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马拉的第二天,他们走过了上个世纪后半叶的历史。

4年前自费 去巴西看世界杯刘阳子 aka.门柱,今年再次踏上了俄罗斯的征途。而公司指派跟他一起的,居然是从没看过足球的设备管理员杨程。与他同行的,是我们的资深制片人 Billy Starman。他们每天都会发回一条短视频,记录在这个冷酷的主办国所体验的一切。漫漫世界杯看球路,认准 莫斯科郊外的门柱

虽然昨天就跟伏尔加河说再见了,但因为航班的原因,刘阳子二人又在萨马拉 —— 这个差点成为战时的莫斯科陪都的城市呆了一天。Billy 穿上了领袖的军装,叼起烟斗,两人下到负37米的斯大林地堡,听刘导游讲了讲过去的事情。 

从未兑现的战时首都,自我封锁的 “404城”;从二战到冷战,萨马拉承载着上个世纪苏联的所有旧梦。如今,人们除了为此骄傲之外,似乎也没有别的选择了。两人今晚已经转战圣彼得堡,世界杯还剩四场比赛,四个比赛日,枕戈待旦。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