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松崎茂画中勾勒出的特摄、青少年读物、模型玩具、空想科学绘物语,都与整个昭和时代保持着不可分割的精神联系,更给昭和时代的少年们带来了梦想与成长的动力。

当我还是小学生的时候,学校周围的小卖部里总会有几件的 “镇店之宝”,而大部分,其实也只不过是各种临摹正品的盗版的模型罢了。高达,有大有小,终归到处都能看到,但是某些大气的店铺,便会将一盒军舰的模型摆在最显眼的地方,虽然无法一窥内部的实物是怎样的,可巨大的纸盒和绘制于表面的那威风凛凛的战舰,曾一度成为男生之间除了悠悠球以外最渴望拥有的玩具。

1538656568933009.jpg

高中毕业,对于曾经的这些幻想,我认清了两个事实,第一个就是当初这些高不可攀的模型价格和正版相比真的好便宜(虽然依旧不曾揭开这盗版的真面目)。第二,回想起来,我如此憧憬的,其实应该只是包装盒上精美的绘画而不是里面的模型,并且也知道了它的绘者名叫 小松崎茂 ,一个影响了整个昭和时代的男人。

早年时代

小松崎茂从小就热爱绘画,16岁那年,他向花鸟写实画家堀田秀叢拜师,真正开始了他的绘画创作生涯。在报刊上的锻炼让他越来越埋头于创作,而对机械与兵器的热爱让他成功得到了第一份长期的工作,担任面向青少年的国策杂志《机械化》的插画主笔,当时的小松崎茂也才只有24岁。

特殊的历史背景给他提供了足够多的素材去表现,年轻、一腔热血的小松崎也热衷于用画笔去表现各种兵器的冷性美学,况且,为一本国策杂志工作,官方自然毫不吝啬地给小松崎茂各种需要的帮助,包括技术讲解还有不少必要的照片。第二年他又加入了另外一本国策杂志《少年俱乐部》的工作中。

1538656666696127.jpg《机械化》封面

1538656958487107.jpg

1538657033143779.jpg《机械化》内页

1538657057272693.jpg《少年俱乐部》封面

1538657089777638.jpg《少年俱乐部》内页
两本都是子供向的杂志,终究还是不会涉及到太多的现实。让自己的画作成为麻痹国民的精神鸦片,显然不是小松崎茂的初衷,想法单纯的他立志于给孩子们带来快乐,而也正是在这两份杂志工作时期积累的经验,让他开始更倾向于空想科学这一在日本刚刚开始起步的领域。

1538657170395737.jpg设想中的战车

有人指责小松崎茂为军国主义服务,原因主要是因为二战期间他和日本军方的合作。在九十年代的一个采访中,小松崎茂提到东京大空袭,这场空袭不仅仅烧毁了他的家和大量原稿资料,也让他明白了战争终究不可能带给孩子们欢乐,自己的作品在残酷的现实之下什么也做不了。事实上,直到六七十年代,他才有机会去画那些真正来自二战的兵器们。不过,对于当时的小松崎茂来说,他正在走向巅峰的创作之路才刚刚开始。

绘物语时代

1947年初,靠为美军画肖像挺过了战后萧条的小松崎茂接手了第一份工作,创作科幻绘物语《冒险少年》系列。之后的十多年里,科幻绘物语成为了他的主要工作,直到之后的新式漫画将绘物语所取代。

日本战后科幻狂热,科学教育大发展,太空热以及西方科幻纸浆杂志的浪潮都给日本科幻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繁荣,从1948年开始在《冒険活劇文庫》上连载的《地球SOS》作为一个开端,小松崎茂算是正式开启了自己的绘物语时代。这些扣人心弦的插画与故事给当时贫穷中的孩子们带来了如电影般的享受,因此他的作品十分火爆,以至于小松崎茂因退社造成大量读者不满,杂志编辑部不得不在次年增刊,并邀请他回归并重启《地球SOS》系列。

1538657482698992.jpg《地球SOS:宇宙舰队》

1538657516369304.jpg当年重启《地球SOS》的增刊号
在之后几年里,他开启了包括《大暗黑星》《银星Z团》《二十一世纪人》等著名的空想科学绘物语系列,并参与了很多非科幻题材的作品插画工作,包括西部题材、探险题材、古代武士题材等等,这不仅仅是对其功底的体现,也是小松崎茂自我提升的表现之一。

1538657574788607.jpg别有风味的西部物语

1538657678747756.jpg由小松崎茂绘制的封面

勤奋高产,对绘画的追求以及本身强大的科幻绘画功底,让他的作品成为《少年画报》等杂志的中流砥柱,甚至他的名字一度和手冢治虫等漫画大家摆在一起,而包括石之森章太郎、松本零士、藤子不二雄Ⓐ 等漫画家都对他予以毫不吝啬的赞赏。大多数人都认为,小松崎茂对之后的科幻漫画带来的影响非常之大。

九十年代开始至今,小松崎茂的这些绘物语也被一次一次复刻再版,就像中国的连环画一样,人们对它的怀念连同一个时代紧紧地绑在一起。1538657724282857.jpg被一次又一次复刻的绘物语

箱绘时代

箱绘与小松崎茂之间的故事并不多,若非要说有什么缘由,其实也只是其中的涉及的成分正好与小松崎先生的绘画领域相重合罢了,不过至今依旧被人津津乐道的还是六十年代初,田宫请小松崎茂绘制的豹式坦克外包装,成功让原本陷入危机的田宫起死回生,并且一度成为1961年至1962年间最火爆的一款军模商品。而他为《雷鸟机动队》创作的箱绘更是直接被赞扬为推动了模型市场之发展。

1538657783605247.jpg改变田宫命运的豹式

田宫、万代、今井科学等公司都争相邀请小松崎茂为他们的产品绘制包装外盒插画,不仅是小松崎先生在这方面绘画中不可动摇的地位,还有就是他的热情,每一幅创作出来的箱绘都无不让委托方满意,更甚是这些绘画的魅力往往盖过了商品本身。各大厂商也是为了让小松崎茂更多的创作,将各种细致入微的产品资料,他所熟悉的角度照片,商品成品在第一时间提供。

1538657843767147.jpg田宫

1538657916419319.jpg万代

1538657937295356.jpg今井科学

小松崎茂也是一直贯彻着为孩子们带来快乐的初心,驱使他去尝试绘制这些模型玩具,从逼真写实的二战兵器到天马行空的科幻机械,其实都是在日本顺应时代潮流下的产物,而小松崎茂也成功做到了让自己融入到这个潮流中,并且绘制出各种让人惊叹的作品。

1538657989677195.jpg曾经的模型主角大集结

科幻,兵器,以及其他

在四分之三个世纪的创作生涯中,有两样东西一直徘徊在小松崎茂心中,一个就是他所执着一生的科幻,还有一个则是兵器尤其是战舰的描绘。

科幻题材对于小松崎茂来说永远是置于首位的,从东京奥运会到大阪世博会,科技热潮和对未来美好畅想的思潮大爆发,日本也正处于这个风暴的暴风眼处,这也给小松崎茂提供了更有开拓性挑战的机会。在创作绘物语,还是箱绘的工作空余,他也会接各种科幻插画的工作。

1538658199770822.jpg

1538658265775677.jpg杂志中天马行空的科幻内容

在当时的日本,尤其是从七十年代开始,大部分新兴的艺术家倾向于使用喷枪绘画方式进行创作,而且欧美的迷幻风格也让大批日本艺术家选择在这个领域发展。

传统的科幻绘画依旧还是由老一辈的画家在支撑,小松崎茂、伊藤展安、冈崎甫雄,而这三位的绘画风格极其相似,以至于有时候完全无法分辨出彼此之间的创作差异。急于寻求新出路的小松崎茂并没有放弃在科幻绘画上的探索,八十年代初,他为讲谈社的杂志创作过不少科幻插画,而从中也可以感受到他的改变,比如光影质感、细节描绘、色彩运用,都在有意无意地向喷枪绘画方向靠近,那个时代他的作品,如果不仔细去看,很容易错当成喷枪绘画。

1538658355847907.jpg小松崎茂的新尝试

正如文章最初所说,我最早接触的小松崎茂箱绘是来自盗版军舰模型,这些绘制于七十年代的二战军舰也是我对小松崎茂最初的认识。其实小松崎茂真正给模型公司用作箱绘的战舰插画并不多,作为科幻之外的另一块心头肉,他也更是将百分之一千的认真和热情投入到战舰的绘画当中,从六十年代中开始,一直到九十年代。

1977年,他在繁重的工作中还一连完成了赤城、瑞鹤、伊400、榛名、秋月、长门、爱宕、大和、秋月、伊势等战舰的创作,并集结出版了《帝国联合舰队》,可见其对兵器之热爱。

1538658449571818.jpg六十年代小松崎茂绘制的战舰

1538658469401836.jpg战机也是其中一环
1538658493651408.jpg

1538658511683888.jpg战舰们

1538658533956916.jpg近年再版的《帝国联合舰队》

而在这十几年间之所以小松崎茂开始重新创作现实战争兵器,不单单是因为模型玩具或者他的爱好,更主要的则是冷战下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还有西方战争电影的影响以及日本本土战争片的解禁。

1538658614831224.jpg七十年代的卖座战争大片《太平洋の翼》

在小松崎茂的一生中,很多人都只以科幻和兵器大家作为标签贴在他的身上,我认为这对他来说是极其不公平的,就如我之前介绍,他在绘物语时代尝试过不少战国和西部题材的作品,并且反响也不差。在战后的萧条时期,除了为美军画肖像,他也给不少通俗大众杂志上的各种小说画过标题页。八十年代至九十年代,年过八旬的小松崎茂依旧以高质量完成了大量对重大事件、周年纪念、文化节目创作纪念画。这些或精美或粗糙的作品,虽然并不是小松崎茂最热爱的主题,但是作为完整性的补充,理解这些也是从观众角度对小松崎茂的一种尊重。

IMG_8086(20180803-133017).jpg各种事件的精美纪念画

后记

1995年的一月,寒冬还没有要褪去的迹象,一场大火又一次吞噬了小松崎茂的家以及他的画室,数以万计的原画,草稿,取材资料全部烧毁,而当时的小松崎茂已经有80岁的高龄了,人们问他该怎么办,他也只是淡然表示:“再画即可”。

6年后,小松崎茂因为心脏问题在2001年去世。

1538658769578872.jpg晚年的小松崎茂

昭和年代早已过去,平成时代也已至尾声,但是关于他的纪念会一直延续下去,不仅仅是因为他将一生奉献给绘画,也不全然是他所涉猎广泛,我认为更主要的是他与昭和时代不可分割的精神联系。那年代的特摄、青少年读物、模型玩具、空想科学绘物语等等产品渗透进了人们精神生活的方方面面,更给昭和时代的少年们带来了梦想与动力。这是小松崎茂所做到的,也正如他最初的理想:为孩子们带来欢乐。即便肉身已死,但是有些东西却永远不会离去。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