挈夫·哈赛特将毛利传统文化与当代摄影艺术结合。

来自新西兰惠灵顿市的摄影师挈夫·哈赛特(Chev Hassett)个人网站上,放着挈夫的父亲从瑞姆塔卡监狱(Rimutaka Prison)寄来的信。手写的信纸在网站上循环出现,纸上的文字也不断浮现在人眼前,这些文字让人动容:“对不起,在你需要我的时候我却不在你身边”,父亲在信中写道,“儿子,对不起,我是个那么不称职的父亲!” 。挈夫在网站上放出父亲的信不久,父亲就因为一次摩托车事故而去世了。

哈赛特富有力量的个人摄影项目 —— ko Tooku taumata, ko Hawaiki 就因这一悲剧性的事故而诞生。哈赛特的母亲是新西兰白人,父亲是毛利人(那提保璐部落 Ngāti Porou),这个摄影项目对哈赛特来说,是了解自己毛利血统的方式。“夏威基(Hawaiki)据传是毛利人诞生的地方,也是人离世后的回归之地,像是毛利人的天堂”,哈赛特说, “所以,通过这个项目,我在尝试找寻自我,找到属于我的宁静之地,用一种更有仪式感的方式来了解并参与我的文化。”

我和哈赛特见了面,聊了聊他是如何通过摄影找寻自我的。

1486430555916-ChevhassetVice2.jpeg

VICE:你好(毛利语:Kia Ora),挈夫。先给我介绍下你的一些摄影作品吧。整个项目的作品集结成了一本书,对吧?

挈夫·哈赛特:没错。整本书分成了三部分。Te Kore,是关于虚无的部分;Te Pō 则是黑暗或是空虚,这部分之后便是 Te Ao,意为光的世界。对于毛利人来说,世界便由这三部分构成,而这也是我作品的衍生地。

整本书最开头是一句毛利谚语:“黑暗,乃光明的诞生之地”,随后是一首关于我所在部落的诗,简单来说,这首诗阐明了我诞生的过程,以及世界是如何形成的。我祖父也写过类似的文字,放在了我家毛利会堂的一本书上,这也启发了我,令写下了自己的诗。 

1486518576218-Chev2.jpeg

照片中这艘毛利独木舟有什么故事?

这应该是毛利神话中的英雄人物 —— 毛依的独木舟,他和他的兄弟一起把新西兰从海中钓起来,当时所乘的船正是这艘独木舟。照片中独木舟指向了一座山,而那正是毛依着陆的地方,也是我们的部落登上陆地的地方。那座山叫做海库兰基山,是世界上第一座触碰到太阳的山。照片中有毛利独木舟、山脉、河流 —— 都是我的部落中最重要的东西,在一张照片中都有了。 

1486518646521-chev3.jpeg

照片中的人都是谁?

都是家人,按照毛利传统自我介绍时介绍家人的顺序出现。最前面的男人是我的爷爷,然后是我奶奶,之后是我们的毛利会堂,如此继续。

1486518998548-Chev4.jpeg

你戴的项链,有什么故事吗?

项链的造型是毛利传统中的双髻鲨图案(mangopare),实际上是锤头鲨的样子,项链是用鲸鱼的骨头做成的。过去部落中的男人会用这个图案告诉自己,不能放弃。因为在宰杀锤头鲨时,它不会那么快就死去,就算是死掉了,它的身体还是会不停地动。

1486518735367-Chev5.jpeg

照片里的这些木雕呢?是些什么东西?

照片之中的木雕之一叫 tekoteko,这是我爸爸给我做的守护神,他曾是个雕刻工。我妈妈手举的是一个毛利族的宝物盒,是我爸妈年轻时,我爸给她做的。然后是 “爱之独木舟” —— 类似于骨灰瓮的东西,那代表着我爸。 

就是那张你在森林里的照片中,手里拿着的东西吗?

对啊,照片中我和我爸在森林里面。每张照片取景地的选择都是有原因的,也和我拍摄这些照片的初衷息息相关。

1486518795414-Chev6.jpeg

这些照片都带有某些精神层面的意义。

在毛利艺术中,每件事的完成都是有理由的,每件事也都以某种特定的方式来完成,所以每件事都有其特殊的意义,精神层面上的意义。所以当你看到照片中的木雕,你便能体会到其他层面的意义。拍摄作品时,我也尽量遵守同样的程序。这一层面的意义在别的文化里面似乎真的无法存在,只能在我们毛利文化中存在。拍摄照片前,我都会遵守些规矩。

1486518821599-Chev7.jpeg

什么样的规矩?

我不能在别的部落的毛利会堂中拍照,因为我的根并不在那里。所有我可以拍照的会堂,必须是受人之邀或是在被人热情相迎的会堂。一旦真的在其中开始拍摄活动,我必须确保那里的人是舒服的,并且要学习会堂的历史。如果我不这么做,拍出的照片则会相当肤浅,没什么内容。我必须要提前学习会堂中的文化物件,不然拍出来的作品会非常不一样。这就意味在,每拍一张照片我都要提前做大量功课。

Translated by: 陈大茗

异视异色 (VICE CHINA)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以及以任何形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