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父母对这些事情怎么看?把 “小弟弟” 卷起来会不会很痛苦?上厕所的时候怎么办?

本文来自 #十个为什么 专栏。那些《十万个为什么》丛书里(故意)忘记提到的、你想问却又一直不敢问、不能问的问题,我们将替你找到答案。

38岁的崔斯坦·艾克特(Tristan Eckert)家里有个令人羡慕的步入式衣橱,他把整个次卧都改成了衣帽间,这些衣服不是他穿的,而是 “她”,变装之后的崔斯坦 —— 艾尼亚·菲斯(Ennia Face)。衣柜里收藏了各种要价不菲的假发、紧身衣、胸衣、高跟鞋,都是 “艾尼亚小姐” 在苏黎世各个夜总会演出的行头。“别人看到这个房间的时候都以为这是个玩具店呢。”

艾克特并不只在夜总会演出,偶尔他也接一些私人聚会的活儿:他过一段时间要去为某人的50岁生日助兴,要在场面上穿轮滑鞋送鸡尾酒。艾克特白天也上班,工作是在一家服装店给模特人偶布置造型。我在午餐时间跟他见了个面,聊聊他父母对这份职业的态度,以及……把小兄弟掖起来会不会出什么健康问题。

VICE:你的收费标准是什么?

崔斯坦:行头不便宜,所以我能接受的出场费大概是190美元起步。我基本上把赚的钱都搭在这些上面了,假发、化妆品、鞋、胸衣、裙子、内衣袜子,都不便宜。整晚活动的开价大约是600到1000美元。

变装就是简单地模仿女性吗?

表演性质的变装需要有一些独特的东西,比如我就会吸取那些看起来有点违和感的男性气质(我这个人肩宽腿粗……)。起初,变装追求的是越像女人越好,但现在已经发展出了一种(能看出来是)男扮女装的独特美学体系,这么说吧,现在还有女性做变装皇后呢。

1522591982557584.jpeg崔斯坦在他工作的服装店外。橱窗里假人模特的衣服都是他给搭的。

你父母对这些事情怎么看?

他们现在怎么看我还真说不好,因为我们已经很久没聊过这些事情了。不过我知道一件事,我之前在瑞士电视台以变装身份演过一条广告,每当电视上播出这个,他们就招呼彼此过来看,哈哈哈。他们没看过我在夜总会演出,毕竟七十多岁人了,去那种 techno 夜店不太合适。

你从小就喜欢表演吗?

没错,只不过以前没有什么表达的机会。在学校的时候大环境不鼓励自由表达审美偏好,想表达创造力只能课余时间自己下功夫。从小我就参加唱诗班、话剧团、音乐俱乐部,现在我选择了变装。

做变装皇后会让你觉得心里更舒适嘛?

某种程度来说确实是的。在俱乐部的灯光下变装演出很有意思,可另一方面也要努力调整心理状态,做到跟在家独处看电视时一样轻松自在。我跟很多青少年一样,成长过程中也会觉得自己长得难看无地自容,但随着我不断成长,我就明白只要自己心里自在就 OK 了。

体毛这问题是怎么解决的?

哈哈,我体毛本身就比较少,算是先天优势。不过我也会用老一套遮蔽体毛的办法:套袜子。我穿四层丝袜,最底层是不透明粉色,平衡色彩,再往上套两层裸色,最外面再穿普通的丝袜。这样以来视觉效果就丝滑紧绷,跟假人模特一样。

会不会被别人认为是提供性服务的?

会。不过我也会保护自己。这种事儿其实司空见惯,碰上的话我会保持镇静,开个玩笑说 “那是要加钱的”,打个哈哈儿就过去了。我不会把变装和性之间扯上关系,也不会真的容许别人对我提出性服务的需求。

把 “小弟弟” 卷起来会不会很痛苦?

并不会,生理构造决定了这事儿其实非常简单。我估计每个爷们都试过把那话儿掖在股间夹紧,好似凭空消失一般的玩法。我平时的办法非常简单:穿上四层袜子之后,连枪带弹都掖在下面,袜子的材质正好能支撑得住。不过坐下的时候还是得稍微注意点。

……那上厕所的时候怎么办?

有技巧。变装的时候首先就少喝点,这样跑厕所不至于太勤。如果非去不可,那就留出四十五分钟时间。折腾完全套再收拾回来差不多就得这么长时间。

“艾尼亚小姐” 的哪些气质是你也想要拥有的呢? 

艾尼亚小姐可以跟陌生人轻松交流,还有着天然的吸引力。还有一条,穿上高跟鞋和胸衣之后走路姿态特别优雅,人也变得自信了一些呢。

Translated by: 郑啸天

编辑: 胡琛浩(Arvin Hu)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