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没有一定的平台基础,我觉得没有人能够真正靠卖内裤为生,除非你是个营销天才。”

许多年前,在 Nickie(为保护个人隐私,本文中所有名字均为化名)刚二十出头、在酒吧当酒保的时候,她和酒吧的一位常客成了朋友。那个男人出手阔绰,而且经常撩她,用各种手段试探她的底线,Nickie 对此并不拒绝,反而觉得非常刺激。

 “他经常会问我 ‘要不要来我房间?’ 之类的话,” Nickie 在电话上告诉我们。她经常对他欲拒还迎,但最终还是会拒绝他。然后有一天晚上,她终于答应了和他约会。

他们在一家高档寿司店吃了晚饭,然后去了一家爵士俱乐部。Nickie 之前也在类似的场所上过班,但是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也能当一回客人。几杯酒下肚,两个人已经在桌子下面你来我往摸了好几轮。那个男人问 Nickie —— 或者应该说是故意激她 —— 能不能把她穿在身上的丝袜卖给他。几番交涉后,Nickie 走进卫生间,脱下丝袜装进钱包,然后走出来。俩人就在桌上完成了交易:一团丝袜换现金300美元加出租车费。

时隔这么多年,电话中的 Nickie 依然掩饰不住地兴奋。“把我的丝袜卖给他后,我觉得全身都在发光,特别自豪,好像我得了奖一样。” 她说,“我感觉,哇,我的丝袜……居然有人会想要这东西?”

当年这位女酒保对于这位熟客花钱买自己穿过的丝袜感到讶异,然而在今天,在公众的想象中,向匿名女性购买原味内裤早就形成了一个繁荣的市场。我们常在电影中看到偷内裤的场景,也听过日本有自动贩卖机专门卖女学生原味内裤的新闻,也看过致力于购买原味内裤的 Reddit 小组,甚至还有专门为卖原味内裤而成立的网站。一切的一切都让我们相信,原味内裤是一种极具市场的情趣商品,而且卖内裤不用牵扯到具体的人,也不用牵涉到具体的感情。

加上这样的买卖可以在互联网上匿名完成,因此一些女性也开始幻想用自己的内裤来赚钱。但是这个钱真的这么好赚吗?它的风险真的这么低吗?只要把内裤一脱,你就能像说唱 MV 里的色情女星和 Instagram 上的那些脱衣舞娘一样手捧大把大把的钞票吗?

Charlotte Long 决定一探究竟。在电话上,她向我们讲述了她进入这一行的经历。她是一个单亲妈妈,在加利福尼亚从事教育行业,这份工作的收入并不高。

“入行的原因很简单,《女子监狱》里面有一季故事讲的是(主角)Piper 从监狱里往外面卖内裤,而且发了大财,” 她说,“看到之后,我就决定试一试。”

Charlotte 在专门提供原味内裤交易的 pantydeal.com 网站上发了一则广告,然后在第一周就卖出了五条内裤,让她的日常用品预算翻了三倍。

在和潜在客户交流的过程中,她很快发现需求最高的内裤是那些穿了两三天的内裤,于是她开始同时穿好几条内裤,以此来增加产量。

虽然刚入行就小赚一笔,但 Charlotte 很快便失去了她的 “新人魅力加成”,内裤的销售速度也慢了下来。看来光靠卖内裤并不能发展为一个长远的副业。惊慌之余,她联系上了一个开公关公司的朋友,请求她的帮助。

她向对方坦白:“教育行业快把我逼疯了,我现在是靠卖内裤赚钱买日常用品。” 她的坦诚让对方也敞开了心扉。出乎 Charlotte 的意料,这位朋友向她坦白:其实她的公关公司只是个幌子,现在她真正的工作是应召女郎。她表示愿意向 Charlotte 提供这一行的相关指导。

虽然 Nickie 和 Charlotte 都通过卖原味内裤而走上了性工作者的道路,但许多性工作者都是在客户反复表示有这方面兴趣后,才把内裤当成周边产品来卖。

“说真的,我也不记得第一次卖内裤是什么时候,但绝对是和直播有关,” 加拿大女主播 GoAskAlex 在电话上告诉我们。“应该是客户在视频时提出了要求,所以我才开始卖。”

同样,另一位加拿大女主播 Melody Kush 也告诉我们,她卖内裤是因为一些熟客的要求。

短视频制作者、女主播 Princess Berpl 告诉我们,她是在和熟客们谈论他们的欲望之后开始卖内裤。她曾经问过其中一位客人:“我要怎么做才能让这个特别的互动变得更特别?” 对方回答说:“我真的、真的很喜欢内裤。”

除了在线性工作者外,一些全职性工作者也会利用内裤提高收费标准。电话性爱接线员 Secondhand Rose 曾经是一位应召女郎,她说她第一次卖内裤是在一次上门服务的时候。“有一次服务结束之后,客人莫名其妙地向我索要内裤,照他的说法,这是作为我们相处时光的纪念。经他这么一说,我就觉得一点都不变态了,对我来说这是一种赞美。”

1554797242390337.jpeg图片提供:GoAskAlex

不管是一种调情游戏,还是一种偶像崇拜,或是作为一段回忆的纪念,内裤通常有着更大的象征含义 —— 大部分时候,它代表的是一段感情。这和很多人想象中的内裤交易的匿名属性完全相反。事实上,哪怕是在 Reddit、Craigslist 和内裤交易网站这类网络平台上,客户都很渴望与卖家互动。在客户看来,内裤交易是一个表达需求、证实幻想的机会,也是一个让对方重视自己的机会。如果交易是在同城进行,客户通常都会希望能和卖家在公共场合见面,作为一种约会,或者至少是一个面对面交流的机会。

很少有内裤交易是在完全匿名的情况下完成的。虽然有些客户确实希望进行匿名交易,但内裤卖家还是要和其它已经做出了品牌、形成了客户群的性工作者进行竞争。相比于这些已经做出名气的性工作者,那些纯粹卖原味内裤的卖家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那么话说回来,要完成一桩买卖,究竟需要付出哪些努力呢? 

付出

媒体一直在营造一种 “从事性工作来钱很快,卖内裤来钱更快” 的幻象,但实际上,这项工作之所以看起来很轻松,是因为它背后的很多付出你是看不到的。

为了从事性工作,Charlotte 需要频繁和客户进行协商,而她之前的教育行业背景根本帮不上忙。“我总是会跌入各种陷阱,白白浪费时间,而且我没有一个性工作行业的前辈指导我该怎么做,” 她说,“我只能自己摸着石头过河。”

很多时候,Charlotte 和潜在客户的交流最终都以失败告终,并不能给她带来任何生意。她还必须学会什么时候终止交流。她在 pantydeal.com 的留言板上表示:“很多人只是想和你聊天,而为了把内裤卖出去,你只能陪聊。”

Berpl 也试过在 Reddit 上打广告,但她表示很多时候那些潜在客户只是在和你 “瞎扯淡”。

“这些客户对内裤有欲望,但是他们并不是真的想要内裤,” Berpl 说,“很多时候都是在浪费时间。”

虽然很多客户都是在浪费你的时间,但想要把内裤卖出去,你还是得和每个人互动。Melody 说:“为了维持持久销量,每次客人来咨询,你都要抓住机会。” 在过去,她会在直播的时候让想买内裤的粉丝给她发一封邮件,等她直播完后就去跟进。结果她发现这么做的效果并不好,她必须要暂停直播,当时就去接收他们的邮件,并且跟进他们的需求。“干这一行根本没有所谓的快钱,” 她说。

另外,客户需要的不只是原味内裤那么简单。他们通常想买的是穿了好几天的内裤,或者有体液的内裤,或者要有附带的内裤视频(他们会花钱把视频一并买下)。我们采访过的大部分性工作者都表示,一条内裤连穿好几天是这项工作最困难的一环。

“有些客人会要求我们穿三到五天,” Alex 说,“有次连穿了三天后,我心想天呐,我真的撑不下去了。”

Melody 说,“我尽量满足客户需求,但我也有自己的底线,避免情况失控。要是客户要求我穿七天,我会告诉他们这会引发卫生问题。”

就连为客户安排穿内裤的时间也很棘手。“找出合适的时间,按照客户的要求穿够时间,对我来说是最困难的部分,” Melody 说,“你要避开姨妈期,找出合适的时间穿内裤,合理安排时间是最困难的部分。”

对于 Rose 来说,因为安排时间太麻烦,所以她现在只接熟客的单。“这些事情真的太麻烦了,对我来说最好的办法还是和熟客做生意。“

在 MyFreeCams 干了九年直播的 Miss Lollipop 只通过直播卖内裤。她说她经常会穿着内裤拍摄高潮视频,然后把内裤卖出去。

我们采访过的大部分人都表示,卖原味内裤绝不是把内裤封进袋子然后寄出去那么简单。Berpl 说:“刚开始做这行时,我把穿过一段时间的内裤直接封进袋子里。我不知道内裤要先烘干再打包,否则内裤会发霉。“她还说内裤一定要烘干,“否则你身上所有的细菌都会封进包裹里。”

Alex 也遭遇过类似的情形。刚开始做这一行时,有个弗罗里达的客人跟她买内裤,Alex 寄出内裤后,弗罗里达遭遇飓风袭击,快递因此停运。等到客户收到内裤时,已经是好几个月后的事情了。对方告诉 Alex:内裤长毛了,很恶心。

开销

很多人想要卖原味内裤,因为她们觉得这是一门投入小回报高的生意。但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Rose 说:“过去十年里的各种文章把这一行的利润吹上了天,但是原味内裤的钱根本没有那么好赚。你要拍照片,你要穿内裤,这背后有很多的后勤工作要做。”

接受我们采访的主播基本把原味内裤价格定在75美元左右,人气高一点儿的可以卖到100美元到150美元,甚至更多。Charlotte 准备在今年晚些时候退出应召行业,再战原味内裤。她想要利用已有的客户群,配上一系列自己拍摄的色情短片,把原味内裤卖出更高的价格。

我们暂且以75美元作为一个标准线。大部分主播都是在提供在线性服务的平台上卖原味内裤,这些平台会从这个售价中抽取约40%的支付处理费用和利润,留给主播大约45美元。再扣除国内邮费(Miss Lollipop 说邮费 “通常是5到6美元”),就只剩40美元。

另外,卖家通常需要自己承担购买内裤的费用。有时候这个费用是可以忽略不计的,Miss Lollipop 说:“我卖的都是廉价内裤,或者我准备扔掉的旧内裤。”

有些时候,内裤的成本是微不足道的,但是通常卖家的旧内裤也就那么几条。最终,卖家还是要承担内裤的成本,而每条内裤的价格大概在3美元到15美元之间。一旦我们把10美元的内裤成本算进去,那么卖家的利润就又跌到了30美元。

最后,我们还要考虑扣税的问题,对于中等收入的独立承包人来说,这个税率大概在35%左右。这么算下来,卖家每卖出一条75美元的原味内裤,就只有20美元的净利润。

这还没把包装之类的费用算进去。像 Alex 卖原味内裤还会在包装上下一番功夫,在包裹上贴上裸女贴纸,加上包装纸,附赠感谢卡或者私房写真。

1554797562725492.jpeg图片提供:Charlotte Long

Berpl 指出,卖原味内裤的经济开销还可以承受,更要命的是干这一行所需要的精神投入。

“最大的成本其实是你和客户互动的成本,” 她说,“这些客户会一直粘着你不放,不停地骚扰你。” 最近一个客户买了她一条内裤,然后问她,“美女,我有个问题,像你这么漂亮的人为什么要做这种工作?” 如何应对这样具有侵略性和冒犯性的问题,也是卖原味内裤的一部分。

为了避免类似的询问,只赚点小钱,Rose 决定把原味内裤作为其它服务的附加产品。她有一个客户每个月都找她买一条内裤,每次还会顺带和她买一本色情小说。

“一般来说,我没必要对内裤进行额外加工,” Rose 说,“我只要挑一些好看的内裤,然后向他开价50美元。” 虽然开价很高,但她觉得她的内裤物有所值,因为它能给其它更赚钱的服务增添情趣。她说:“我能够赚钱,因为我会给客户定制剧情,还会在服务前后给对方打电话,这能在我们之间搭建联系。”

风险

所有内裤交易都面临着相当的风险。卖家最担心的是安全问题。Rose 为那些在 Reddit 之类的网站上卖内裤的新人卖家感到担忧。她说:“我总是会想,’她们都安全吗?’ 那些网站好像很容易暴露双方的身份信息。”

Berpl 回忆自己刚开始卖原味内裤时,并不知道如何保证个人信息安全。她必须做相关研究,比如避免去她居住地附近的邮局寄件。Miss Lollipop 也非常注意个人安全,她会使用邮政信箱。花钱租邮箱、开车去不同的邮局寄件能够进一步保证卖家的安全。

已经小有名气的全职性工作者可能早就在这么做了,她们已经在出售各类产品,这些成本开销对他们来说已经可以忽略不计。但是对于只卖原味内裤的新手卖家来说,购买内裤、前往离得很远的邮箱寄件都可能造成不小的经济负担。性工作和其它行业一样,规模经济才有收益。

Melody 说频繁去邮局还可能引发另一个问题,那就是引起邮政工作者的怀疑。一些卖家担心原味内裤可能会被归类为生物物质,属于违禁品不得邮寄。根据 美国邮政署 规定,不得邮寄任何带有体液的物品。我们询问美国邮政署他们对于邮寄二手内衣是否有任何限制,邮政署的一位发言人表示 “可以邮寄,没有限制,除非它会散发异味。”

至于原味内裤上的生物物质是否会多到被违禁,这个问题还有待讨论,但卖家还是应该考虑这个问题。每次被工作人员问起这些小包裹里卖的是什么时,Melody 都会胆战心惊地说:“是我自己织的狗狗鞋。” 

邮政信箱的问题可能还好解决,但其他的隐私问题就很难搞定了。用户有时会提起一些侵犯性的问题,比如卖家是否感染性病。这通常是性伴侣之间在会谈论的问题。从这个角度看,买家就是在把卖原味内裤的人当作自己的性伴侣对待。

Berpl 说:“如果这个人没有和我发生性关系,却把自己感染性病归罪于我,这会让我很不舒服。” 她拒绝回答这类问题,她表示:“这不是我应该提供的信息,他们拿我的内裤怎么玩是他们的事,我又没有建议他们把老二塞进我的内裤里。”

客户还会以 “确认卖家本人是否穿过内裤” 为开头问起其他侵犯性的问题,这让Rose 觉得心累。“我感觉他们就差拿着内裤去做一个 DNA 检测了。这东西本来就是为了满足你的幻想,” 她说,“幻想就不应该被核实。”

幻想

大部分客户想要原味内裤,并不只是为了费洛蒙或者其他生物性刺激物。他们感兴趣的并不只是内裤,而是内裤代表的东西。他们之所以买内裤,是为了它的象征价值。

基本上,内裤是连接你和另一个人的身体的桥梁。通过内裤,你可以间接嗅闻和抚摸对方,并获得对方身体的私密信息。Rose 说:“人们喜欢买原味内裤是有原因的,这是一种看得见摸得着的联系。”

Berpl 表示这是一种对亲近的渴望。她说:“很多人想要通过穿我的内裤来亲近我。他们不想要穿我的鞋子(译注:穿某人的鞋子,引申义为 “了解某人”),他们想要穿我的内裤。”

买内裤也能让买家和卖家互动。定制原味内裤的过程能让买家被他爱慕、崇拜的人所认识。通过这种方式,内裤成了通向对方的渠道。对于买家来说,原味内裤之所以重要,因为它代表着一个和卖家互动的机会。买原味内裤能让客户觉得自己得到了卖家的关注,被卖家所认识。

1554797709906233.jpeg图片提供:Secondhand Rose

原味内裤也可以作为一种纪念品,用来保留一份珍贵的回忆。Rose 就把原味内裤视作一种纪念品,她回忆第一次卖内裤是她还在做应召女郎的时候,当时有个客人希望她给他一些东西纪念这个美好的夜晚。同样,Berpl 也把原味内裤视作给那些在网上和她互动的粉丝的纪念品。Miss Lollipop 有一个熟客,他本来对原味内裤并不感冒,但是在一次见面会上,他还是向她买了一条内裤。

“通常他不会花那么多钱,对他来说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Miss Lollipop 说,“但是看到我在见面会上当场把内裤脱下来给他,让他非常激动。” 那条内裤代表着他们见面的珍贵时光。

内裤作为纪念品代表着一种偶像崇拜。和签名一样,这是你和明星达成联系的一种方式。从这个角度看,一条原味内裤是否值钱,也可能取决于卖家的人气。Berpl 是这样解释买家的心态的:“我很高兴看到你有这么多粉丝,看到那么多人崇拜你,而我可以拥有你的一部分,这让我觉得很性感。“

她说要是没有名气,你很难以合理的价格把内裤卖出去。“如果你不是网红,我觉得内裤这种东西真的很难卖。“

Melody 也认同她的观点,要卖内裤一定要在网上有名:“如果没有一定的平台基础,我觉得没有人能够真正靠卖内裤为生,除非你是个营销天才。”

编辑: 大月半

Translated by: 英语老师陈建国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