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有耶路撒冷,那里是人类精神世界的核心之一;而东方则有义乌,这里似乎是人类物质世界的核心之一。

中国人对美国大选有着出奇的热情,预测大选结果是喜闻乐见的群众活动。在大选结束后的诸多朋友圈贺词和悼词中,有一条吸引了我:“美国大选结果早在义乌就开出来了:义乌做旗子的说做希拉里的很少,特普朗的多,特普朗的旗子不要定金都敢做”。而这可不是随便个人的调侃,而是 “义乌网” 账号发布的消息,称为 “义乌指数”。

在去义乌之前,如果有人问我对义乌什么印象,我会说那里就是个中低档小商品集散市场;去义乌之后如果再有人问我,我会说这是东方的耶路撒冷。但是你不能反过来把耶路撒冷说成是西方的义乌 —— 因为义乌在某些方面的意义,耶路撒冷还真没有。

义乌是个很小的城市,但却有着不小的名气和地位,这个县级市甚至有一支 CBA 篮球队 —— 义乌稠州银行队。球队主场所在的梅湖体育中心位于义乌江东,而江东这里就是义乌最神奇的所在。

去义乌的时候正好赶上国庆节,没买到火车票所以坐长途大巴前往,从上海出发加上堵车差不多五个小时才到义乌。在酒店安顿好就跟着朋友去吃饭,朋友带我沿着小街道走进了一家火锅店,老板娘的口音让我恍惚了一下,她竟然是东北人,而且来自离我家乡不远的铁岭。这些年北上广待了个遍,很少能看到东北回民餐馆,几乎清一色西北帮,没想到在义乌竟然能碰到这么一家店,店里还有东北最著名的清真面点 —— 烧麦。

这顿他乡遇故知一样的晚餐,仅仅是义乌奇妙旅途的一个开始。

义乌的江东一片算是穆斯林聚居区,包括五爱、永胜、端头、山口等地。我们去的地方叫五爱,有大量的清真饭店。吃完饭朋友带我步行前往宾王夜市,官方叫异国风情街,也就是义乌中东人最集中的地区。夜市有两条街道,一条主要是中东餐厅,另一条则是本地商铺夜市。在我们前往途中,街道两旁不断出现中阿双语餐厅,甚至有的招牌只有阿拉伯语,身边走过的中东面孔的人也越来越多,朋友说这是赶上十一放假人已经少了很多。

1479702411608657.jpg

在义乌和广州小北一样,向外国人销售电话卡和 vpn 的生意被来自西北某地的回族经营者垄断,大部分是女性在路边摆摊。

1479702488158593.jpg

因为翻译工作的需求和 “靠中东吃中东” 的效益,在义乌同样积聚了大量的国内穆斯林,主要是回族。西北地区对于穆斯林服饰用品的大量需求都是依靠义乌的供给,包括穆斯林女性的头巾、男性的长袍、礼拜用的泰斯比哈念珠和墙上挂的毯子和杜瓦牌,簇生了一批穆斯林微商在义乌聚集起来。

1479702537746401.jpg

这些穆斯林微商的主要产品来自中东、马来和土耳其的设计,在义乌的工厂仿制生产,然后销往全国,主要是西北地区。除了网上销售之外,也有一些在义乌开设了实体店,供来自各地的穆斯林销售商选货。由于义乌产品的价格优势,使得很多中东客户也会来此订购那些原本是他们本国设计出产的商品。

1479702577908219.jpg

1479702592129309.jpg

1479702622932307.jpg

1479704449431779.jpg

与广州小北不同的是,义乌本身是个体量比较小的城市,在这里的非洲裔中下层员工比较少,大部分是阿拉伯商人。我的朋友在这里做翻译,经常带着客户在商贸城里寻觅货物洽谈买卖,她说来到义乌的欧美客户往往素质较高,而中东客户就良莠不齐。有一些出手很阔绰,对翻译很友善;还有一些就很苛刻,总担心翻译在其中吃回扣 (这种返点有时候就是商业惯例)。而让我朋友惊讶的时候,这些中东商人选购的商品种类过于丰富,甚至是胶带、指甲钳之类的小玩意也要进口,感觉他们的国家似乎什么都不能自己生产。

1479702672377800.jpg不同宗教的产品能在同一家店里销售,无论是店主和顾客都不会觉得有什么不正常,也没人提出任何意见,恐怕只有商业才有如此强大的力量。

这些来自中东的商人很多都是独自一人在中国,有的在本国有家庭,但是在义乌会寻觅一个临时婚姻。在义乌的翻译圈里,这似乎是个公开的秘密,不过几乎很少有真的就此前往其他国家移民的,因为这样做过的人,多数最后都是个不太愉快的结局。

1479702742538385.jpg

这是一家典型在中东街附近常见的饭店类型:中餐化改良过的中东菜,电视里放着外文节目,阿拉伯客人居多:要么是几个男人,要么是一群妇女带着孩子。这样的饭店里一般都有供穆斯林客人做礼拜的场所,因为礼拜前需要洗小净,所以礼拜前的洗手间往往是非常拥挤的。

和北京上海这种国际大都市比起来,义乌这座小城更加适合这些中东商人按照自己国家的生活习惯过日子。如果是偶尔来商贸城订货的外国人会比较遵守中国的时间,因为商贸城下午五点准时关门。但长期在义乌居住的外国人上午通常起床都很晚,快中午才会起床开始工作(因为要和他们本国的公司时间保持联系),但夜生活会格外活跃,半夜两三点才睡觉。江南地区本没有大排档烧烤文化,但在义乌中东街附近大量的烧烤摊遍布,很多中东人坐在路边喝茶抽水烟,享受每一个悠闲的夜晚。

1479702801511655.jpg

1479702974890862.jpg

每周五的伊斯兰教主麻日对这些在义乌的中东人来说是个重要的日子。义乌只有一座清真寺,日常礼拜点倒是很多,不过周五主麻日按照伊斯兰教聚礼的习惯,都会来这座清真寺礼拜。义乌基本没有本地穆斯林,主要是外国人居多。

1479703071472579.jpg

1479703081786402.jpg

1479703104299293.jpg

1479703119724668.jpg

1479703153740422.jpg

1479703177638370.jpg

我不知道义乌商贸城算不算世界上体量最大的建筑,但它已经足以震撼到我了。商贸城里充满了活跃的气氛,人们永远有钱赚,永远有生意做,永远有物品在交易流通,即便是显得冷清的摊位,人们脸上也不是忧愁,而是无聊。真正让我感到惊讶的不是商品的多少,而是种类的细化,一家店可能只卖某一种小产品,比如廉价的串珠,却有非常多的规格花色。这背后不仅仅是强大的生产力,而是庞大的消费市场,才能促使厂家愿意生产出足够多的不同种类以供选择。基本上逛完义乌商贸城 (严格意义上的 “逛完” 几乎是不可能的),你就已经把全国乃至半个世界的商品看了一遍。

在我看来,义乌有一种独特的生活氛围,因为这座本身很小的城市建立在一个庞大的制造、贸易、物流体系中,而拥有了一种特别的宽容。这种宽容来自这座城市的外来人口太多,而绝大多是有目的的求财,所以不太愿意发生冲突矛盾。与广州时而发生的非洲裔非法移民问题不同的是,义乌的外国人群体表现的更为温和 —— 或者说由于目的性更强,所以主动寻求稳定。

商业把义乌这座浙江小城硬是变成了一座国际都市,而且是一种带着浓郁中东气息的国际都市。中东有耶路撒冷,那里是人类精神世界的核心之一;而东方有了义乌,这里似乎是人类物质世界的核心之一。由于纯粹的实体贸易而让一座小城崛起,这是古典时期才有的事情,如威尼斯和热那亚一样。同样这个人类物质世界核心之一的身份,又让这座城市有了精神世界的包容和多元,在这个穆斯林极少的省份里,有了一座如此中东街景的城市。

耶路撒冷那饱含苦难、悲情的厚重历史,让所有的旅行者写出的故事都差不多,一提到这几个字都觉得压抑的很。而拥有同样甚至更多苦难与悲情的中国,却把这种厚重变成了生命力,这种东亚民族神奇的坚韧与勤劳,在这里生生造出了一座物质世界的耶路撒冷,又因其高度的物质发展簇生了对全人类的包容 —— 无论是世界各地的旅游纪念品,还是世界各地的宗教与人,都可以融合在此。

异视异色 (VICE CHINA)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以及以任何形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