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瑜伽的不一定 gay,但恐同九成是深柜。

上个月,俄罗斯当局取缔了莫斯科两所监狱的瑜伽课程,原因是怕瑜伽会 “打破监狱内的和平”。确切地说,这是一名宗教学者和一名保守立法者的主意,这俩人坚持认为:瑜伽练多了会使狱友变 gay ,引发监狱大骚动。

一份 当地报纸 刊登了这位名叫 Alexander Dvorkin 的宗教学家写给俄罗斯议会上院议员的信件。Dvorki 上书道,瑜伽的姿势太过性感,会唤起各位兄贵无法抑制的性冲动。这封信最终被呈递给了检察官,二人恳求检察官深入调查瑜伽课程的合理性,并对瑜伽可能引发的性向隐患发出预警。从信件内容看,最令他们恐惧的莫过于,假如在食堂工作的狱友们因为练瑜伽而变成同性恋,其他犯人就会因 “不愿意从 gay 手中接过被玷污的食物”,而发起绝食和抗议。

因为这封惊世骇俗的信件,瑜伽课被叫停,但后来,监狱当局还是决定恢复此课程。联邦监狱管理局副局长 Valery Maksimenko 解释道,他们从一项研究中发现,练过瑜伽之后,狱友们向医生寻求帮助的情况急剧减少,这是一个非常积极的结果。Maksimenko 谴责了瑜伽致 gay 的说法,并批评 Dvorkin 是 “冒牌医生” 和 “奇奇怪怪的那种人”。这名监狱长还表示,因为瑜伽疗法的大获成功,他们还计划试引进一种来自东方的神秘呼吸练习 —— 气功。

最后,Maksimenko 颇有深意地补充道:“同性恋不需受到任何处罚,至于那些呼吁将其有罪化的人,你可得好好审视下自己了” ,用一句民间谚语概括,副局长的意思大概就是 —— 恐同即深柜吧。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