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么比另类右翼把自己拟作野兽更让人匪夷所思的么?

青蛙佩佩(Pepe the frog)是怪诞漫画里的知名形象,也因 “模因效应”(meme magic)的传播而受到关注,现如今成为一个家喻户晓的名字。但是细看另类右翼就会发掘各式各样的保守派动物,是一个从狐狸到狼,什么都有名副其实的动物园。川普的角色由一匹满脸自得的拟人化狮子所扮演,带领着一众神话动物和彩虹小马。

当然,只要一提及极端兽迷和另类小马控,不管是左派还是右派成员都会翻起白眼、满腔绝望。

此文化运动既宣扬要对兽装和 "yiffing"(兽交)抱宽容态度,同时又斥责伊斯兰教及黑人民权运动(Black Lives Matter),这其中的矛盾着实令我困惑。我也担心邀请他们来进行自我辩解,等同于给了另类右翼一张通行证。然而,这个看似不可能的派系多少有助于解释其他大型同类活动的荒谬性。它的幽默实属粗俗、算是边缘文化,可却正在逐步受到主流青睐。

兽迷文化(furry fandom)常被排在 “极客等级” 中的最底层。这些在网络里扮演拟人化的动物角色,并且身着 “兽皮” 制服的人们,一直以来都被嘲笑。这种亚文化,主要以网络为平台但也渐渐发展到线下的年度集会。最早可以追溯到上世纪70年代的漫画书,诸如《Fritz the Cat》。还有同人志,例如 《FurNography》 和《Yarf!》。之后,兽迷驻扎在电子公告牌系统像 FurNet 和新闻组 alt.fan.furry,还有互联网中继聊天网站 FurNet 以及 Anthrochat。主流媒体对兽迷的报导经常是负面的。早在2010年,《名利场》就对中西部的兽人大会(FurFest)进行过曝光。大会的经典主题 “野兽之欢 被阐释为充满性隐喻的兽迷文化,并说这简直是肆无忌惮、离经叛道的毛绒玩具癖。喜欢兽迷文化的人很难分清夸张和现实,对于那些拥护另类右翼的兽迷来说愈发如此。

为了搞明白这场运动,我在 Twitter 上私信了几个极端兽、右翼小马控。BroniesForTrump/@GWSSDelta 在现实生活中是一名生活在特拉华州的会计。网络世界的他是一个右翼马控,也是聊天小组 —— 马族帝国 中的一员。他加入 Twitter 是受川普启发,在2016年2月注册账户后很快就找到了组织,“我享受自我认同、不再因为害怕白左愤青们(SJWs)而压抑自己的感觉,” 他谈道。

@GWSSDelta 认为另类右翼会接纳被传统保守主义所忽视的群体,包括 LGBT、女性、当然还有小马控。当被问及关于他的一些矛盾观点时,比如为了 “毛毛帝国” 而从《小马宝莉》(My Little Pony)—— 一本宣扬 “友谊的魔法” 的少儿卡通片中去寻找灵感,跨度如此之大。@GWSSDelta 回复道,右翼马控越是开有关毒气室有多好笑之类的无底线笑话,就越符合 4chan 幽默的尿性。

尽管声称兽迷文化中的纳粹不是认真的,然而 @GWSSDelta 骄傲地提到即使是另类右翼的领袖理查德·斯宾塞(Richard Spencer)也在 Reddit 的问答板块里跟另类右翼兽迷公开澄清关系,很明显是觉着他们太过火了。@GWSSDelta 还写道,斯宾塞 “比我右倾的厉害”,他本人并不是个白人至上主义者。

“说实话,我着实觉着人们对他的态度有点过激了,总是试图把对手抹黑、妖魔化。你得后退一步来看川普这事儿,我们国家的文化正在受到威胁。像是希拉里在去了沙特阿拉伯后的批评 WWE。”(克林顿确实指责职业摔跤 “有违真正美国人的宗旨”,但那是发生在与一位阿富汗将军的会谈中而不是访问中东。)

这次交流过后让我有了更多的疑惑。@GWSSDelta 将大选形容成一场文化保卫战。难道希拉里对 WWE 的批评才令她在选举中失利?相应地,《小马宝莉》真的对川普获胜有帮助?

言归正传,如果外界对马控都这么刻薄,那如何解释以川普的名义发起有关 “国家社会主义党” 的号召?这里面又有多少只是一时吐槽?我开始希望 @GWSSDelta 只是在闹着玩,因为他在为川普投票时写道:“我只是想确保马控们在理查德·斯宾塞的白人帝国里占有一席之地。”

ThatSleepyPooka/@TheQuQu 是极端兽迷运动的临时发言人。鬼精灵(pooka)是一种可以易形的淘气鬼或是幽灵。正如和我所交流过的其余极端兽迷、另类小马控一样,他是男性、美国人(“但有欧洲血统”)、巧言善辩。“极端兽迷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 在有名字之前就以某种文化现象的形式存在着。” 他给我列出另类右翼的其他派系,除了兽迷还有 “泼汤派(the PaulTown)、另类小马控、右翼自由意志论者、民族主义者,甚至还包括无政府资本主义者以及兰德客观主义(Randian objectivists)”。

然而兽迷也和其余几派另类右翼发生过冲突,包括 “认为对人的外在进行排斥是一种盲目崇拜,颠覆了主的真谛” 的信教人士,他们认定兽迷文化是堕落腐化的表现。

@TheQuQu 坚称这一粉丝圈整体有左倾的倾向。“我常说大众对极端兽迷的反应正是体现了极端兽迷的必要性……即使一想到极端兽迷还存在着,也足够将整个团体输入到散发美德信号的净化旋涡中。”

这代表着极端兽迷的存在单纯是为了震撼他人?@TheQuQu 发现一个在行进中的循环 —— 其他右翼团体中的成员边缘化后,会从原先帮助过建立的团体脱离出来,再组建自己的新团体,就这样不停地循环下去。“打破循环的唯一办法是创建一种立场明确右翼亚文化。这就是极端兽迷所做的事。”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罗宾(Robin)说,或者称他为 @xReklawx,另一个我采访过的住在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极端兽迷。“大多数兽迷自认为是左倾,极端兽迷就是为那些右翼兽迷准备的。” 我问罗宾 “野兽伪装” 是否让你在网上发表政治言论更加轻松。“那肯定是,但种自由和你做个彻底的匿名者所拥有的自由不是一回事。我猜就像是 reddit 和 4chan 的区别。”

罗宾告诉我他有点担心种族歧视或拥护传统性别观念问题,并且坚称 “大多数另类右翼和极端兽迷只是被网络模因所吸引,他们崇尚平等与自由。” 听听他是如何解释此种文化的极右派系的。“我猜你说的是另类右翼和极端兽迷中的一个小分支,基本上就是些新纳粹在鼓吹希特勒有多无辜。我和他们一点关系也没有。确实有一部分在积极散播自己想法的另类右翼,但我个人对他们不甚感冒。”

我不认为多数极端兽迷和另类小马控持有右倾政治观点,他们只是一些在传统保守主义下难以生存、对亚文化异常狂热的奇葩。但是川普的上位正名了他们,而他们的成功也声援了川普。现如今,极端兽迷和另类马控们正尽情沉醉于胜利的喜悦中。

深挖兽迷文化历史,你不难发现带有右翼政治色彩的罪恶面。在 LiveJournal 上有一个从2005年起就注册的账户,名叫 “纳粹-兽群”。尽管在阅读网站上的帖子时你会觉得这就是一个恋物癖社交群,算不上一个政治团体。

在2007年版的《2Life》杂志中,这是一本犹太人发行的出版物,内容是关于虚拟世界 Second Life(当时注册的用户数达到两百万,是最受欢迎的时期)。在游戏中玩家们遭遇了 “兽粹” 袭击,这是一帮身着党卫军制服的滋事野兽,专门威胁和攻击犹太玩家。

最终,兽粹们被举报到 Second Life 的开发者 Linden Labs 那,他们的首领也被拉入游戏的黑名单。如今野兽纳粹文化存活于模因和 Twitter 账户中,也竟然匪夷所思地通过了审核。在诸如 FurAffinity 或者 Deviant Art 等兽迷网站的粉丝作品,偶尔会将红白色旗帜上的纳粹十字标志换成一个黑爪印。

当然不是说每一个极端兽迷或小马控都这样,但撇开他们的线下生活不说,我所读过他们在 Twitter 上的推送,通常话题都是拥护黑人民权运动是一种恐怖主义,并声称白人种群变得岌岌可危,还有隐藏于迪士尼动画《疯狂动物城》的 “文化马克思主义” 必须被曝光等。

有一名极端小马控给我发来一个链接,是一篇刊于白人至上主义博客 Counter-Currents.com 的超长采访。采访详细讲述了一条通往 “小马帝国” 的粉丝之路。其中除了别的之外他还谈道:“和有色人种在一起让我感到不舒服,主要是因为他们中的多数人想灭掉我这个白鬼,我是从宏观上讲不是在针对某个人。”

写这篇文章时的所闻所见让我有清除浏览记录再洗几遍眼睛的冲动。种族歧视就是种族歧视,就算你装成一匹叫 “金凤花露珠” 的小马也没用。

我们依旧因为这种网络文化的 “真实性” 到底有多少,而感到惴惴不安。在 Twitter 上做承诺、提要求或者威胁使他人是否也会贯穿到现实生活里?是我自个把极端兽迷太当回事了么?

可是这种虚拟与现实的模糊不清对于乳臭未干的法西斯来说再适合不过了。这些 “易怒的” 煽动者将自己的种族歧视隐藏于一层层的虚伪面具下,并打着 “言论自由” 的幌子来为自己做声明。

当然言论自由对普通兽迷和小马控来说十分重要,因为这是他们身份得以立足的根本。但重要的是他们在言语和图像方面投入过多的精力,这恰恰证明了他们把线上生活看得如此之重。这么说,他们也会把自己网上的政治言论看的同等重要么?

国际拟人化研究项目是一个由各领域的科学家所组成的、致力于研究野兽亚文化的团队。其在2016年的发表文献 FurScience!: 这篇文章总结了国际拟人化研究项目在五年中调查一万名兽迷后得到的结论。(主要归功于加拿大社会科学与人文研究委员会的初次亮相,以及一些 “恶毒海狸” 追随者。)

研究表明大多数兽迷的年龄在25岁以下,超过85%都是男性并且90%以上是白种人。54%是无神论者或不可知论者,有23%是基督教徒。在兽迷文化的世界中,有21%的兽迷同时也是小马控。

读完这些数据,你也就不会奇怪亚文化粉丝圈里为什么有那么多川普迷了。因为川普的支持者也多数都是白人男性。也许对川普粉来说,对世界变化的恐惧,再加上身为一个兽迷承受着被社会所唾弃的风险,才使得他们的信仰如此偏激。

此次调查让我对另类右翼内部的矛盾和分歧大开眼界。至少在我看来,这场运动催生于民愤,而不是以重塑共和党的政策为目的。运动内部的四分五裂就能证明这点。不停和左倾唱反调以掩盖自我标签化、在 Twitter 细分出 Anime Right、Trash Right 和 Beach Boys Twitter 等,开始无休止的奇葩大战,例如发推说希特勒是小动物的好朋友、在 Deviant Art 网站上向 “小马帝国” 致敬或是对一个不经意偶然闯入他们世界的普通人群起攻之。

互联网会对人的灵魂产生不可思议的影响。另类右翼兽迷到底想让主流媒体认证什么?要的是对他们的线上兽迷世界来一次种族大清洗?还是要求兽权高于人权?(兽迷们会希望自己的种族也面临灭绝么?)

对我来说,极右兽迷不自觉地流露出一种被忽悠了的挫败感,他们试图以一种虚构的解决办法去应对从未有过的威胁。这些男人藏身于虚拟角色之下,甚至可以装出一副可怜相。虽然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尽管不是出自本意,但 “野兽伪装” 很容易成为偏狭的化身。让仇恨言论从小马的嘴里说出来,我们是在冒险纵容这些言论变得可以接受。

Translated by: Alex Drum

异视异色 (VICE CHINA)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以及以任何形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