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人其中一些支持持枪,另一些人反对 LGBTQ 权利,还有很多人反对高税和奥巴马医改。听起来似乎很矛盾,但他们反对非法移民,主要是因为他们自己就是移民。

我最近一次接触 华裔北美川普助选团(CAFT),是因为《Meet the Flockers》这首歌曲。先给不了解饶舌歌手 YG 的朋友们科普一下:《Meet the Flockers》这首歌出自2014年,歌曲内容是告诉你怎么抢劫,开场第一句就是,“首先你得找个房子抢/要抢就去中国人家里抢/因为他们的钱不存银行。” CAFT 的成员被这首歌激怒了,他们专门建了一个微信群抵制这首歌曲,我也受邀进了群。在群聊当中,成员们共同讨论如何组织抗议活动,以及如何制定对策封杀这首歌的 MV。 

群聊的话题一度转向了面对暴力威胁时应该如何保护自己,聊天的气氛也在这时出现了一次剧变,一些群友开始在群里面发他们的武器图,包括各种手枪和半自动武器。其中一张照片中,一位群友把他的武器在客厅的中式地毯上整齐排开,那基本就是个武器库。 

近几十年来,亚裔美国人整体呈现出 左倾激进趋势,然而相比之下,CAFT 却像一群局外人。另外,鉴于去年特朗普还在台上 略带嘲讽意味地模仿中国人,英超这个团体的存在实在让人觉得有些意外。不过,虽然这个组织不大,但它的存在却展现出亚裔美国人中的分裂问题:一边是努力争取进步事业的亚裔美国人,另一边是新出现的一批美籍华人移民,他们比早期移民更加富有,也更加认同右翼思想。 

现年三十二岁、自称是一位独立投资人的王湉是 CAFT 的创始人,他告诉我:“CAFT 的成员以及其他美籍华人团体成员,基本上认同特朗普百分之九十九的观点,但不是百分之百认同 —— 那这百分之一的分歧在哪里?主要在他最近发表的关于女性的言论。” 在我和他聊天时,新闻中刚刚爆出特朗普2005年的猥亵女性言论。“我觉得没有人会认同他在这方面的言论,但你还是得以大局为重。不选他就只能选希拉里了 —— 更何况,老天爷啊,他的这番言论都是十年前的老账了。” 

2015年,王湉建立了一个微信聊天群,CAFT 正是从这个群里诞生的。2015年底,这个团体大概有一百名成员;到2016年二月杰布·布什(Jeb Bush)退出总统大选后,团体成员迅速涨到一千人。我第一次见到王湉是在今年五月,当时我是去 圣盖博谷(San Gabriel Valley)的一家上海餐厅参加 CAFT 新闻发布会的。圣盖博谷由位于洛杉矶市区东部的一系列城市构成,以生活在这一带的大量中国大陆及台湾移民人口而闻名。当时满屋子都是来自当地华人媒体的记者,而来自英语媒体的代表只有我一个。自此以后,我就一直在跟进这个团体的行动。他们的主要活动地都是在微信群上,这个微信群只接受邀请加入,我就在群里了解他们的动向。 

王湉估计现在 CAFT 成员人数约有六千名,其中百分之九十五都是来自中国大陆的第一代移民。这些成员中有一些已经是美国公民,而其他成员,比如王湉自己,都是绿卡持有者(王湉表示他在今年年初就提交了申请加入美国国籍的文件,但已经赶不上十一月份的大选投票了)。成员中大部分人都是各行的专职人员:医生、律师、小商人,他们和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移民美国的第一代中国人有着天壤之别,因为第一代移民基本以工人阶层和中下阶层为主。王湉还告诉我,其中一位来自马里兰州的教授为了支持这位共和党候选人,还专门辞职来到佛罗里达,全职加入游说工作。 

我已经和多位 CAFT 成员在线上线下聊过。其中一些人支持持枪,另一些人反对 LGBTQ 权利,还有很多人反对高税和奥巴马医改。听起来似乎很矛盾,但他们反对非法移民,主要是因为他们自己就是移民。

1478414354699798.jpg特朗普美籍华人后援团成员与他们的偶像合影。照片来源:特朗普美籍华人后援团 

“我自己非常支持合法持枪。我想告诉每一个人,如果你想制止犯罪,你就得有枪。” 胡杰(Jay Hu,音译)告诉我。现年34岁的胡杰是洛杉矶的一位 CAFT 成员,同时也是美国步枪协会的一位指导。 

“我觉得非法移民就是一群罪犯。他们故意穿越国界来到这里,却享受我们纳税人的钱。对我们来说这不公平,我们是合法移民,我们千辛万苦来到这里,花费十年时间拿一张绿卡。我们全都是依法行事。” 王湉告诉我。王湉同时也是特朗普的亚裔美国人外联协会的成员。 

但对于这个组织来说,真正头痛的问题是高等教育。这个团体的诞生最早可追溯至2014年,当时美籍华人一起抵制加州一项名为 SCA-5 的议案,这项议案要求加州大学在录取新生的过程中要将族裔纳入考虑范围。虽然有不少亚裔美国人都支持这项修正案,但在王湉及其他华人的组织抗议下,这项议案最终没能通过。

“我们最看重的就是教育。我们知道这里的大学在全球都是首屈一指。” 王湉告诉我,他已经是三个孩子的父亲了。“现在,一个普通孩子去上学,比如说报考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我们一个普通的美籍华裔小孩平均成绩点数要在4.3以上;至于 SAT,我们要比其他人多考200到300分。这算哪门子的公平?”

最近加州的 AB1726 法案也引起了同样的抗争,该法案以收集信息数据为由,恐将破坏 “亚裔美国人” 这一涵盖性术语,把他们分化为中国大陆人、台湾人、老挝人、菲律宾人等等。这项法案原本是要在医疗健康和教育两方面都进行数据区分,并又一次获得绝大部分亚裔美国人群体的支持。但因为包括王湉在内的美籍华裔人群的强烈抵制,最终这项法案仅对医疗健康数据收集有效。在王湉看来,这些政策归根结底是在搞种族歧视,因为它们在挑拨亚裔美国人之间的矛盾。

“亚裔美国人在美国本来就是少数,为什么还要进一步分化他们?分清你是中国大陆人、台湾人还是印度人?” 张伟(Wei Zhang,音译)质疑道。现年42岁的张伟是弗吉尼亚州的一位计算机工程教授,他也是弗吉尼亚州 CAFT 分支机构的组织者。“为什么要分裂亚裔美国人?我们只占美国总人口的百分之五到百分之六,你还要继续搞分化?那就没有平等了。我不希望我们的政客们把我们分成美国黑人,美国白人和亚裔美国人。”

特朗普向美籍华人以及其他少数族群的共和党支持者传达的讯息,就是要把美国打造成一个无视肤色的精英社会。CAFT 成员认为民主党制定的法律 —— 特别是涉及族裔界定的政策 —— 是对亚裔美国人的不公平。

“在我看来,特朗普是一个根据能力而不是种族制定政策的人。” 张伟说,他自认为自己是一个温和保守派。

我问起张伟和王湉怎么看待使用 “alt-right” 描述特朗普的大批支持者,但两人都没听说过这个词。当我向他们解释这个词和白人民族主义者的各种关系时,两人都立即表示反对。

张伟说:“我不认同这个观点。也许有些美国白人觉得自己的声音很久没有人倾听了,所以他们变得非常支持特朗普的政策。我觉得我们不应该把特朗普的做法局限为白人至上,我认为他的政策能够让每一个美国人受益。我们应该有更好的经济、更多的就业机会、更好的社会治安。我们要的是法律与秩序,我们要的是法律的规则 —— 虽然我是一个亚裔美国人,但这些东西我也想要。”

Translated by: 陈功

异视异色 (VICE CHINA)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以及以任何形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