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我们很难理解美国人对特朗普上台的切身感受,但这些事儿可绝对不是耸人听闻。

突然复兴的防身术教育 —— 高涨的自保热情

1480845795234966.jpg防身术训练 图片来自:Natalie Cake

当美国人民在11月9日的早晨从床上醒来,世界都被颠覆了 —— 他们发现特朗普赢得了总统大选。那一刹那,对于社会的边缘化群体来说,世界仿佛一片黑暗。如果你们还有印象,在11月16日的那天,南方贫困法律中心裁定了超过700例近似 “选举后遗症” 的骚扰罪和仇视性犯罪事件。即使特朗普已经竭尽全力、激情昂扬地请求这些施暴者停下来,也没有对惨烈的现状造成任何实际作用。无奈之下,弱势群体不得不把注意力转移到武术上去,企图在 “乱世” 下强身健体得以自保。靠人不如自强,对他们来说,这是目前唯一的选择。 

最近一篇报道更是佐证了这一点。根据艾琳·格洛丽亚·瑞安(Erin Gloria Ryan)发表在《每日野兽网》(The Daily Beast)上的文章《特朗普当选总统的前夕,女士们都开始往健身房跑》(“Women Hit the Gym Before Trump Gets In” 不开玩笑,这篇文章值得你全文通读),自从特朗普成为总统以来,武术和防身术课程在美国的受欢迎程度出现了史无前例的爆炸性增长。 

瑞安在文章中采访的所有健身机构、健身教练,以及纽约的5家健身房,都表示:在过去的两周里,他们目睹了一个匪夷所思的现象 —— 在邻近感恩节这样的训练淡季,竟然有一大批学生涌进来,说要报名上课。 

他们要报名的课程中,防身术尤为热门。在马伽术(以色列格斗术)学院和 Radical MMA(综合格斗)协会,前来咨询和入会的人数都有惊人的增长。布鲁克林的反暴力教育中心则几乎被人流踏破门槛,执行总监崔西·荷布森(Tracy Hobson)说:“人们这次对武术类课程兴趣的爆炸式增长是她42年来见过最强烈的。”

瑞安在文章中这样写道:“荷布森说她管理的机构已经处理了从纽约上州、宾夕法尼亚州、北卡罗来纳州发来的各种申请。其中一项申请来自一个美国穆斯林组织,他们提出,希望机构能为7000人提供防身术训练。荷布森又说,机构现阶段正在组织一次为期好几周的 “暴力危机降级策略术” 培训与综合防身术研修班,而300个人已经确认报名。但就他们目前的设施情况,一期课程最大的容纳人数只有25人。”

1480845887895741.jpeg练习防身术的穆斯林女性 图片来自:Kobi Gideon/EPA 

瑞安在文中还提到,她在采访中联系到的许多训练学校和教练都注意到了人们学习防身术的高涨热情,其中,女性、美国穆斯林群体以及 LGBTQ 是这一数值增长的主力军。而他们也正在计划先组织一些研讨会来解决新学员的燃眉之急。

作为 Radcial MMA 首席教练,雷内·德赖弗斯(René Dreifuss)向每日野兽网解释了他对此的一些看法:“在仇恨性犯罪过程中,攻击的行为模式会与非仇恨性犯罪的有很大差异。如果你是 LGBTQ 社群的一员,你很有可能会同时被不止一个施暴对象接近,事实是,你通常会是一对二,或一对三,被三角包围住,然后对方就会把你逼进一个死角,狠狠冲撞你开始施暴。但这些人必然会先想办法把你困住,把你逼得无处可躲。” 

1480845978323199.jpg加拿大上一任总理史蒂芬·哈珀(Stephen Harper)图片来自:AFP / Ben Stansall

同样的防身术供需问题也发生在加拿大,虽然规模没有美国面临的这么大,但事态解决也刻不容缓。去年秋天,巴黎恐怖袭击后在加拿大造成的社会恐慌(加拿大上一任总理 Stephen Harper 充满仇视与偏见的反伊斯兰、反穆斯林的政治误导或许是导火线之一)导致全国上下掀起了一阵反穆斯林浪潮。

这直接迫使穆斯林人民 —— 尤其是身处多伦多的穆斯林女性 —— 吓得全跑去学武术了。“与其等着那些充满恨意的盲从群体来对我们这些少数人施加暴行,与其让他们来裁决我的人生,不如我先采取行动,把主动权握在自己的手里,”去年11月,17岁的 Ola Mobarak 如是告诉 CBC 的记者。 

不过,这些训练课程并不仅仅是为了教会年轻的多伦多女性如何应对紧急情况下的攻击行为,课程的目的是为了帮助弱势群体学会在一个对他们充满敌意的世界中生活。“通常我们都会有一种误解,以为学防身术就是为了学怎么去像样地出拳、横踢等等,但事实不是这样,” 一位有空手道学习背景的防身术学生马里姆·瓦赫德(Marium Vahed)告诉 CBC 记者,“防身术更想要教会你的,是要时刻警戒你周围环境的变化。” 

在美国类似的情况下,报名防身术的新学员也有着类似的诉求。“这确实能帮助人在非常时刻建立他们的信心”,崔西·荷布森告诉每日野兽网:“我们从事件的幸存者中常常发现这一点。防身术帮助他们获得自信,鼓励他们在这个世界中全身心地投入生活。我认为这是防身术不可忽视的作用。” 


美国人的 “性趣” 也受到了影响 —— 听听美国女性怎么说

1480846088453460.jpg

在选举后许多人丢失了很多的东西:对于美国梦的信心、在与选举有关的仇恨情绪以及犯罪激增下对于个人人身安全抱有的希望,还有对于总统选举团的信任。但是最悲惨的可能是许多人丧失了享受鱼水之欢的能力。在特朗普执政下的美国,沉迷于性 —— 这一人的本能,已经或多或少变得不太可能了。 

特朗普上位是靠的是对其劣性的放大与追求 —— 攻击女性、破口大骂、野人一样的举止。在知道了这个人是靠威胁少数族裔、女性、LGBTQ 的权利才能问鼎白宫了以后,要大家向他的这些本能屈服是不太可能的。 

在选举之前就有迹象表明特朗普会毁了美国人的性致。《时尚》(Cosmopolitan)杂志发布了头条文章《我已近有已经有好几周没有性生活了,这都要怪唐纳德·特朗普》(I Haven't Had Sex In Weeks. I Blame Donald Trump);《石板》(Slate)杂志发布了《唐纳德·特朗普正在摧毁美国人的性生活》(Donald Trump is Ruining America's Sex Life);根据一份针对育儿 APP 金达拉(Kindara)928名女性用户的 调查显示,百分之十九的民主党人与百分之九的共和党人都声称选举对他们的性生活有了消极的影响。而在这个发型诡异的人取代了我们历史上最能引发人们 “性致” 的总统成为国家领袖之前,这些就已经发生了。 

在选举过后,我注意到,一大波人都在社交媒体上宣称他们的性致不再了,所以我联系了每个想要分享他们故事的人,并立即收到了大量的回复。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黑人还是白人、异性恋还是同性恋,所有这些刚刚发现自己无法产生性欲的人都给我写了点东西。 

28岁的道格(Doug)说:“自从选举开始以来,我他妈的对什么事都不在意了。什么事都变得不性感了,我再也不管我的胡子是不是恶心地长得超过了嘴唇从而吃饭时老是粘上食物。约炮也变得了无生趣 —— 我之前根本没有料到会出现这样的副作用。我还在琢磨呢,现在本该是我大干一场的大好时机,但是就像是特朗普的 ‘沼泽’ 言论一样,他的当选已经把一切的性感都抽干了(特朗普曾说过要去华盛顿抽干腐败沼泽)。”

1480848323847747.jpg“我会抓她的下体” 图片来自 Youtube

特朗普嘴特别硬,对于曾经的 “抓下体” 以及其他一系列针对女性的性歧视言论拒不道歉。他竟然成为了自由世界的领袖,这将导致性暴力的肆虐并且我们与同盟国的关系会每况愈下。

31岁的安其拉(Angela)写道:“从选举以来,我连哪怕一点点的性欲都没有了。可能是我容易有这样的毛病,我上次被性侵犯以后连着好几个月都没性欲。现在这种感觉又涌上心头,因为我知道了这个国家的一部分确实深信特朗普才是最佳人选。” 所以那些遭到过性伤害的女性被特朗普惹毛也就不足为奇了,这也就解释了为何自从特朗普上台以后很多女性都无法性唤起了(我没开玩笑)。 

来自于洛杉矶的史蒂芬妮·亨特·琼斯(Stephanie Hunter Jones)医生是一位临床性行为研究者,自选举结果揭晓以后,她就被来找她咨询的客户数量吓到了。这些客户中男女都有,“他们都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说自己最近缺乏性生活不想跟自己的伴侣亲热了。这些客户最最担心的还是选举的结果。他们至少都花了半个季度的时间来关注选举。”

确实,选举变成了他们脑子里唯一的事。随便扫一眼那些社交媒体 —— 上边充斥着各种表达愤慨的文章与充满阴谋的评论和抗议图片。似乎只有那种反社会者才能在世界都燃烧殆尽的时候保持岿然不动。 

亨特·琼斯认为对于我们未来的 “震惊与担忧” 才是美国人现在毫无性欲的罪魁祸首。她的许多客户都 “对特朗普的当选感到深深的震惊”,并且 “由于特朗普缺乏政治经验与判断力而为自己的安全感到担忧”。 

即使是那些还有性生活的人也在这个过程中背负着恐惧感。“我只是在机械性地进行那些动作而已,” 24岁的温蒂(Wendy)写道,“我吃也吃不下,睡也睡不好,经历着前所未有的恐惧。作为一名女性有色人种,前途似乎黯淡无光。不管是靠我自己还是伴侣,我都无法获得高潮。” 

1480865386722659.jpg图片来自 Getty Images

“光是每天应付日常生活与工作对我来说都变得非常艰难,更不消说在卧室了。我担心我的权利会被剥夺,我担心我的家人朋友会被遣返回国,我担心我或者是我爱的那些人会变成仇恨犯罪的受害者 —— 我喜欢跟那些男性有色人种坠入爱河翻云覆雨,但是当他们在清早五点离开我的卧室的时候我就会担心他们。” 

这种担忧已经变成了许多美国人的赤裸裸的恐怖现实生活了。选举过后,许多的女性都选择使用宫内节育器(IUD),因为她们害怕在特朗普的治理下,之前奥巴马医改中提供的避孕药将不再容易获取,并且堕胎手术会受到更多的限制;她们想要在没有后顾之忧的前提下进行性生活。男人们虽然用不到宫内节育器,但是它们也遭受着同样的恐惧。男人与女人同样对未来的不确定性感到担忧,这摧毁了他们的性欲。

我们又能做什么呢?我们还能再做起来吗?我们又是怎样做起来的呢?亨特·琼斯说:“选举带给我们的震惊需要时间来弥补,但是恐惧感需要立即被认识到并处理掉。我建议你对自己要很有同情心,打消所有的顾虑,确信自己很安全不会遭受伤害。这也是爱你自己的一个重要体现。” 特朗普可能会不乐意看见我们自爱,但我建议大家偏要这样,这也是我们抗议的一种形式。 

27岁的希瑟(Heather)说:“如果特朗普剥夺了一切,他绝对无法夺走我的女性器官。我为了它们奋力鏖战 —— 与羞耻感抗争,与创伤抗争,还与这个告诉我女性不能自慰的社会抗争。所以,为了抗争,我会继续自慰下去。” 

Illustrator: 泰勒·刘易斯(Tyler Lewis)

Translated by: 蕾拉爷、猫熊

异视异色 (VICE CHINA)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以及以任何形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