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边的生活起源于偶然:刚开始我们只有几件衣服,后来拥有了一张板,再有了一辆摩托,慢慢又有了一张床 —— 最后猛然发现,嘿,我有了一种生活。

1507820623611987.jpg

我是一个重度冲浪成瘾的人,也就是浪人。浪人的生活根植于海边,我们喜欢亲切而恶俗地称呼冲浪为 “蓝色鸦片”。在中国,浪人目前还算是一个很小的族群,小到每次加个微信都能发现二三十个共同好友,而在这部分人中,又有一小部分是赖在海边不肯走的,于这些浪人而言,冲浪不再仅仅是一种运动,而是一种生活。

我的这种生活和很多人一样,开始于偶然,我们无意间尝试了,结果就戒不掉了,在海边慢慢地我们拥有的东西越来越多,从一开始只有一个装了几件衣服的包到拥有了一张板,再有了一辆摩托、一张床,最后有一天猛然发现,我已经有了一种生活。

1507804178319333.jpg

我生活在深圳的西冲,这是距离深圳市区两个小时车程的海边小村,在这里,生活节奏和市区的 “深圳速度” 完全不一样,更像是没有节奏 —— 早餐铺还没开门的时候能看到浪人,夜宵烧烤档已经关了也能看到浪人。白天的时光都被海浪抓在手里了,浪起了,人就起了,浪没起,那就工作或者睡觉吧。

1507804541194357.jpg等浪来

在接连有浪的日子里,太阳落山前浪人们的步调会像同班姑娘的大姨妈一般统一,等没浪了又三三两两分开,但浪点附近有人烟的地方就那么点大,最后总会聚到一起。等到了晚上,一两个人一顿饭还没吃完就会变成一群人吃饭,一两个人在篮球场玩滑板,滑着滑着也会变成一群人在玩,喝酒的地方不是这里就是那里,不过是几分钟的路程甚至就在隔壁,一个晚上遛弯一圈可以见到百分之八十的熟人,顺便再认识百分之二十的新朋友。

西冲02.jpg朋友不论物种

待得时间久了,就渐渐分不清我到底是因为冲浪才选择了这种生活,还是因为这种生活才继续冲浪。

我已经想不起来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离不开冲浪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以为自己是因为爱情才留在海边,结果爱情没了,我还没走。我猜对冲浪的喜欢大概是种原始本能,哪怕身体受伤会疼,大脑还是准确地告诉你 “哎,这我喜欢。继续。”

1507820622685143.jpg

浪人拿着板的样子是很好看的,结束了擦防晒、换衣服、给板打蜡、拿脚绳等一系列准备工作后下水前的样子从任意角度都很好看。抱起板从岸边走进海里的那段时间,心情会好得仿佛喝了止咳糖浆,五脏六腑都充斥着拆礼物时的愉悦,身体也随之感受到即将来临的多巴胺,欢快得毛孔都带着笑。

1507804541725294.jpg

抱着比自己还长的冲浪板走的时候就像抱着喜欢的姑娘,哪怕超重,还是满心欢喜,舍不得拖在地上走,舍不得磕磕碰碰,也舍不得借给不信任的人。

1507804540753631.jpg

浪人的友谊都是在海里建立的。

荡在海上一道浪与另一道浪之间往往有着大把的时间,没有手机,没有网络,没有在岸上赖以生存的一切,只有大片大片的水和永远美得不一样的天空,在这个情境下与身边同样荡在板上的人发展出一段刻骨铭心的革命友谊似乎是件理所当然的事。

1507804178999307.jpg

当新面孔出现,他(她)被大家熟知的速度和他(她)冲浪的牛逼程度成正比,足够牛逼的话能当天就被全村所有的浪人认识了。

1507820623771382.jpg

浪人是没什么竞争意识的一个族群,海里的规则是一道浪只能一个人下,守规则的话能感受到这里最大的善意:下一道好浪,做完几个漂亮的动作,收获海里和岸上的一片狂野欢呼。

1507804173956335.jpg

浪人是大度的,没人介意别人比自己冲得好,冲得越好会得到越多的尊重而非嫉妒。但同时浪人又是宽容度很低的一个族群,一道浪只能一个人下,不守规则的抢浪是令人不齿的,偶尔的犯错可以被原谅,经常破坏规则且态度嚣张的浪人会被群起而攻之,遭到全体的蔑视。

起乘前最后的爆发

1507804172292951.jpg

追浪是浪人生活的核心,无论一天在海里一个小时还是八个小时,一片能涌起浪的海是汇聚浪人的充分必要条件。住在海边的浪人是最贪心的浪人,贪的是每次起浪都不想错过,贪的是前方的浪壁和甩在身后溃下的浪花。

1507804540575684.jpg

每个人在浪上的样子都是不同的,同样的冲浪技巧展现出的是不同的个人风格,相互熟悉的浪人可以在很远的地方认出自己的朋友,严格的海上规则也因此偶尔被放宽要求,相互熟悉且信任的伙伴可以默契地下同一道浪,离得近还能高高兴兴来个 high five。

1507804540479048.jpg

每个浪人都应该至少拥有一张自己拿着板的肖像,就像如果你有个爱人,应该和他(她)至少有一张大大方方面对镜头的合影。这样一张肖像,是承载许多故事的一个存在,若干年后它唤起的,必然是美好的回忆。集齐一套浪人组图,就集齐了一段生命中的所有碎片,可以召唤记忆之神要求一份开心大礼。

1507803927595226.jpg“我将会是冲浪人,终其一生”

在国内冲浪的浪人,选择十分有限,如今在深圳西冲,浪人也只是很小的一部分群体,这里更大的消费人群是游泳者,也因此有配套而成的许多海岸救生员。未来也许会有更多浪人的聚集点出现,但现在,在买票入场的海滨浴场,浪人们只凭借一身巧克力色的皮肤就能进场,只要此刻还有浪可追,浪人们就不想将来。

下拉页面查看更多浪边照片:

1507822496278876.jpg

Photographer: 陈雨潇

编辑: 九里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