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们轻松攀登着难度系数不同的路线,而我一个没有任何攀岩经验的人,正躲在石头旁的阴影下,像是在看BBC的户外运动纪录片。

夏天在西冲拍完浪人 之后,我回到了大理,在山上的村子里平静地度冬。一次桑拿聚会上,我认识了邻村的服装设计师 Rio,后来我去拜访她在村中的工作室时,她约我一起去攀岩,我想可以去看看大理更多的隐秘之地和大石头,于是在一个迎着初日升起的早晨我们沿着国道开车去到了洱海的另一边。

DSCF1135.jpgDane 跟我一样住在村子里的白族老房子中,他的房间中挂着户外攀岩的各种装备

半个多小时后,到了双廊附近,停车后我们从高速公路旁的一条小路下坡,沿着桥底往山里走。Locky 指了指群山中的一角,说那是我们要去的攀岩地点。海东不太下雨,更加干燥,山上是坚固的石灰岩,很适合攀岩。山路被隐藏在杂草中,可以通过仙人掌或一些树来辨认路的走向。一路上到处都是粘粘草,刺扎到裤子里的感觉十分不舒服,到了攀岩地点后,大家第一件事就是都坐下来拔裤子和袜子里的刺。

1519284481954091.jpg

他们称这里为 Hardcore,是由加拿大人 Dane 开发的,他在11年时来到大理,开发了大概90条攀岩线路,这里是其中之一。

Locky 没有换上攀岩鞋便领攀(lead)了,他敏捷地爬上了一条难度系数5.8的路线;Rio 并没那么敏捷,最早她的攀岩爱好一直是在室内攀岩馆中进行的,自从尝试野外攀岩后她觉得大自然里有更多不可控性,更刺激,因此喜欢上了到野外来,但室外需要的技能和室内攀岩也有所不同,她还在适应中。

Dane 和 Adam 在尝试一个仰角攀岩(overhang),而我一个没有任何攀岩经验的人,正躲在石头旁的阴影下,像是在看BBC的户外运动纪录片。

1519284480849975.jpg

最后我拍了一张 Adam 吊在绳上准备下地的相片,Dane 后来说这是攀岩运动中最无聊的相片了,而我却觉得 Adam 在背景中的苍山和洱海上自在地吊着也很不错。

上山途中

途径工地

后来我们去了一些抱石的攀岩地点。去桃溪谷的路上,保安叔叔需要我们签名入山许可,我们都背着各种攀岩装备,而他们以为抱石垫是在户外睡觉用的。入山后经过了一块很大的工地,铲土车正繁忙工作。工人说,他们正在修建酒店,正值大理风季,一阵大风狂吹,尘土飞扬,我们赶紧逃离了工地往山谷里走。

1519284480575719.jpg

Dane 说抱石攀岩是一种大家可以一起玩起来的项目,从探查石头线路到清理石头上的多余植被和灰土,还有清除可能会松落的碎石,都是团队合作的。在尝试的过程中有时候会因为一个小的地方没有抓稳而掉下,攀岩者总是猛地一声吼,每次看见这样的场景我便觉得很有意思,就像 Dane 说的,在这个过程中最重要的不就是 have fun 吗,如果没有趣的话那为什么要攀岩呢?

1519284479675115.jpgSpotting(抱石过程中的保护)

DSCF1491.jpg正在清除可能滑落的松石

冬天下了几场雨,苍山顶已经积满了厚厚的雪,我一直都很想去试试攀一下八仙石。那是一个有两块巨大石头并立的攀岩处,两石头中间有一条细缝,石头旁有一个小而灵的道教供奉点。那天的攀岩时,我等他们热身了之后,在 Dane 的帮助下我爬到了石头顶部并被吊在了上面。Dane 觉得这个位置的我才能拍到更好的攀岩相片,可以俯拍和平行拍摄另外一块石头上的攀岩者。

图像 2018-2-22,下午10.43.jpg

1519284479188892.jpg

正午的太阳刚好打落在石头上,树的影子随着风飘动着,这个角度确实比在地面仰拍他们的屁股要好看多了,然而被挂在了9米高的石头上的我几乎一动不敢动,很害怕万一真的掉下去了会怎样。Dane 说你要相信这条安全绳,也要相信我也不会把你放在危险中,但我还是默默地在想,这大概是我最后一次攀岩了吧。

1519284480575130.jpg

好的攀岩者总是信任自己和绳索之间的关系,Dane 每年会有一两次,当心身都准备好的时候,会独自一人不挂绳地去攀岩,在这个过程中他会很专注,会觉得外面的事情都消失了。攀岩的动作在数学上和身体上的联系是很具象的,它是一种流动性的组合,而每一次的动作,像是用舞蹈去解决一个又一个谜一样的石头裂缝。如果你享受这个过程,大自然会继续赐予你,这大概就是这些野外攀岩者热爱的来源。


下拉页面查看更多照片:

1519284479486952.jpg

1519284480643263.jpg

Photographer: 陈雨潇

编辑: 九里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