口气,因为这不是你先开的口。当然你仍会感到愧疚,不过只是一点点,至少现在时候尚早。

四个小时过去了,在讲了五六个你们的童年往事后,时候已经不早了。你意识到自己已经兴奋到都不知道自己有多醉了;你们不停地碰着对方身上不那么过分但又具有暗示性的部位 —— 他的臂膀、你的膝盖 —— 而且你也几乎从来没真正与 “只是朋友” 的人发生过这种身体接触。

终于,在酒吧里大部人都离去后,在这个第二天还要上班的周中夜晚,你接受了去他家再喝点的邀请 —— 就在这附近,这也是他常来这个地方的原因。你已经厌倦了又一个由性冲动转变成正式调情的夜晚,拿着装着威士忌的咖啡杯,一坐到宜家沙发上就觉得疲惫不堪了;但毕竟这么晚了,这附近也不安全。就在几次对视或逃避对方的目光后,他提出留你过夜。

接下来的事情似乎不能再明显了 —— 但还有另一个选择,就是 “柏拉图式过夜”,具体玩法如下:不同于在这个放纵的激情之夜把坏事做到底,你可以选择退一步 —— 只睡觉,不做爱。在这种情况下,人们会说:“只是睡睡觉而已,没事的。” 但只有当两人都不想让一切演变成真正的上床时,这句话才真的是字面上的意思。

你们可能发生了点什么,但也没发生什么。可能会有搂抱或者侧拥,或是整晚渴求搂抱或者侧拥。你可以对你的伴侣说你睡在了沙发上,即使实际上你真正做的是睡在了这家伙床上,因为这没有什么差别。真的,只要你没有越线。

当然,上面都是我瞎编的,不过这种现象是真实存在的。别把它和那种你和普通朋友一起过夜 (这通常发生在谁的父母去度假了或者大家都太醉了没法回家的时刻)搞混了,柏拉图式过夜是当你想和对方做爱,但你却不能这么做的时候发生的,这让你能够在做出了不放纵的声明后放纵自己。实际上,如果你把这段经历讲给正确的人听,这可能会让你显得格外开明,因为和别人睡在一张床上对你来说不算什么 —— 为什么大家都那么喜欢一夫一妻制呢,是不是?

最终将柏拉图式过夜变成啪啪啪之夜的是那些规定外动作,虽然探明界限的过程就像你比划我猜,但大家公认的这两者间的界限就是亲吻。划定这条人为界限并不难 —— 很多女人对于柏拉图过夜期间的动作界限都十分明确,即使她们也承认对方可能一开始并不喜欢这样的前提。

“他试着亲我的肩膀,而我说不行,” 名叫贝拉(Bella)的女人向我诉说她最近一次的柏拉图式过夜。当时她和她男友依然处于一种单一性伴侣关系中,不过在整晚欲言又止地与泰勒(Tyler)这个她已经暗恋了几个星期的男人共饮后,她来到了泰勒的公寓 —— 因为这里 “离她的办公室很近”。她说:“整晚侧拥着睡没问题,不过亲肩膀就太过了。” 当我向她确认 “侧拥” 是不是指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她的屁股都会对着男人的阴茎,而这也属于可接受范围时,她回答:“当然,百分之百。”

“早上醒来后,他的晨勃无意间顶到了我,还跟我说抱歉。” 她补充道。

是不是很扯?嗯。

“我发现和我一起在床上进行柏拉图式同床的男孩儿最后都会亲我,” 另一个女人格洛丽亚(Gloria)说到。她的朋友凯西(Cassie)表示同意:“我觉得这种柏拉图式过夜其中部分意义就在于,你能够预料到他们某一刻会亲你,但你仍然能够表现出惊讶,然后说,什么?不行!不过实际上你愿意。”

platonically-sleeping-in-the-same-bed-with-someone-probably-cheating-body-image-1472147192.jpg都穿着睡衣呢,没啥好看的。图片来源:Lumnia/Stocksy

其实,尽管有心理学手段能证明柏拉图式过夜的必要性,但如果除了柏拉图式的睡觉外什么都没发生的话,也会让人失望 —— 与一段迷乱刺激的让你难以对朋友启齿的性经历不同的是,你已经做了所谓错事,但你什么也没得到。

梅尔(Mel)上周末有过一次柏拉图式过夜,不过不是为了体验出轨或是为了回到前男友身边,她只是期待这种方式能演变成性爱 —— 至少是爱抚。“我和几个朋友们一起出去玩儿,完了我们开了个余兴派对。我等到上午11点,大家都睡着了,然后说:‘嗨,咱俩一起上楼到你床上睡怎么样?’ 睡是睡了,但是这家伙没想上我,也没亲我。我有点失望,我们没脱衣服,而是一起看了斯皮尔伯格那部《大白鲨》(Jaws)。”(似乎热衷于 dance music 的人尤其愿意并且经常进行柏拉图式过夜。)

人们与前任男女朋友也经常出现柏拉图过夜的现象。然而这有个严重的问题,那就是将要和你睡在一起的人是你不应该与之共眠的人。对于这类处境而言,有一个古怪而常见的办法,那就是脚对着头睡 —— 有个姑娘管这叫 “96式”。

“这会让你觉得不那么别扭,当然也有可能最后反而变得更别扭了。” 凯西说出了她自己对这种方式的看法。当她与前男友睡在一张床上时,他们采用了这种姿势,而当他睡着后开始迷迷糊糊地想要跟凯西做爱 —— 这是他们俩还在一起时经常发生的事情。“我们俩都醒了,都吓着了。”

尽管如此,这还不是她柏拉图式睡觉经历的终点。凯西说:“然后,在那以后,我和我另一个男性朋友睡在了一起,我真的不希望我和他之间发生什么,所以我们头对脚睡。” 当我问她是否是因为家里没有沙发才这么做时,她回答道:“呃,可能有沙发。” 当我问她到底为什么想要和她的异性朋友在一张床上睡觉时,她说:“因为我乐意。”

当然,女人也不总是被睡的一方 —— 有时人们玩柏拉图式过夜,是利用自己的性吸引力而达到一些现实目的。我的朋友利(Leigh)告诉我:“我有过一次非常奇怪的过夜经历,我装作自己想要和他们上床,其实我真的只是想要找个近地儿睡一觉。当我走进他们的住所,我就说,哎呀我困了,先睡了,晚安!”

最后,虽然柏拉图式过夜不失为一种释放压力、并在不太出格的范围内放纵一下的好方法;但其实,它常常就是通向性关系的康庄大道。贝拉的说法倒是 “很柏拉图”:“我觉得,当你不想和别人说再见时,这就是选择之一,我和我的女性朋友也有过这种经历,最后其实就是一起过夜而已。” 当她试图为自己和泰勒一起过夜辩解时,她说:“我和我的朋友们经常一起睡!” 而据贝拉说,泰勒回答道:“是的,不过你们可能不会搂在一起。”

他们故事的结局可悲可喜,这要看你怎么看了。贝拉说:“有那么些时候 —— 这发生过两次了 —— 他正在半梦半醒之间,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他就这么色色地从后面抓住了我的喉咙,开始把我拉到他身边,而我觉得自己就像是正在被吸入一个无尽渴望的深渊中。”

这两位在两周后真的上床了。


*文中所有人物都是化名

Translated by: 文卿

Illustrator: 格蕾丝·威耳孙(Grace Wilson)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