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此面前,思考人生,死亡,让心中的畏惧全然消失,我感觉到重生的力量。

山顶。

山顶。

壤塘第八届觉囊派辩经大法会。寺庙中僧人在认真的诵经,我经常扎在虔诚的藏民堆中。

壤塘第八届觉囊派辩经大法会。寺庙中僧人在认真的诵经,我经常扎在虔诚的藏民堆中。

壤塘第八届觉囊派辩经大法会。寺庙中僧人在认真的诵经,我经常扎在虔诚的藏民堆中。

壤塘第八届觉囊派辩经大法会。寺庙中僧人在认真的诵经,我经常扎在虔诚的藏民堆中。

壤塘第八届觉囊派辩经大法会。寺庙中僧人在认真的诵经,我经常扎在虔诚的藏民堆中。

壤塘第八届觉囊派辩经大法会。寺庙中僧人在认真的诵经,我经常扎在虔诚的藏民堆中。

壤塘第八届觉囊派辩经大法会。寺庙中僧人在认真的诵经,我经常扎在虔诚的藏民堆中。

壤塘第八届觉囊派辩经大法会。寺庙中僧人在认真的诵经,我经常扎在虔诚的藏民堆中。

壤塘第八届觉囊派辩经大法会。寺庙中僧人在认真的诵经,我经常扎在虔诚的藏民堆中。

壤塘第八届觉囊派辩经大法会。寺庙中僧人在认真的诵经,我经常扎在虔诚的藏民堆中。

壤塘第八届觉囊派辩经大法会。寺庙中僧人在认真的诵经,我经常扎在虔诚的藏民堆中。

壤塘第八届觉囊派辩经大法会。寺庙中僧人在认真的诵经,我经常扎在虔诚的藏民堆中。

壤塘第八届觉囊派辩经大法会。寺庙中僧人在认真的诵经,我经常扎在虔诚的藏民堆中。

壤塘第八届觉囊派辩经大法会。寺庙中僧人在认真的诵经,我经常扎在虔诚的藏民堆中。

壤塘第八届觉囊派辩经大法会。寺庙中僧人在认真的诵经,我经常扎在虔诚的藏民堆中。

壤塘第八届觉囊派辩经大法会。寺庙中僧人在认真的诵经,我经常扎在虔诚的藏民堆中。

离开壤塘的那个傍晚,骑着摩托车的藏族青年。

离开壤塘的那个傍晚,骑着摩托车的藏族青年。

转经筒旁的僧人。我坐在转经筒旁,一位藏族妇女一边转经一边唱着扬长的藏歌,我拿着一盒红枣,分给了坐我身边的一位藏爸爸,他笑着,眼里充满了光。

转经筒旁的僧人。我坐在转经筒旁,一位藏族妇女一边转经一边唱着扬长的藏歌,我拿着一盒红枣,分给了坐我身边的一位藏爸爸,他笑着,眼里充满了光。

上下课的僧人。

上下课的僧人。

大经堂前正在激烈辩经的僧人。

大经堂前正在激烈辩经的僧人。

藏妈妈。

藏妈妈。

色达天葬台的秃鹫。

色达天葬台的秃鹫。

色达天葬台的秃鹫。

色达天葬台的秃鹫。

山间勤劳工作的藏民。

山间勤劳工作的藏民。

雕刻佛经的僧人。他们深信这能让他们得到永生。

雕刻佛经的僧人。他们深信这能让他们得到永生。

雕刻佛经的僧人。他们深信这能让他们得到永生。

雕刻佛经的僧人。他们深信这能让他们得到永生。

从四川或者甘肃来这里生活的汉地人。

从四川或者甘肃来这里生活的汉地人。

 藏族女人。身体上散发出来的原始与刚强。

藏族女人。身体上散发出来的原始与刚强。

喇嘛东智。

喇嘛东智。

年轻的小僧人。

年轻的小僧人。

Steve Mccurry 先生曾经的日记写过:“如果你想成为一名摄影师,首先你得远离家乡。尽可能地远走,在陌生的土地上成为一名陌生人。这要求谦卑。”

我的人生已经从二十五岁的这一阶段逐渐转向另外一个阶段了。二十五岁是一个如何的阶段呢?简单的说,我离开了家,离开了中国,开始向充满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的世界土地探索,同时也在寻找自己,寻找灵性之旅。我生活在不同的文化之中,遇见爱情,在自然中奔跑,在已经漫步了一年多的旅途中,我逐步的认识和体验到自己,以及我一直热爱的摄影,我更加深信地把此作为一生需要坚持本质且奉献的使命。这就是另外的一个阶段。

现在的这半年,我在从小长大的中国南方城市停下脚步,安静下来投入到庞大的整理记忆当中。同时在储存能量,准备再次远行。


壤塘第八届觉囊派辩经大法会。寺庙中僧人在认真的诵经,我经常扎在虔诚的藏民堆中。

离开佛学院的那个早晨,下着雨,凉飕飕的。高处的房屋被笼罩在云雾间,在山间的大经堂失去了平日阳光下的金灿灿,但依旧庄重厚重。山路间分散着一点一点的红色雨伞在移动,整个佛学院像是藏在世外仙境一般,静谧且神秘。

喇嘛东智送我们下山,他是位勤奋且幽默的年轻喇嘛,临走前我问了他一个问题,你觉得这里怎么样?他不假思索地说,这里让我平静,所有人都很平和,我不太喜欢外面,外面的人都走得很快,甚至要跑起来,有时候你也不得不快,因为后面的人会推着你。我有时候会出去看看,然后再回来。

我说,嗯,得出去再回来,你属于这里。

他点头。

一日黄昏,我与 BY 气喘吁吁地登上山顶,眼前的色达让人静止。

去色达的原因很简单。

两周前在广州的一个下午,接到黄伯母的一个电话,她和黄伯伯准备从广州开车到四川的壤塘参加第八届觉囊派辩经大法会,问我有兴趣不。我说为何不呢,这是因缘。黄伯伯是我父母在医科大学时期的同学,他们夫妇两人不仅是出色的生意人,也是虔诚的佛教徒。因为车里还比较空余,我便邀请了我的初中好友 BY 一同前往。

从广州出发开了三天的车,到了壤塘。对壤塘的法会印象不太深了,三天的时间,除了在经堂内听着集体诵经,就是在藏民堆里扎着。剩下的时间便是躺在多杰活佛家,享受高原反应带来的无所事事。

黄伯伯他们返回红原,我和 BY 便往西部继续去色达。活佛怕我们路上不安全,一再说要开车送我们,盛情难却,于是我们一路畅通无阻地抵达色达。

壤塘寺,位于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得壤塘县境内,是藏传佛教觉囊派的主庭。此次我们去参加第八届觉囊派辩经大法会。

到色达的那天。跟梦境中的一样,这是山间的一片红色海洋。我们在佛学院唯一的宾馆住下,宾馆里都是前来求学或者是有因缘的汉地人。

经堂前每天下午都会有辩经,喇嘛们在这里激烈的讨论着五明。所谓五明,指的是声明,工巧明,医方明,因明,和内明。和一些喇嘛聊天,有的在这里刚刚开始,有的已经呆了五年,十年。他们告诉我,学习是无止境的。而当他们把心沉静在这里时,也就不是时间,地域或是空间上的概念了,而是超越。

在色达不到一周,去听过一次索达吉堪布的讲座,其余的时间,便是在山顶的转经,在山间转悠。

一个黄昏时分,转经筒旁密密麻麻的围绕着转经的信徒。一位觉姆(甘南藏区称尼姑为觉姆)提着两桶水回家的时候遇到我和BY,便和我们聊了起来,“你必须诚心地转经,真诚地念诵六字大明咒,这才有好的功德”。这里的人,总有一股难以表述的张力,他们谦卑认真地求学,带着平和之心。在这里,我总是不由自主的对着每个人微笑,得到的是同样暖心的回馈,一个真挚的笑容,和一双温暖粗糙的手的握力。

我对喇嘛东智说,我会再回来的。因为这里充满喜与善,平和,让人随喜。

在山顶静静聊天的两位觉姆。

(2013年)7月4日那天,22岁的喇嘛东智带我和 BY 去了两次色达天葬台。一次的午后十分炎热,让人感觉随时会晕倒,第二次下着雨,冷的有些发抖。

午后两点,我站在高处看着。

尸体被卷在塑料袋子里被提上来,有半米长左右,听说,当死者被卷得越小,越能超脱。天葬师用那把生锈的切菜刀把袋子割开,把尸体从袋子里拖出来。我有些惊讶,那不像是尸体,那不像是人,我根本说不清楚。他们有些肤色是还是肉色的,有一个是黑紫色,有一个是奇怪的绿色。我数了很多次,是八个,九个,还是八个,他们像是不断增加,不断又减少。最后我就放弃了数数。其中有一个在大红色花的棉被里裹着,天葬师把他揪了出来,是一个婴儿,身体发黑的婴儿,他把他甩在地上,割了两刀,就又去处理别的了。婴儿趴在泥泞的泥土上,如果不是在这个场景中,你可能不会认为他是人,你根本分辨不出来这是什么东西。其他的都是大人,或者是老人,或者是年轻人,或者是男人和女人,他们都一样,头发早已被剃了,手脚像是拉长了许多,扭曲地趴着,躺着,蜷缩着。天葬师先从大腿后面开始割皮,然后小腿,把一层皮掀起来,看到里面红棕色或是发黑的结构。像是在砍猪肉,虽然我没有见过砍猪的场景,但总能幻想出来一些细节。他举起刀,就是跟切肉一样,骨头磕磕的响,即使我站得很远,这声音却清晰地传到我耳朵里。

这个过程持续了有四十分钟,因为下雨的原因吧,秃鹫来的比较少,我下意识的大概数了一下,不到一百只。有太阳的那个午后,整个山头都是秃鹫。喇嘛东智说,它们会从很远的地方飞过来,十几公里甚至是几百公里,只要闻到腐烂的肉的气味。天葬师示意观望的人群走开,因为秃鹫们会从山坡下来。人群稍微撤退了一小点,天葬师往天空丢了一块骨头,骨头无意地往人群中降落,人群中发出一阵惊恐的声音。秃鹫开始展开双翅滑行到它们的食物那,它们又有吃的了,东智告诉我,如果这个人造了许多孽,秃鹫是不会进食的。它们是能够判断的。

我身边来了三位藏族女人,其中一位老妈妈一直在发出啧啧的声音,她在感叹什么呢?她是看到了她死后的场面么?我不太理解那些拿着手机相机拍摄天葬场面的人,包括汉人和藏人。东智在我旁边喃喃自语说,可能明天我们也会是这样子,变成一具尸体,这就是无常。

在尸体附近,有专门在诵经奏乐的喇嘛,他们身边是兴奋的秃鹫。那些秃鹫身形庞大,当它们展开双翅时,我认为它们要比我更加高更加大。我看到一部分秃鹫在远点的山坡山上围绕着跳起舞来,随着有节奏的鼓点声和海螺的悠长声,在山顶的秃鹫像是训练有素的战士,从山顶展开双翅直冲山间,在山间呈螺旋状徘徊飞翔着,像是一种古老的仪式。 

在天葬台旁边的土地上,躺着一只死去的秃鹫,它双翅展开地躺着,我在想它是怎么死去,以及它死去时候的表情,它的身体已被腐蚀了大部分,剩下的器官还不断地被虫子慢慢咀嚼,它的眼睛已经空了,不知道当它落地的那一刻,是否睁开眼睛在挣扎。


第一次看天葬。在天葬台旁边的土地上,躺着一只死去的秃鹫,它双翅展开地躺着。

高原空气中散落着稀薄的氧气,我知道,死亡便在这里,离我十分十分的近。就像在印度瓦拉纳西观看火葬一样,直视死亡的冲击是强大的。在此面前,思考人生,死亡,让心中的畏惧全然消失,我感觉到重生的力量。


更多陈雨潇作品,请到:www.chenyuxiao.com ,她的微博:@陈雨潇- 


更多陈雨潇的精神之旅:

灵魂之旅:朝圣印度大壶节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