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那些离经叛道,为新一代审美铺路的光头先锋致敬。

时尚界最为世人所知的名声之一,就是对 “女性美” 的固化标准:一头亮丽的长发,代表了最典型的女性形象。但也有许多规则改变者不甘于此,这些女人尖锐独特的审美挑战了传统,给时尚带来了新鲜感。幸运的是,如今越来越多的人敢于重新定义现代眼光中的美。

在向这些女人致敬的同时,也别忘了为她们开路的前辈们 —— 是她们打破陈规,把 “光头风潮” 带进时尚圈。

从历史的角度看,剃个光头是个跟符号学有点关系的事。大体来说,就是代表 “脱离主流文化” 的意思。对于基督教和佛教的僧人来说,光头代表与世俗绝缘;后来光头党(skinhead)的出现,让这一形象也代表了暴力;在同性恋文化中,光头代表抛弃女性特征;古代希腊文学里,则将其视为奴役的象征。同时,光头在现在也和疾病与创伤联系起来。对男人来说,现在剃个光头已经不是什么稀罕事了;但对女人来说,光头还多少有一些政治涵义。

Ruth Bell 为伊夫·圣罗兰 2016 年春夏系列走秀。

当今的明星文化,让女人们着了魔似地想效仿明星;而随着整容行业地发展,这个梦想已变得不再遥远。既然如此,还有什么个性可言呢?单冲着这个原因,敢于挑战常规的女人就更值得尊敬 —— 像英国的 Ruth Bell、或者澳大利亚的 Ajak Deng 这样的模特,就代表了当今的新势力;没有头发,反而放大了她们的美,个性让她们不落俗套。

Ajak Deng,摄影/Emma Summerton。

但如果没有前辈们去打破条条框框,那现在我们可能看不到 Ruth Bell 和 Ajak Deng 出现在秀场了。说到这里,就必须讲讲上世纪70年代的超模 Pat Evans:她是最早剃光头的模特之一。1969年,当她走在纽约的华盛顿广场公园时,独特的光头让她从人群中脱颖而出。其实在她早年的模特生涯中,还时不时的会带假发;直到有一天,她的假发在一次与设计师 Stephen Burrows 的面试过程中掉了。

Pat Evans

这件事之后,其他的都成了历史。Stephen Burrows 违背她经纪人的意愿,让 Pat Evans 为自己的秀保留这个造型。Pat Evans 同意了。这是时尚界、以及她个人生涯的一个重要时刻:拥有印第安人和美国黑人双重血统的她,拥有强健之美,与60年代流行的瘦弱形象形成了鲜明对比。但以我的个人意见,她的光头形象其实更为出挑。

另外一个 “光头走秀” 的重要时刻,是1994年 Ève Salvail 出现在 Jean Paul Gaultier 的春夏发布会上。她不仅光头,头皮上还纹着龙的图案。观众们在惊愕之时,也无法忽视她的美。光头没有给她的美减分,反而将其衬托得更加耀眼。

不仅在T台上,整个流行文化都在支持光头的女人们 —— 如 Grace Jones 和 Sinéad O'Connor 这样的流行歌手都是光头造型,她们也再次将光头固化为了 “女性力量” 的象征。

2012年,Ève Salvail 为 Jean Paul Gaultier 秋冬系列走秀。

2007年,英国模特 Agyness Deyn 刚出道的时候,她的强势也正好和当时圈里的病态美格格不入。但不久后,她就因百变的形象而出名。她的发色由金到红,再到黑;2010年她更是以光头形象出现在了 Coachella 音乐节,其影响力也在此时达到了最大。有的人把她的造型和 Sinéad O'Connor 相比,还有人说这是对 skinhead 文化的怀旧;但现实是,Agyness Deyn 完全将这个造型烙上了自己的印记 —— 这不仅是个性的表现,也是对时尚界公认美进行的反驳。无论如何,这个造型让我们永远记住了她。

Agyness Deyn 和 Yuri Pleskun。摄影/Alasdair McLellan。

直到去年,时尚圈的先锋人士也还在用发型为载体,发表政治主张。2014年,72岁的设计师 Vivienne Westwood 为气候变化剃掉了她的头发,这让她的造型更加引人注目。时至今日,更多模特开始敢于追随 Vivienne Westwood 和 Agyness Deyn 的步伐,用光头展示着她们与众不同的一面 —— 即使有时候,我们也不清楚她们为什么而剃发。

但不可否认的是,是上世纪90年代如 Alek Wek 这样的模特,为今天的苏丹美女 Grace Bol 和来自德国的 Kris Gottschalk(2015年初,她不幸出了场摩托车事故)这样的反叛者们奠定了基础。我们应该记住这些女孩,以及她们与众不同的外表所讲述的不一样的故事。

Vivienne Westwood 正在引领一场抗议示威,照片拍摄于2015年。

更难能可贵的是,像 skinhead 这种有着明显地域界限的亚文化越来越少,光头逐渐失去了其具体的意义,而变得更有象征性。从许多方面来说,是时尚本身让这一转变成为现实:光头造型终于摆脱了所有负面的涵义,凭借自身的力量成为了叛逆、个性、和无畏的代名词。

很多剃过光头(或者从长发剪成短发)的女人,常常在描述看着自己头发掉下来时多愁善感,觉得好像在逐渐失去自己的人格。但这里要说的是:剃了光头的女人并不缺人格;恰恰相反,她会散发出一种无法染指的魅力和自信。

随着社会对不现实 “女性美” 的过度痴迷,光头不仅仅是个性的宣言,也是对潮流的挑衅,更是自信的表现。剃着光头的女人对自己的外表非常满意,也拒绝成为大众眼里所期待的女性形象 —— 在一个审美同化的世界里,这正是我们所需要的。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