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能再也找不到另外一个中国铁路货运员像我这么 hip-hop 了。”

你永远没法儿知道网友们的关注点到底是什么 —— 去年《川渝陷阱》纪录片播出后,那句 “欢迎我们到你们的家” 一度成为了某些人见面拉近乎的方式。除此之外,评论区还真有人把开头那位进行了二十多秒多语言 freestyle 的新疆瓷 —— 以力 的各种社交平台 id 挖了出来。想必大家都是奔着他那句 “长得像那 f**king Eminem” 去的,后来他没火,证明艾米纳姆纯为了押韵,内容的事实性经不起考究。

以力在一部记录成都说唱文化的纪录片里的多次出现,就和吴亦凡自诩连接中西方说唱文化的桥梁一样,足以证明他是连接中国西南与西北地区 hip-hop 文化的纽带,这也是为什么此次选择他作为《只有街舞》纪录片的主持人 —— 实在是因为他是我们的朋友,没得选。

S0008700.JPG正大光明的 MC

不过,成都对于以力来说确实是第二个家的存在,提到 CDC,他脸上都会浮现出贾伟站在皇城根儿指着背后说 “我家” 的那种神情。如果说新疆这个文化多元地区为他开启了 hip-hop 的大门,那么成都可能使这种文化精神更完整地融汇于他的思想之中。

“如果别人问我是干嘛的,我会告诉他,我是一个 hip-hop MC。” 以力为大大小小的演出做过 MC,相比嘉宾和主持人都能得到优渥待遇的商演,他更喜欢纯属于 underground 的比赛和演出,哪怕 battle 期间时刻都有可能动起手来弄个鼻青脸肿,哪怕 after party 的酒钱都要大家一起凑,但这才是最纯粹的 hip-hop ,这样的文化带给你的快乐才是最真实的。

就像他说的,“当我在 underground jam 或者是 hip-hop party 里拿起麦克风的时候,那个才是真正的我。”

S0008568.JPG以力(右)和 Wes Chen

卧室墙上贴满了黄金年代 hip-hop 海报和自己的照片,即使是主持活动,身上穿的不外乎是最大码 T-shirt 配最简单的牛仔短裤,说话也总是直言不讳,好像谁都瞧不上。但以力尊重所有活跃在 underground 的艺术家们,这点毋庸置疑。

其实,以力的 MC 身份使得他能够从不同的角度与高度去看待和感受 hip-hop 文化。近两年通过主持不同类型的街舞比赛,以力对国内街舞圈的洞悉程度不亚于真正的舞者,他对这个圈子始终报以期待,也能从旁观者的角度指出很多大家不愿直面的问题。他觉得中国舞者的实力已经提升到了很高的高度,但是艺术作品的产生和创新却并没有像其他亚洲国家一样好,究其原因,可能是因为国内过多的竞技比赛导致选手产生一种只有通过比赛才能证明自己的想法,其次是因为中国早期的舞者都是通过 battle 比赛走向大家的视野,还没有达到去思考研究更加艺术化作品的阶段。

S0008712.JPG

我们拍摄《只有街舞》的五个城市当中,以力说自己最喜欢和 Bboy 们呆在一起,因为他们是最会享受生活的一群人。很多舞者的生活实际上和 hip-hop 文化并没有太大关系,而有的舞者因为前段时间的一些节目,已经全然活在自己的梦里不想醒过来,更忘记了自己究竟为什么跳舞。这些节目旨在制造明星,“成为明星的确能够有更好的生活”,以力认真地盯着墙上的海报,“谁都不能怪。”

尽管这位 hip-hop MC 已经从那个到处跑着主持比赛的疯狂时期中脱离了出来 —— 如今的他是一名全职铁路货运员。但他最想做的是一位 hip-hop 文化的幕后推动者,“除了 MC,我也可以做幕后策划,可以找人办比赛,一切 hip-hop 相关的活动我都愿意去做,因为如果这辈子我只能做一名主持人的话,那我真是太可怜了。我想做的,是有关 hip-hop 的所有事儿”

WechatIMG92.jpeg

或许以力不是让你最顺眼的 MC,但却是最适合《只有街舞》这部纪录片的主持人。在采访最后他说:“我没想火,我只是觉得这件事情很有意义。” 前半句没人信,但是后半句,真的是发自肺腑。

编辑: 麦基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