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私处脱毛成为一种时尚,关于阴虱的话题便随之过气,但这并不代表者阴虱就此消失不见,它们一如既往的潜伏在我们身边。

VICE 中国联合全球各站一起给你一份 “性健康指南”,希望能引发你对性健康的关注,这很重要。全部内容点此

20世纪中期,每当人们谈及性爱带来的麻烦问题,就免不了提到阴虱,也就是我们常说的 “小虫子”。这种寄生虫会攀附在我们体毛 —— 尤其是阴毛 —— 的发根部,繁殖,吸血,并且给我们带来强烈的瘙痒感。

在医学昆虫学家伊恩·F·伯吉斯(Ian F. Burgess)看来,阴毛茂盛、性机能强劲、生活不修边幅的人特别容易长阴虱。过去民间盛传阴虱会大批潜伏在公共厕所的坐便器上,随时准备感染没有防备的胯部。阴虱也是屎尿屁笑话的常客,2004年,戴夫·查普尔(Dave Chappelle)在他的节目《Kneehigh Park》(一档由布偶向小孩科普性病的搞笑节目,整体风格恶搞《芝麻街》)中,打造出了三个大名鼎鼎的布偶角色:淋病、疱疹,还有阴虱。

澳大利亚医学昆虫学家卡梅隆·韦伯(Cameron Webb)在2016年 写道:“阴虱,阴虱病,或者我们俗称的小虫子,曾经被视作最具传染性的性传播疾病。” 但是,虽然阴虱长期占据流行文化和关于性的讨论,近年来,它们已经渐渐从主流视野和医学讨论中消失。2013年,也就是在戴夫·查普尔的恶搞节目播出不到十年后,喜剧演员杰西卡·威廉姆斯(Jessica Williams)就给阴虱贴上了 “旧时代遗迹” 的标签,约翰·沃特斯(John Waters)在《每日秀》节目中也指出阴虱似乎越来越少见,他感慨道:在过去,这是一种近乎浪漫的疾病,因为这是你和你的爱人才会分享的话题,而且它并没有什么危险性。

两年前,VICE 推出了一篇讲述如何发现和治疗阴虱的 文章,文章作者埃里克·斯皮兹纳吉尔(Eric Spitznagel)在开篇就写道:谈到值得担忧的性病问题,阴虱可能不会在你的榜单上排名太前,毕竟现在都2017年了,谁还会长阴虱?

那么,阴虱究竟遭遇了什么?为什么它们会从性谣言、黄段子、性教育的焦点,沦落成为被人淡忘的过气疾病?

1565691531594746.jpg

一种比较普遍的说法是:阴虱之所以过气,是因为自从 公众向阴毛宣战 以来,人们就不像以前那么容易得阴虱了。这种想法源自于自2006年以来发表的一系列 研究报告,在这些报告中,医生注意到自2000年以来,诊所里的阴虱患者越来越少,衣原体病和淋病则在不断增加,因为蜜蜡脱毛、剃毛等等形式的私处护理开始在西方国家流行起来。

在2014年的文章《阴虱:濒危物种?》(Pubic Lice: An Endangered Species?)中,一群来自英国的医生发现从2003年到2013年,他们的病人中的阴虱患者比例从1.82%下降至0.07%,而病人的私处脱毛率从33.2%上升到了87.1%。这两者之间有着很直观的联系:如果阴虱没有栖息之处,自然就不能在你身上繁殖。

但是仅凭一阵 “白虎风潮” 就消灭了阴虱,不管这种想法获得多少性健康专家的认可,都很难站得住脚。首先,这绝不是人类文化第一次出现私处脱毛风潮。今年春季,科学家通过对人类学和历史文献的分析发现,数十个非西方社会 都曾经实行过大规模的私处脱毛运动。而且有 大量历史证据 证明,从古代到19世纪,私处脱毛 曾在西方国家反复兴起,而每次兴起的主要目的,都是为了对抗阴虱。

这些做法可能对减少阴虱的传播率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是并没有彻底解决阴虱泛滥,也没有从长远角度一劳永逸地消灭阴虱。到目前为止,阴虱已经陪伴了人类 大约三百万年了。而且大部分的私处脱毛风潮最终都走向衰落。现在已经有一些 证据表明,在过去的五年时间里,阴毛在西方社会又再度流行起来。因此不管私处脱毛风潮对阴虱造成多大的影响,可能都不会持续太久。

现代私处脱毛风潮的规模及其对阴虱造成的影响也可能遭到过分夸大。诚然,大量的 研究 发现 西方有许多女性和部分男性都进行了私处脱毛。但是在这些人当中,只有一部分人选择了 全部脱毛,这让他们得以免遭阴虱之扰。而且大部分关于阴毛护理习惯的研究只询问了受访者是否接受过私处脱毛,但并没有问及对方是否保持长期的脱毛习惯,我们无从得知受访者究竟是浅尝辄止,还是会定期脱毛。

一些大型的公共健康机构也不会就阴虱的感染率做全民性的数据收集。来自疾控预防中心的代表米歇尔·哈钦森(Michelle Hutchinson)告诉我,这是因为 “阴虱并不会传播疾病”。虽然阴虱造成的瘙痒和抓挠可能会导致 二次感染,但是阴虱更多只是一种私人疾病,而不是一个公众健康问题。

大部分针对阴虱流行性的研究都依赖于诊所数据。而且因为文化或者经济原因,经常来这些诊所看病的病人更多集中于接受过多次私处脱毛的人口之中,这些多是年轻的白人女性,接受过高等教育,来自中产阶级或者上流社会,她们的私处护理次数远比其他人口更多,因此这些数据并不具备代表性。

1565691558844390.jpg图片来自:Eldad Carvin via STOCKSY

一项研究发现,在做过私处脱毛的人当中,有五分之二的人表示他们是为了看病方便才做脱毛。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的性病专家 彼得·莱昂(Peter Leone)也指出,为了检查病人是否有阴虱,医生需要查看患者的生殖器。但这种做法在现在越来越少见,因为现在的诊所倾向于使用一些间接性的性病检查方式,比如尿检,患者让患者自己使用生殖器药签。所以这些宣传 “阴虱正在濒临灭绝” 的研究很有可能存在各种缺陷。

莱昂表示,阴虱的传播率在过去这几十年里可能并没有多大改变。一些研究范围并未局限于西方国家诊所的大型研究发现,不管在什么时候,根据所在地区和人口的不同,人群当中感染阴虱者的比例都在 2%到10%之间,在美国,每年都有 数百万新增病例

自人类开始做爱以来,阴虱就成了闲谈和黄段子里的话题,但是一些人猜测,我们对阴虱的关注之所以在上世纪70年代开始激增,可能包含人为因素。这都要归功于一系列 医学案例研究。伯吉斯表示,其中的一些研究 “指出阴虱可能是其它性病的指示器”,它们就好像矿井里的金丝雀。这一度把阴虱从寻常小病拔高成为一个严肃话题。

但是我们思考和谈论性健康问题的 “文化带宽” 和 “私人带宽” 是有限的,正如莱昂指出,在过去的三十年里,我们面临着许多更加迫切、更具致命性的问题,包括 HIV/AIDS 的出现,梅毒等性病 的卷土重来,以及 耐药性淋病 的出现。“但是没有人会因为得阴虱而死亡,” 莱昂说,“所以它就被排挤到公众视线之外了。”

另外,谷歌现在也充当了我们全天候在线的私人医生,而且相比于其他性病,阴虱更容易 自我检测(如果长了阴虱,你的阴毛上就会出现小小的虱卵,内裤上就会有粉末状的黑色阴虱粪便,胯部也可能会有血迹以及瘙痒感),也很容易治疗(使用高效的药用型沐浴露就可以,这些都是非处方产品)。

莱昂表示,我们之所以把关于阴虱的讨论转移到了网上,可能是因为这些问题太敏感了。这些是在我们的私处栖息繁殖的恶心虫子,而且往往会和性爱扯上关系,这些可全都是禁忌话题。因此人们可能倾向于在网上搜索相关资料,而不是在现实中谈论这些问题。(Wired 对 从1997年至2014年的谷歌搜索数据 进行分析,发现这些年来对阴虱的搜索其实并没有下降多少。)

但是,莱昂认为我们不应该这么快就把阴虱搁置一边,抛到脑后。他表示阴虱的存在并不能反映一个人的个性、卫生习惯、性生活或者私处护理做得好不好。诚然,和有阴虱的人进行私处部位的接触确实很容易感染阴虱,但是阴虱还能在衣物或者床上用品上潜伏36小时,并且通过共用这些用品进行传播、另外,阴虱还能在胡须、眉毛、睫毛等相对稀疏的毛发中栖息和传播。

在公共讨论中,以中立的、非玩笑性的严肃态度继续谈论阴虱,可以让人们为接触或者感染阴虱做好准备,也能减少患者去医院看医生的羞耻感,特别是在一些非处方产品和网络解决方案起不到帮助的时候。(如果是 睫毛里长阴虱,可能会导致更加严重和不适的 眼球瘙痒,没有医生的帮助,这种情况很难治愈,而且大部分的自行解决方案并不适用于幼儿或者孕妇和哺乳期女性)

所以请不要停止对阴虱的讨论。也许你几乎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也许你相信我们即将灭绝阴虱,但它们就在这里,在性爱世界的阴暗角落里潜伏、爬行。我们没有理由无视它们的存在,更不要拿恶心当做你的借口。

编辑: 林聪明

Translated by: 英语老师陈建国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