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我来说,死后什么都没有,只有一片黑暗。”

本文来自 #十个为什么 专栏。那些《十万个为什么》丛书里(故意)忘记提到的、你想问却又一直不敢问、不能问的问题,我们将替你找到答案。

沙夏·埃里亚森(Sasha Eliasson)曾两度被宣布死亡。

第一次是他在瑞典上学的时候,他骑摩托车时为了避让施工现场紧急刹车,不料摩托车失控翻车。被人发现时,沙夏已经失去意识,也没有脉搏,但是急救人员在事故现场对他进行抢救,把他从鬼门关拖了回来。

就在几个月后,还在康复期间的沙夏不小心过量服用止痛片,导致他的心跳骤降至每分钟十下,并引发呼吸系统停摆。但这一次,他又被医生救活了。

我们采访了这位现年26岁的工商管理专业学生,听他讲述死是什么感觉,他从中获得的感悟,以及两次亲历死亡后,他的生活有了哪些改变。

VICE:沙夏你好,死的时候疼吗?

沙夏·埃里亚森:不会,我是说在死亡的那一刻或者之前,我并没有什么感觉。我大概是在24小时之后才开始感到疼痛。第一次 “死” 的时候我基本处于休克状态,所以感觉不到任何疼痛;第二次死亡是因为服用止痛片过量,所以虽然我身上已经很痛,但却并不是因为死亡所导致的,而是因为之前的伤势。所以,疼痛与死亡没有关系。

1544328343622817.png手术后的沙夏

死的时候看到了人生的走马灯吗?还是看到别的什么东西?

我没有看到人生的走马灯,没看到耶稣,也没看到隧道尽头的亮光之类的东西。说真的,我什么都没看到,因为我并没有真正死去。

醒来的时候,我只知道发生了一些事情,整个过程就好像打了个盹,但是没有做梦。所以,我一觉醒来,我知道我睡了一觉,只是我不知道睡了多久。我头脑一片混乱,但我知道我睡过去了,仅此而已。我只知道距离我上次清醒已经过了一些时间。

死的时候有没有发生什么很恶心的事?比如有没有大便失禁?

就我所知没有。我知道如果人死了一段时间后会失禁,但是我很确信在我死的时候,我的肌肉依然处于紧绷状态。不过复健确实是一个辛苦的过程,肉体上要承受很多痛苦。复健的进展非常缓慢,但还是可以忍受的,精神上的压力则要大得多。

得知自己一度死亡时,你是什么感觉?

情绪波动特别大。一开始还感觉挺酷的,因为我死而复生,这事儿够我吹一辈子。但是很快,当我冷静下来,我就觉得天呐,这种事情真的不是闹着玩的,万一出一步差错,人就没了。于是各种想法汹涌而至。但是总体而言,我是一个很乐观的人,所以对我的影响倒不是很大。

经历这些事后,你对宗教的看法是否有改变?你觉得自己有一个守护天使在保护你吗?

我从来不信上帝。我一直觉得有些事情如果你拿不出证据,那就不要断言它一定存在,否则真的很蠢。所以我不相信上帝,或者有什么更高级的存在,或者来世之类的东西。

在我看来,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我也试图寻找一个合理的解释。我相信你肯定觉得是有守护天使在保护我,认为这正是我死而复生的原因,但你不妨想一想,既然真有守护天使,那他们一开始为什么要让我从摩托车上摔下来?这种理由根本解释不通。

你已经两次死而复生,现在你是如何看待死亡的?

一开始挺辛苦的,我要忍受长达一年的复健,然后我还要想办法重新回到正常生活轨道,所以很辛苦。但是事情既然发生了,我还是心怀感激,这样的经历迫使我迅速成长,变得更加成熟。我对待这件事的态度很乐观,对待死亡也是如此,我不惧怕死亡,我也不欢迎死亡,我不想死,但是这种事要来,你挡也挡不住。

1544328377431918.jpeg活着和死了之间的距离,跟这张照片差不多

这对你的人生态度有什么影响吗?

过去我做事非常小心谨慎,不会冒无谓的风险。以前我很怕高,但现在我会爬上屋顶,爬到任何高的地方,所以可以说,我的濒死体验确实影响了我的人生态度。对我来说,站在高处已经没什么可怕的了,因为死的时候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所以站在高处也不会发生任何坏事。

现在我更加活在当下,如果我想做什么事情,在过去我会反复权衡利弊,最后可能会选择放弃,但现在只要是我想做的事情,我都会尽量去做。

当你告诉别人你两次死而复生时,对方通常是什么反应?

具体看人。要看对方是信教,还是非常科学理性。习惯理性思考的人首先会质疑事情的真实性。因为我就活生生站在他们面前,所以他们会说,你怎么敢说自己死过?然后我要向他们解释,我是被临床诊断宣告死亡。

但是如果对方是信教人士,那就会出现两种情况。有些人会告诉我,如果我相信上帝,我就能看到一道光,就能获得宽恕。但是也有些人会很生气,告诉我我之所以什么都没看见,因为我当时身处最深的地狱,因为我不相信上帝。我在网上搜到很多这样的信息。

当然,我能理解他们。对我来说,这种思考方式很像部落主义,不属于他们团体的就会被视作敌人。我觉得这也能解释他们的许多行为。

听上去挺严重的,真的有人会那么认真吗?

这种事情我见得太多了。如果我在 Reddit 上发一篇文章,评论里无非是两种人,要么是骂我的,要么是帮我说话的。我只想对他们说:不要把自己的想法强加在别人身上。

最后一个问题,你觉得有来世吗?

对我来说,什么都没有,只有一片黑暗。所以我觉得,只要相信能让你的生活变得更美好的东西就行了,没必要分个谁对谁错,因为我们永远也不知道答案。不要把时间浪费在回答关于来世的问题上,好好过好你现在的人生就可以了。你要做的就是认可死亡就是生命的一部分,然后你就会明白没有什么好怕的。


本文原载于 VICE 澳大利亚

编辑: 大月半

Translated by: 英语老师陈建国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