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几个:你们真的不用非得拿到一把橘蓝色迷彩的 AK-47 才高兴。但是话又说回来,没准儿你们丫还真就这点儿出息。

1994年,加勒比双岛小国安提瓜和巴布达(Antigua and Barbuda)开始向交互式游戏公司颁发许可证,允许他们在当地开始商业经营。同年,马恩岛(Isle of Man)上一家名为 Microgaming 的公司 —— 该公司此后几乎一直就是在线游戏界的翘楚 —— 推出了公认的世界上第一家在线赌场。 

整个90年代,当互联网热潮发展得如火如荼的时候,在线博彩也风靡一时。加拿大于1996年在莫霍克族领地卡纳威克(the Mohawk Territory of Kahnawake, Canada)成立了卡纳威克博彩委员会,对在线博彩进行必要的监管。而当时针在1999年12月31日指向午夜12点的时候,在线博彩已经井喷成为一个年产值超过20亿美元的产业。 

美国人非常喜欢在线博彩;扑克室,老虎机,轮盘赌,充分满足了他们不出家门就能把事儿都办了的极端懒惰的想法。这下他们可以在自己家里舒舒服服地,以更加刺激多元的方式,把他们的积蓄赌个精光。这可比在赛马场里攥着一把投注单等结果开心多了。对其他人来说,在线博彩则是成为收入极为丰厚的职业赌徒和扑克玩家的开始。大学生们会辍学去全职赌博,赢上个几百万,然后悄悄成为他们自己游戏圈子里的名人。 

但是这些都过时了。在地下赌场和十几年都不更新界面的俗了吧唧的在线游戏厅之外,扑克也许仍旧是最受欢迎的 “赌场” 游戏。不同的人正在寻找着适合自己的不同玩法。再一次,互联网和技术进步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多的人打开了体验的大门。无论他们有什么样的喜好,都可以量身定制不同的体验。 

于是我们就看到了游戏皮肤赌博这种奇怪的现象: 

给那些不了解的人解释一下,“皮肤” 指的是在许多第一人称视角射击游戏中你能够挑选的各式各样的武器及其他装备设计。在《反恐精英:全球攻势》(CS:GO)这款在蓬勃发展的电子竞技文化里非常流行的游戏中,这些皮肤可以代表玩家的等级:皮肤越是稀有罕见,你就越牛逼 —— 至少有人是这么认为的。 

皮肤可以在发行 CS:GO 的 Valve 旗下的 Steam 网站上购买。有些皮肤很便宜,而另一些则会高达350美金。皮肤本身已经变成了一种货币。自古以来人们是怎么对待他们手上毫无意义的货币的呢?他们会把它赌掉。 

有专门的网站供人们用虚拟货币来赌博,比如 CS:GO Diamonds 和 CS:GO Lotto。但是在华盛顿州博彩委员会(Washington State Gambling Commission)的施压下,Valve 最近进行了一次针对皮肤赌博的打击,现在这两个网站都已经无法登陆了。 

在最受欢迎的游戏直播网站 Twich 上,有人会把自己豪赌那些貌似价值成千上万美元的皮肤的过程直播出来。有时候他们会输个精光,尽管人们有时会怀疑,那些直播的人其实得到了皮肤赌博网站的赞助。其他直播的人,比如 JoshOG,推广 CS:GO Lotto 网站并大肆吹捧,鼓励别人去赌博,但后来他被发现持有这家网站的股票,他自己说那是作为赞助合同的一部分送给他的。问题是,就像已经在别处被指出的那样,如果你是一家公司的股东,任何协议都不再只是简单的赞助。大家都非常愤怒。 

与其它任何形式的赌博一样,皮肤赌博也存在丑闻。2014年8月,北美 CS:GO 团队 iBUYPOWER 与 NetcodeGuides.com 在某个职业电子竞技联盟中进行了一场对战。iBUYPOWER 输掉了比赛,尽管他们是最受欢迎的队伍。根据后来透露出来的消息,2015年1月 iBUYPOWER 在皮肤赌博中押自己输,然后故意放弃比赛,导致 Valve 宣布该团队全体成员被禁赛,只有网名为 Skadoodle 的这个成员例外,因为他不愿意享受用这种方式得来的数字化赃物。 

新一波的博彩中最有意思的部分是玩家与观众之间的互动。任何一个去过赌场的人都知道,在轮盘赌桌前看别人下注,然后为他们赌赢而喝彩是非常兴奋的一件事。在线博彩的直播也是如此,尽管观众和直播者的关系有些不同。订阅直播的人可以打钱给自己选好的玩家,然后看着玩家帮他们下注。 

钱斯·莫里斯(Chance Morris),网名 “SodaPoppin”,一直在直播自己玩二十一点纸牌的实况,已经一年多了。游戏的发牌人会通过网络摄像头把超大尺寸的牌发给在线玩家。 Youtube 上有许多他一把赢下或者输掉成千上万美元的视频合辑。他的观众们或许通过这种数字化的熏陶得到了快感。

实况二十一点纸牌并不是一个新鲜事物,但是随着游戏直播的出现以及它所带来的巨大人气,使这款游戏名声大噪。Twitch  上的绝大多数用户都玩游戏,而游戏输赢的几率是对等的。但是或许没什么比看别人输钱更开心的了。本质上,那些给直播赌博的玩家打钱的人,就是在花钱购买观看别人可能会输的这种体验。莫里斯在一个名为 BetOnline.ag 的网站上赌博,而 .ag 这个域名不说你们也猜得到,代表的就是安提瓜和巴布亚这个在线博彩的发源地。 

就在皮肤赌博看上去似乎行将走到它非常短暂的寿命的尽头的时候,我认为它或许会以另一种形式回归,要么更加符合法规,要么更加隐蔽。但是这种赌博,包括直播中的捐赠,是博彩(或博彩代理)的一种形式,它不会产生真正的效益,也不存在实际的所有权,更没有什么有意义的用场。 

本周一,文化部长特雷西·克劳奇(Tracey Crouch)将博彩店里的机器比作是 “强效可卡因”。固定赔率的博彩站因为使人们在短短几秒钟内就输掉几百镑而被痛批,活动家们要求政府承担更大的责任来约束赌徒们的赌瘾。但至少在你赢的时候你会得到一点儿钱。 

成千上万人(其中许多是孩子)的钱被表面上是游戏公司,但实际上就是被那些捞钱机器一样的机构给卷走了。他们目前仅仅是在有关部门下令的情况下,暂时停止了从脑残赌棍身上疯狂榨钱的行为。 

哥几个:你们真的不用非得拿到一把橘蓝色迷彩的 AK-47 才高兴。但是话又说回来,没准儿你们丫还真就这点儿出息。

Translated by: 威廉老杨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