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十年来,心理学家一直认为高自尊是成功、积极的人生的关键。但是近年研究已经发现事实并非如此:自尊对满足的期待就像一个无底洞,你会为此变得更不快乐。

格蕾丝·迪尔林(Grace Dearing)今年19岁,每次做兼职时被领导要求加班,她总是没空。格蕾丝是俄亥俄州大学的一名在读大学生,一方面要维持学业,一方面要实习,一方面还在商店里打工。她说:“我不得不拒绝加班的要求,要么是因为我已经和亲朋好友另有安排,要么是因为我确实太累了,实在撑不下去。”

但是拒绝又会让她产生焦虑。她开始担心领导对她的看法。“我会整晚整晚地纠结我的老板会不会觉得我消极怠工,工作没有上进心。” 担心自己给别人留下不良印象,影响了她的自我价值感。

格蕾丝描述的问题,其实在我们很多人当中都普遍存在。她的自尊,或者她对自身价值和能力的感知,特别容易受到外界的影响,包括其他人的观点和想法,或者她认为其他人对她的想法。

对于这种感觉,心理学上有一个专门的术语叫 “条件自尊(contingent self-esteem)”。我们都希望受人尊重,但是如果我们只有通过特定条件才能获得自尊 —— 比如只有当我的老板、朋友、伴侣或者老师高度认同我时,我才觉得自己有价值 —— 就很容易出问题。这种定义下的自尊容易成为一种注定无法满足的欲望,而催生条件自尊的,是一个过度强调自尊重要性的文化环境。

几十年来,心理学家一直认为高自尊是成功、积极的人生的关键。但是近年来,对自尊的研究 已经发现事实并非如此,尤其是在他人对你的看法这一块。让别人认可你很努力或者聪明,并不一定能维持你长期的自我价值感,也不能帮助你变得独立,或者保持良好的人际关系。

“我们觉得自尊就像糖,好吃,但是没营养,” 詹尼佛·克洛克(Jennifer Crocker)在2005年的一篇论文中写道。詹尼佛是俄亥俄州立大学的一位社会心理学家,她研究自尊已经有40年之久。在她看来,执着于获得这种短暂的愉悦,特别是当这种愉悦是建立在其他人对你的赞美之上时,反而会适得其反,它会让我们觉得痛苦,会增加我们的焦虑和抑郁情绪。

“这就像是一个无底洞,因为总会有别的人并不认可你,他们对你可能有更高的要求,或者有一套不一样的要求。”

我们一直都在试图把自我价值量化,而自尊则是社会心理学中最古老的概念之一。早在1890年,威廉·詹姆斯(William James,常被视作美国心理学之父)就发明了 “自尊”(self-esteem)这个词,以此来探索我们如何通过自己的期望和别人的期望来看待自己。

自尊和成就之间的正比关系可以追溯到1969年一篇名为《自尊的心理学》(The Psychology of Self-Esteem)的文章,该文作者内森尼尔·布兰登(Nathaniel Branden)在文中提到:“自尊感是在生活中获得成功的关键。”

上世纪80年代,这种观点发展成为了一种坚定不移的信念,自尊变成了人人都应该追求的目标。这段时期在后来被称为 “自尊运动”(self-esteem movement)。1986年,加州的一位州立法委员约翰·瓦斯康切罗斯(John Vasconcellos)甚至帮助创建了 “加州提升自尊、个人责任与社会责任任务小组”(California Task Force to Promote Self-Esteem and Personal and Social Responsibility),他们认为提升自尊能够帮助解决暴力、毒品、犯罪、成绩不佳、虐待儿童等社会问题。虽然这个任务小组遭到全国性的群嘲 —— 包括连环画《Doonesbury》也把这个组织黑了一遍 —— 但在加州58个郡中,有超过40个郡都成立了自尊任务小组。

随后,自尊运动开始渗透进学校、童书、媒体和育儿方式等等领域,直到90年代末、2000年初,自尊运动才开始遭遇一股质疑浪潮,心理学研究开始认为培养自尊感并没有什么帮助。今天的研究者认为,自尊和成功之间存在关联,可能是因为人们对于自己获得的成就感觉良好,而不是因为高自尊能够带来成功。

凯斯西储大学心理学家罗伊·鲍迈斯特(Roy Baumeister)在1999年接受《洛杉矶时报》采访时 就说道:“是时候让那些声称提升自尊能够改善个人表现的人闭嘴了。”

但是自尊运动所造成的影响依然存在。在我们当中,有许多人依然渴望通过外部力量提升自尊。内森尼尔·布兰登本人也担心,他提出的 “自尊是成功的关键” 的说法,会让许多人不惜一切代价追求自尊。在最近的一本新书中,他澄清自己之所以这么说,是希望人们通过个人成长和个人行为提升自尊,而不是 “由他人来决定自己的自尊。”

条件自尊打造出了一种摇摆不定的幸福感与自我价值感。

现年24岁的甘纳(Gunner)* 是一名会计,他的工作并非每天都安排得满满当当,所以他会把大量的时间花在做无意义的事情上,好让自己显得很忙,以免别人觉得他偷懒不做事,看不起他。“这对我的精神健康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他说,“我经常会回头偷瞄,看看他们是否在盯着我,质疑我的一举一动。“

22岁的凯蒂亚·安·斯宾瑟(Katia An Spencer)生活在洛杉矶。对她来说,自尊取决于朋友的认可。最近她和一个朋友开了个玩笑,在此之后的几天时间里,她一直很担心自己是否说错了话。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想多了,我一直胡思乱想,觉得我做错了什么事情,但也许我并没有做错什么。” 她说。如果她的朋友确实觉得她很过分,或者她给朋友们留下了其他不良印象,她说,“那我感觉真的要崩溃了。”

奥斯汀德克萨斯州立大学的副教授克里斯汀·奈弗(Kristin Neff)表示,这种不稳定正是导致痛苦的原因之一。一些专家认为,稳定的自尊感或者稳定的自我价值感对于一个人的幸福感来说更加重要,而不是自尊感的高低。

夏洛特北卡罗来纳大学的副教授艾米·卡内维洛(Amy Canevello)指出,保持条件自尊,需要持续不断的印象管理。

凯蒂亚希望自己的行为始终能获得他人认可,甘纳和格蕾丝不希望被认为是在磨洋工。来自莱克查尔斯的20岁女孩布莱莉·李希蒙德(Brylee Richmond)说,刚进大学时,她非常在乎别人对她的看法。“我很怕别人能看出我心里很慌,上学对我来说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有时候我甚至不敢下车,不敢走进教室。”

依赖条件自尊的人最终会陷入 “追求认可-获得认可-继续追求认可” 的恶性循坏。这会让人筋疲力尽,而且会让你越来越难以实现目标,获得成功。詹尼佛指出,许多人甚至会通过给自己设置障碍来给失败找借口,这个叫做自我设障(self-handicapping)。举个例子,比如第二天有考试,你就在前一天晚上灌酒,这样一来,即便你考差了,你也可以辩称是因为你喝了太多,所以考不好。人们会靠自我设障来避免因为没有达到目标而出现的自尊感下降。

“昨天我是一个有价值的人,因为我昨天我表现很好,但是今天呢?” 艾米说,“我今天还能成功吗?这就是焦虑的一部分。如果你成功过,那么你心里就会很有压力,认为自己必须保持成功,不能失败。”

因为千禧一代是在自尊运动时期成长的,所以我们很容易认为这一代人更倾向于不惜一切代价追寻自尊。但是艾米表示,就她所知,目前并没有任何数据能够证明条件自尊现象正在愈演愈烈。但她承认年轻一代的精神健康问题越来越严重,而这些问题很可能源自对于他人认可的不断追寻。

在一个人的一生中,有一些阶段特别容易受条件自尊的影响。很多人是在上大学时,或者在他们快奔三的时候第一次步入所谓的 “真实世界”,自此以后,他们的社交表现和职业表现成为了外人对他们的评判标准。把这些人生敏感期,和越来越公开的私人生活,不稳定的职场,以及自尊运动的影响结合起来,你就会越来越渴望获得他人的肯定。

但是,要想彻底摆脱自尊是不太可能的,而且这可能是我们社会发展的一部分。在90年代中期,心理学家马克·李尔雷(Mark Leary)和罗伊·鲍迈斯特一起提出:自尊是衡量我们社交表现的晴雨表,他们称之为人际关系量表理论(sociometer theory)。

他们说,当我们遭到排斥或者拒绝的时候,自尊感就会下降,这就给出了一个信号,告诉我们要处理好人际关系,融入不同的人群。它能够鼓励团队合作和社会交流。艾米·卡内维洛说,要想摆脱自尊对我们的生活的控制,我们就应该把它视作某种社会石蕊测试,而不是和自我价值完全挂钩。

讽刺的是,印象管理和条件自尊最终会让人变得有点以自我为中心,并且破坏人际关系。当你开始不断担心别人对你的看法时,你会变得盲目,不再关心其他人真正需要的是什么。但是,艾米说,“避免条件自尊,并不意味着 ‘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

詹尼佛认为你关注的不应该是别人怎么看你,而是 “我在这种情况下想要做出什么贡献?”

玛利亚·莫拉(Maria Mora)在生活中就是这么做的。玛利亚现年29岁,是一位在纽约市上班的文案。她是通过自己对待他人的方式来衡量自己的价值。“善待他人,保持同理心,善解人意,善于倾听,活在当下,” 她说,“我想要根据这些来衡量我的自我价值。”

克里斯汀建议饱受条件自尊折磨的人通过自我同情(self-compassion)获得解脱。克里斯汀说,你可以告诉自己,“我当然希望每个人都喜欢我,但现在还做不到。没问题,我还是可以为自己而活,我还是可以支持自己。”

最后,詹尼佛说,不要为了获得肯定而设定目标,而应该为了学习而设定目标。这么一来,失败这种任何人都会遇到的事情,就不会影响你的自尊。失败只是前进过程中的一部分。

归根结底,询问自己 “我是不是一个有价值的人” 并没有什么意义,詹尼佛说。价值是一个很主观的东西,不停地对自己提出如此存在主义的问题会给你带来很大的困扰。“毕竟,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变成一个一无是处的废人。”


为保护受访者隐私,带*为化名。

Translated by: 英语老师陈建国

编辑: 胡琛浩(Arvin Hu)

Illustrator: 利亚·坎特罗威茨(Lia Kantrowitz)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