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正各州政府,博彩 APP 开发商还有各大职业体育联盟都开心坏了。

五月十四号,美国最高法院以6-3投票数作出裁决,推翻 了1992年的《职业与业余体育保护法》,放开了 “绝大多数州 不得进行体育赌博行为” 的法律限制。如此一来,每个州都有权自行决定是否放开体育博彩。

这就意味着,在今后的几年里,美国人消费职业体育产业的方式将发生颠覆性的变化,无论你是橄榄球球迷还是网球球迷,概莫能外。原本简简单单的 “谁输谁赢” 赛后报道将变得丰富异常,“深度分析:某某错失绝杀让赌徒损失几百万” 这样的文章将充斥新闻版面。如果您不喜欢体育新闻,那完了,长远来看,这种东西终将统治整个文化界 —— 因为下注买球实在太容易了,掏出手机按几下就行。

此情此景,荒唐也好,黄粱富贵梦也罢,说到底都是真的蠢。换句话说,这种东西只会让美国社会文化蒸发成干巴巴的数字。

可有钱能使鬼推磨,据财经预测公司牛津经济学(Oxford Economics)的 分析,假如把博彩收益、纳税贡献、创造就业等等全都加起来,这个行业每年可以为美国产生410亿美元的财政收入。金元的诱惑力让各州跃跃欲试,内华达已经开放,德拉维尔 即将放开,新泽西、宾州、纽约、艾奥瓦这些地方也期待能赶在橄榄球赛季前开放体育博彩,还有一大部分地方(如加州和伊利诺伊州)正在 准备阶段。至于犹他州,估计是不会放开了。

未来的下注模式

未来的赌博模式会变成什么样?赌马那种传统的实体赌博场所肯定会越来越多,另一方面,手机赌博 APP 势必会迎来大爆发。英国的赌博 APP 里还有一个现象,就是广告里的角色都是演过 硬汉黑帮分子 的狠角色,不知道这种风气是否会传到大洋彼岸的美国。

不管比赛本身会变成什么样,移动互联网公司 Readyfire 已经发布了一个在线知识竞答游戏 “Halftime Live”,在中场休息时段提问 各种小知识,比如 “勒布朗詹姆斯拿过多少个总冠军” 等等。这只是个开始,设身处地想象一下,你买到了球馆垃圾位置的观赛坐席,手握10美元一罐的百威啤酒百无聊赖 —— 不赌点儿什么吗??比如,下一个罚球进还是不进?要么就赌詹姆斯今天能拿多少分,整个赛季能拿多少分?

1530687877735931.jpgReadyfire 的知识竞答游戏 Halftime Live

谁是在线体育赌博的赢家

赌博 APP 攻占用户手机,还有一些地理信息系统公司也将迎来自己的春天,比如 GeoComply 就是一家提供 “封锁指定地区之外用户连接” 服务的技术公司,由于每个州的法案可能有所不同,势必会有很多公司使用 GeoComply 的服务区分用户群。另外,在线支付平台肩负搬运用户赌资的重任,自然也会吃香喝辣。

职业体育联盟(NBA、NFL、NHL,特别是 MLB)也会从博彩业中收获颇丰。手握知识产权的四大体育联盟发起了 接二连三的游说攻势,其中最明目张胆的莫过于它们要求抽取一定比例的赌资作为 “诚信费”,这样它们才能继续运转。

1530687933421647.jpg伴随体育赌博合法化的浪潮,已经在内华达州上线的 Oddshark 赌博 APP 即将席卷全国

即便没有明面分成,解除赌戒也能让联盟发展更上一层楼。“赌球的多了,看球的自然也就多了。这意味者更高的曝光度、更大的媒体转播合同、更高额的赞助商协议。”比拉诺瓦大学体育法律中心负责人安德鲁·布兰特(Andrew Brandt)说。“体育联盟自然懂得这样会吸引大批新观众。”

州政府也将从中获利。博彩业贡献的丰厚税金该如何使用?这将是各州政府需要解决的问题。AGA Oxford 公司预计全美博彩业每年将产生26亿美元税收,各州多寡则有所差异。税收的主要去向是州立公共基金,该基金将用于发放公务员薪水、提升社会福利或投入新的基础建设计划。

谁又是输家

几家欢喜几家愁,拉斯维加斯恐成最大输家,假如全美各地都放开赌博,干嘛还要大老远跑到维加斯呢?但相比本地竞猜场所,赌城提供的娱乐项目花样百出,仍然对赌客有着极高的吸引力 —— 足够吸引他们跑到大漠深处一掷千金。

另一个将要受到打击的行业就是所谓地下博彩,这简直是一定的。但是既然能合理合法开玩,为何还要选择高风险的 “灰色竞彩”?原因之一可能是地下竞彩有一些合法博彩无法企及的优势,比如可以向庄家借贷,先玩后给钱 —— 盘口网站 Pregame.com 的 CEO R·J·贝尔就直言,“绝大多数人都不想先掏自己腰包,这就是人性。”

赌博风险保护措施

放开赌博能产生不少经济效益,其中的一部分有必要拿出来,用来保护那些 “倾家荡产的赌徒”。

 “无论哪一种成瘾性行为,只要把限制放宽,肯定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沉迷其中。”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 赌博行为研究中心 负责人蒂莫西·方(Timothy Fong)说,“赌博应当是一种在社交场景下完成的娱乐活动。而网上赌球的一个弊端就是用户可以独自一人在手机上快速操作,而金额又没有限制,这就容易出问题。”

这正是立法机构严加关注的地方。“你想想看,酒吧就不会24小时开门营业,售卖的酒水酒精度数有严格限制;至于烟草,都是在柜台后方人工售卖,未成年人不得购买。” 如果博彩 APP 有类似的限制,那可能就是“用户单月损失超过一定数额后不得再买” 了;或者,联邦政府就要成立对应的研究计划,专攻在线赌博成瘾问题。到底采取哪一种方案,要看开放赌博地区的当地政府财政实力如何 —— 但说到底,都需要政府部门的支持与配合。

 “如果相关配套措施得当,赌博成瘾的风险就可以限制在一个可控的水平。” 蒂莫西说,“假若他们不闻不问,日后就会出现很多非常严重的问题。”

Translated by: 郑啸天

Illustrator: 伊丽莎白·兰斯卓姆(Elizabeth Renstrom)

编辑: 麦基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