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不要告诉别人你的第一个 QQ 号,因为他会百度。

人一生往往会经历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你以为互联网牛逼大发了,什么都能办到,“求该片资源,好人一生平安,小弟先跪下了”; 第二个阶段是,你发现这条永远没有等来答复的评论就在自己名字搜索结果的第一位,身边任何人都可能搜出来过。还有,如果你忘记了发布账号 (很明显所有人都忘记了,因为那时才10来岁,而且急需撸一发),那么你无法删除这条帖子,唯有一生相随。

你已经一身冷汗,打算把房子首付全给网络黑产公司帮忙删帖 —— 因为这事儿太重要了,我们不想被很多年前的信息拖累,特别是互联网记录下了你完整的成长轨迹。

1520831494237863.png肩上一缕秀发垂下,一垂就是八年。本文所有图片来自于网络

这种痛苦具体到 “忘了爱·哥” 已被传至发霉的旧照里。绿中带黑的翡翠、青涩绽放的乳头,让忘了爱·哥的 IP 价值远胜任何知识付费大 V。很多年后,他实在受不了了,“被你们黑了整整八年啊!”

1520832169479435.png相信每个人都看过这张图片

经过多角度推测,我基本定位了忘了爱·哥的贴吧账号,并神奇而简单地揭开了他的生活轨迹 (即使他已经隐藏了所有动态)。

1520864783164958.jpg我们将这个账号做了隐私处理。不管是不是为了爱哥,我都抱歉窥伺了你的信息

他是成都大丰人,在市区北边读了专科,玩寻仙和英雄联盟,也长期混在魔兽世界和李毅贴吧。他喜欢开玩笑,说自己去年消费了12万元,可在同一时间又用着100块的手机。那一年年末,他抽奖中了 Ipad,希望可以卖掉。还有更多羞耻内容,尽在眼底。

不管是不是真的忘了爱哥,这段生活经历绝不会假。窥视他人的过去,仅仅通过名字便能办到。人们似乎失去了自主权,被记录的以往行为成为人生进程的累赘。

1520841318748887.pngWIKI 上关于被遗忘权的解释

西班牙人 Costeja 实在受不了这种痛苦了,一旦在谷歌中输入自己的名字,立即会弹出他98年房屋被收回的报道。欧洲最高法院于2014年裁定,谷歌得删除这条链接,因为 “不适当、不相关或随着时间流逝不再相关” —— 毕竟这事儿已经过去太久,对社会已经失去价值。这项裁定意味着,如果你名字的搜索结果是你不喜欢的,那就不能放。这就是 “被遗忘权”,让无数人热泪盈眶的权利。

谷歌首席隐私顾问 Peter Fleischer 将被遗忘权划分为三种类型:

1.自己发布的信息;

2.自己发布,却被别人贴到其他网站的信息;

3.他人发布的关于我的信息;

根据欧盟,这些都是可以应要求删除的,只要不是传播度爆炸、无力删完的黑历史,都可以合理合法地抹去了。

1520837342959317.png谷歌的移除链接页面

我觉得这项决定可以催生历史上第一好玩的职业 —— 被遗忘权审核员,肯定远胜于酒店体验师。被遗忘权生效后,谷歌立即开放了移除链接请求,第一天就接收到了1.2万份申请。截止上月底,共有240万链接请求移除,并且谷歌已经实现了43%。

对了,猜猜里面的内容都是些啥?还能有啥,不就是那些全世界除了你自己之外,根本没人在乎的玩意儿:

1520838338444298.png图文无关 作者百度图片 “黑历史” 得到

比如结婚当天和丈母娘的干儿子因为抢着买单干了一架的视频;

1520838453364187.png图文无关 作者百度图片 “黑历史” 得到

或者03年刚进城时在沙县小吃凹了个当时最牛逼的造型;

1520838611110532.png图文无关 作者百度图片 “黑历史” 得到

以及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反正人生之中总有点什么事儿能让你变成这个图片里的样子 —— 而且你删不掉。(我一直没看出来到底是哪个明星)

1520839694781985.pngforget.me 的界面十分简洁、易用

被遗忘权的确立甚至催生了新的产业:链接删除网站。forget.me 意思是 “忘了我”,用规范化的流程帮助大家移除谷歌搜索中的黑历史。我尝试了一下,特别好用。

进入以后,系统自动搜索你的姓名,勾选即可进入下一步。我选了大学时去香港交换旅游的结果,那篇文章完全是为了应付学校领导,塞满了狗屁不通的排比句和自己因为舍不得在迪士尼买原价热狗而差点昏倒的经历。接下来,我需要选择删除原因。网站把所有原因分了9大类:隐私、诽谤、刑事诉讼、图片……每个大类里面都有更详细的原因,无论你是因为 “这完全不是我”、“以前的自己太羞耻了” 还是 “是,我的确犯过错,但早已接受过惩罚,现在想重新做人”,都能找到合适的。

最后一步是上传身份信息,一旦成功,即可移除这条链接了。

1520840468802002.png该案资料

我知道你已经按捺不住了,但事实依旧坚硬如铁:这个网站目前只针对谷歌和必应,没有百度。

而且,百度其实早就把你的小心思掐死了。

2016年5月4日,中国首例被遗忘权终审:任某 (其实网络上到处都是他的名字) 的名字搜索结果关联到一个教育机构。他认为该教育机构的声誉很差,希望行使被遗忘权。但最后结果并不令人满意,百度胜诉。放下细节不表,法院 唯有一句话令人感慨:“我国现行法中并无法定称谓为 ‘被遗忘权’ 的权利类型”。

1520841217179017.png这篇答案还存在知乎中

而只要不涉及自己,网友们也根本不在乎这项权利。某知乎大 V 删除了自己的内容,但依旧能通过百度快照看到。百度快照是一个缓存功能,将页面的文字保存,即使原页面无法打开,也可以查看。

大家不仅想看看删除的内容,还想着能打开评论区 —— 难道你还要进去留个言吗?“嘿,我看了你删除的内容,而且我根本不在乎你已经把它删除了。”

1520841695228120.png目前,我还有2个百度快照在等待审核,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回复

有了前车之鉴,我试图删去自己链接的百度快照。在更新 / 删除界面,我提交了链接,得到的答复是:“不符合删除条件”。好气又好笑的是,这条投诉让我的链接更新了百度快照 —— 好不容易改了名字又能被人轻易找到了。

1520841621569573.png百度的官方回答

那么我发布的帖子呢?百度的官方主页告诉我,“除吧主外,我无权删除其他用户的帖子”;“账号停用的情况下,只能通过申诉找回账号”。

但问题也很明确,如果其他用户发布了我的不愿展示的私人信息怎么办?如果我曾经以 IP 作为发帖人,那是不是我无法删除事实上属于自己的内容?无法完成申诉 (我真记不得以前的账号邮箱手机号了) 的情况下,难道这些内容就必须一辈子跟随我吗?可是解决这些问题,不才是被遗忘权的意义所在?

1520845605321506.png黑历史是大家喜闻乐见的东西,但对本人来说并不

总的来说,被遗忘权还是一个新概念,即使有欧盟最高法院的裁定,谷歌也同时充当裁判和运动员的双重身份,一边提供移除链接服务,一边审核申请人动机。而在中国,这个概念也颇有争论:腾讯研究院高级研究院杨乐 认为,“通过人格权保护个人信息符合传统,没有必要另行设立 ‘被遗忘权’。” 而 《南京社会科学》 则刊发了 邵国松的论文,“保障被遗忘权的最好方法就是制定删除法…为推进个人隐私的保护作出实质性贡献。”

不管讨论结果如何,我在乎的只有一个事情:我的百度内容还挂着,被推荐加精后特别醒目,但我明明已经选择了删除。现在我已经不会告诉任何人我的 QQ 号 —— 因为我知道能搜出来些啥玩意儿,而且根本无法删除。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