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确实是赤裸裸的,让人把什么都看得一清二楚。

“别的女孩” 有很多种样子。“别的女孩” 真实而理想,平凡又有趣。“别的女孩” 想要点别的生活,敢于做别的想象。这里是关于这些女孩的故事。

去曼谷之前朋友祝我 “性福”,但同时跟我说那里是 “白人性都”,还提了句 “sexual racism” 的事情,让我有点心理准备。但因为之前睡不同国族的人都没有发生过什么不愉快的事情,我也没太当回事。

没成想他一语成谶。那天刚到酒店 Check in 就有人约我,我很客气地说刚来太累不行,对方却呛了一句:“你居然说不?我很少见亚洲人拒绝白人的。” 面对这么直接的种族主义言论,我真的很无语,只好硬挤出一句 “可能是你不够白吧” 来结束谈话。

1558505913722813.jpeg同志文化中是存在白人中心主义的,此为某同志社交软件打开时的界面

Sexual Racism 是真实存在的东西。这个概念一般涵盖了在性上对特定族裔的好恶及其原因。有的人会解释说这只是 “偏好”,有的人会进一步淡化成 “看脸”(比如喜欢金发、单眼皮等特征),但歧视的成分始终是存在的,不然人们对待跨国族婚恋和性的态度也不会那么剑拔弩张。

我们的主流社会文化对跨国族婚恋与性的包容度低仍然很低,对女性尤其是。“西餐妹”、“哈洋屌”、“不就是图人家屌大” 一类的污名比比皆是,一个女生和外国人谈了对象在某些圈子里还是免不了被贴上淫荡、不检点、爱慕虚荣的标签。如果对象是黑人或者中亚人,这种污名就会被进一步加深,背后的性别歧视和种族歧视严重到让人不寒而栗。反过来,对进行跨国性/爱的男性包容度则高不少,甚至觉得 “上洋妞” 的中国男人干得漂亮,这背后的逻辑是把女性当性资源,甚至有种 “征服异族” 的思维在。

西方世界对此的呈现也很糟糕。“Once you go black,you never go back” 的都市传说,很显然是对黑人的性化。而作为亚洲人,有很多事情也常让我觉得不舒服。东方主义的作品就很典型,那里面的女性形象总是顺从又淫荡的,男性则很少会被当作有性吸引力的存在。在男同社群中,这种表现则更加明显,亚洲人常会被认为是没有性吸引力的,“No Asians” 更是常常被直白地被写进约炮软件简介中。这些带有种族主义和殖民主义色彩的对亚洲人性的刻板印象仍在毒害很多人,所以那位被我拒绝很意外的白人仁兄才会有 “我能睡你就不错了” 的良好自我感觉。

1558505956753369.jpeg虽然可能有种种污名,但是对外国人的偏好是非常常见的,这是某同志社交软件上的一个群组

其实我以前也不太关心这个问题,一方面因为我本身没有基于国族的 “偏好”,另一方面我觉得就算因为 “异域风情” 睡到一起也没什么的,睡到一起就是缘。

说起来我第一次约炮的对象就是一个外国人。当时是去参加一个会议,整个经历非常酷,对方从古巴来,聊了蛮多解构我对古巴想象的事情。他努力学习中文的劲头特别感人:不仅用生涩的中文调情和叫床,打完炮之后还拿出了自己的作业让我纠错。

现在回想起来,我们两个还真的都各怀鬼胎。我是多少有把对方当工具的倾向;而他则是要找个人练口语。但性本身还是很愉快的。后来断断续续也有些联系,确实是一段好回忆。

我后来也干过类似于 “练口语” 的事情。那时才开始上法语课,碰巧软件上刷到一个法国人就聊了聊。因为语言不过关,聊得也没有那么顺畅,两个人觉得还是见面说话比较方便,遂约出来喝酒。见了面面面相觑(因为我当时完全听不懂),又只好换成英语,整个过程尴尬中带着搞笑。

对方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教了我一大堆脏话和约炮术语。这些东西还挺实用 —— 我跟我法语老师讲了这个经历后,她还抽了点时间在上课时教了我们更多脏话(学脏话才是学一个语言的精髓啊);我现在碰到法国人还会卖弄几句,对方听了都纷纷表示 “你法语真地道”,让我特别有成就感。说回这个人,他当时也不介意我为了学法语而跟他聊天,还会说 “法语要学好,多亲法国人” 这种土味情话,并自诩为 “法式魅力” 的一部分。话已至此,那我也只好去感受了一下,还是很不错的。

这些经历里,和种族身份有关的互动都非常平和,学语言也只是引子,不见得直接促成了性的发生。但是如果觉得国族问题不会影响到性,就多少有点幼稚了。

我不介意有人因为喜欢中国所以想睡我。借用那个法国人的话,我也是 “中式魅力” 的一部分,尤其出门在外被搭讪 “我爱中国” 一类的时候,还是会愿意多聊聊的。我也很享受那个去了解普通外国人眼中中国的形象,并为他们破除一些迷思的过程。但有一回就碰到一个恼人的。我能感受到他对中国是真爱,而且他在中国也生活过很久时间,对很多情况也比较了解,但是他言谈多少流露出一种 ethnocentric(民族中心主义的),“中国人需要被教育” 的优越感。在我指出这个问题时,他也不以为意。但我一点儿也不想在床上被教育,于是也就对性说了不。

还有一次,我遇到了一个 ABC(America Born Chinese),一开始他假装是中国人,还以老乡的名义约我见面,结果见了面他不会写汉字,这才把一切和盘托出,非常可爱。他还跟我分享了很多华人在美国社会生活的困境,也很有见地。按理说很吸引人,但我最后没有睡下去。那个时候美国大选刚结束没有多久,舆论还在讨论特朗普会对少数族裔和性少数等的负面影响,我们也很自然地说到了这个事情,结果他一个亚裔性少数,却投票给了特朗普。我当时挺惊讶的 —— 这里有我的问题,我不应该假定这些是他最重要的身份,也不应该觉得他有义务反对特朗普,但我当时还是觉得这是没法接受的事情。之后还碰到过一个投票脱欧的英国人,他给出的理由是不喜欢波兰人,还强行说什么中国移民是模范移民来讨好我。我能怎么回应他关于性的邀约呢?只能说 Nie(波兰语的 No)罢了。

面对这些不同观点和态度,我一向会表现得很克制,从不流露任何情绪。况且我很愿意听听他们的观点,避免自己先入为主地评判对方,但不管聊天多么愉快,面对性的时候还是放不下。当性发生的时候,人都在暴露自己最脆弱的那一面,我不愿意将这一面暴露给任何可能有歧视心态的人。

离开曼谷之前,有人约我出来喝酒,然后我给他讲了文章开头的遭遇。他的回应非常可爱:“那个人是太不自信,才会拿种族说事吧。但你很自信,所以没有委屈自己。” 这话说得很让我开心。就我个人来讲,跟不同国族的人发生关系对我有一个很正面的影响,就是我得到了更多的性肯定,更愿意接纳自己的身体了。我其实没有一个主流审美中的 “标准” 身材,我总是觉得自己胖,不够健美,甚至觉得自己体态都不好,但这些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人都没有评判过我的身体,我的自信就慢慢建立起来了。

当然,面对性,每个人都有偏好,但在实操中我们总是有办法过滤掉那些在歧视的人。我们有能力发现什么人是在 “偏好”,什么人是在 “歧视”。性总是关乎于权力的,如果一个人对日常的事物不能以一个平等视角来看待,那么他在床上的表现也不会有什么值得期待的。

性确实是赤裸裸的,让人什么都看得一清二楚。

编辑: 赵四, Alexwoo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