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精酿啤酒业已悄然兴起,很多国际大型酿酒公司都盯上了韩国市场,而韩国本土的小型酿酒公司还无力参与高层次的竞争。

韩国啤酒一向令人无法恭维,但这个以 “惊悚” 的啤酒闻名的国家,最近却已经逐渐成为了亚洲自酿啤酒业中心。而最不可思议的是,引领韩国自酿啤酒热潮的,竟是来自朝鲜的移民。

韩国酿酒公司 Magpie Brewing Co. 的董事之一哈桑·黑德(Hassan Haider)告诉我们,“是《经济学人》的 一篇文章 催生了韩国的自酿啤酒浪潮,那篇文章声称朝鲜啤酒甩韩国啤酒几条街,韩国啤酒非常不受欢迎。”

1994年《朝核问题框架协定》的签署大大限制了朝鲜生产核武原料钚,朝鲜同美国的经济联系也随之增强。1998年,韩国开始对朝鲜实行 “阳光政策” 并给予后者经济援助。2000年,金正日认为朝鲜发展自酿啤酒业时机已到,是时候让朝鲜人喝上冰爽啤酒了。

同年夏,朝鲜政府委派由酿酒师及官员组成的小型代表团前往英国威尔特郡的一个小镇,收购啤酒厂 Ushers of Trowbridge(该厂以高品质的麦芽啤酒声名远播)。朝鲜人以200万美元买下该酒厂,并将其整个车间原封不动地运回了国。

酿酒师加利·陶德(Gary Todd)后来回忆道:“当时,到英国的多数朝鲜人从没见过塑料杯,他们囤积了很多。马桶座圈对于朝鲜人也是稀罕物件 —— 马桶座圈在他们眼里就像黄金一样珍贵。他们把酒厂完全搬回国了。”

朝鲜仿照英国酒厂在平壤东部建了新酒厂,并按当地河流将其命名为 Taedonggang(大同江)。就这样,朝鲜有了好啤酒。

不久后,Rakwon Paradise 与 Yanggakdo Hotel 两家小啤酒厂在平壤应运而生。韩国人只得眼睁睁看着他们的共产主义兄弟姐妹畅饮 Taedonggang 拉格、 Rakwon 小麦啤酒及 Yanggakdo 美式金色麦啤,而自己只能继续面对那些为韩国 赢得 “乏味之国”、“魔鬼尿之乡” 等 “美誉” 的劣等啤酒—— 事实上,此前更有精酿啤酒爱好者在 Beer Advocate 网站上 评价 韩国 Cass Fresh 啤酒为 “甜玉米饮料”,并指其有一股 “特别的塑料味儿 ”。

813725812_30ab9c9b45_b.jpg图片来源:rinux/Flickr 

韩国啤酒的落后由此可见一斑。既然赤贫的朝鲜都能酿出高品质的啤酒,韩国无好酒的原因何在呢?

其一,韩国法律不允许小厂私酿啤酒,朝鲜因而抢占先机。当然,朝鲜自酿啤酒成功的消息一出,韩国就撤销了相关法律。2002年,韩国出现了首批微酿酒厂。2005年 Taedonggang 进入韩国市场,朝韩竞争越发激烈。不过,即便是2007年韩国酒吧因 Taedonggang 啤酒提价停售以后,韩国依然没有更好的啤酒出现。

《纽约时报》曾刊文 称赞 Taedonggang 为 “朝鲜半岛品质最好的啤酒之一”,而该文另引述韩国啤酒分销商朴明晋(Park Myung-jin)表示,“Taedonggang 的酿造选取最优质的原料,但他们忽略了成本因素 。”

2012年,在韩国首尔梨泰院主大街的美国军事基地附近,Craftworks Taphouse and Brewery(简称 Craftwork)精酿啤酒坊开业。Craftworks 的特别之处在于它完全归外国人所有 —— 后来的 O’Kim’s Brauhaus、 Oktoberfest、Castle Praha、7Braü 等精酿啤酒坊均标榜自家啤酒具有 “欧洲血统”,实则真假难辨。Craftworks 店内各啤酒名称均取自韩国各大名山,如北汉山、智异山、南山等。

Craftworks 创始人丹·伍陆(Dan Vroon)曾表示:“我最初创办 Craftworks 是因为当时韩国没有精酿啤酒工坊。” 他还说,起初他的多位朋友都觉得 IPA 口感太苦,难以成功。但是事实恰恰相反。Craftworks 总经理肯特·大伟(Kent Davey)认为,IPA 的酒精含量及苦味使它成为了一种叛逆时髦的饮料。韩国人似乎更喜欢淡啤酒,比如说 Baekdusan Hefeweizen 就非常受韩国女性欢迎 —— 但是,在韩国最畅销的啤酒其实是酷酷的IPA 。

koreacraftbeer_20160811_111358.jpgCraftworks 总经理肯特·大伟

Craftworks 的崛起独树一帜,但这不代表它就是主流。韩国自酿啤酒的潮流直至2012年才真正兴起。这也是《经济学人》 那篇声称 “自酿啤酒仍是朝鲜唯一领先于韩国的领域 ” 的文章发表后的整整一年。

这篇文章总结了韩国啤酒品质低下的三大原因。首先,沉重的赋税干扰市场使得大型企业从规模经济中获利,造成韩国两大啤酒制造商 Hite-Jinro 和 Oriental Brewery 长期雄踞韩国啤酒市场的局面;其次,这两家公司为方便啤酒运输至目的地后立即冷藏,在酿造工艺中去除了增香酵母;最后,除麦芽、啤酒花及酵母外,酿酒用的其他原材均被视为对当地农民的威胁并被征重税,比如燕麦的税额高达500%。

此外还有一条原因有待考证:或许韩国人就是喜欢过去那种啤酒。

品味奇特的也不仅仅是韩国人,毕竟美国最畅销的三种啤酒是百威淡啤、百威啤酒和康胜淡啤。其实这不无道理 —— 味道清淡、碳酸更高的啤酒喝起来更加清爽,和韩国辣白菜也更配。

不过,本文开头提到,以哈桑·黑德为代表的一些人认为《经济学人》的那篇文章才是韩国自酿啤酒业起飞的催化剂。Magpie 诞生于2012年,正是该文发表后的一年;在那之后,极简风格的酒坊以及瓶装酒商店如雨后春笋般不断涌现,这标志着韩国自酿啤酒业第三次浪潮的开始。

黑德告诉我:“一开始人们并不看好我们。他们都说韩国人不会喜欢喝那种啤酒的。当时他们似乎是对的。韩国人走进我们的酒馆,抱怨我们的酒不好喝。开张的前10个月,Magpie 只有爱尔淡啤酒一种,而每一位新顾客小酌一口后说的都是 ‘太苦了’,可是一杯下肚之后,他们还会再点上一杯。”

韩国自酿啤酒的第一波浪潮以欧式酒吧为主,尚未脱离 Taedonggang 的影子;第二波始于 Craftworks;第三波的明显区别在于对啤酒的高度关注 —— Craftworks 在作为精酿酒坊运营的同时还提供种类丰富的鸡尾酒和食品菜单,而 Magpie 除啤酒外只供应披萨和烤奶酪三明治,没有鸡尾酒也没有早午餐,只有上好的啤酒。

Magpie 的联合创始人之一 蒂凡尼·倪德哈姆(Tiffany Needham)表示,“于我个人而言,喝上自家亲酿的啤酒并与大家共享令我深感满足 。”

第三次浪潮可谓韩国自酿啤酒业真正崛起的标志。此次浪潮受到了多数当地人的欢迎 —— 起初韩国的自酿啤酒的顾客主要以外国人为主,直到2012年前后情况才开始转变。

Reilly’s Taphouse and Restaurant(简称 Reilly's)的创始人、自称 “啤酒怪杰” 的特洛伊·兹泽尔伯格(Troy Zitzelsberger)回忆说,周末酒吧里既有本国顾客也有外国顾客,不过整体趋势还是非常明显,“我们的大多数客户都是韩国人。”

一家名为 Hair of the Dog 的小酒吧由来自美国新泽西的威廉·坡(Wiliam Pole)及来自韩国的金美贞(Kim Mijeong)合伙经营。这家酒吧距离 Craftworks、Magpie 及 Reilly’s 不远,同其他第三浪潮酒吧一样,Hair of the Dog 仅供应有限几种食物,以三明治为主。

坡边倒了杯最畅销的 IPA 边说:“新泽西有人们引以为豪的三明治文化 —— 费城牛排三明治最有名气,不过新泽西美食的无冕之王是烤猪三明治。”

烤猪三明治在 Hair of the Dog 颇具人气,不过啤酒依然是主角。除 IPA 外,Hair of the Dog 还供应比利时小麦啤酒、摩卡烈性黑啤酒和菊花威森啤酒,而且他们的酒都极其新鲜。 

坡强调说:“卖啤酒最重要的事是保持酒阀干净 。”

前面提到的这些酒吧都坐落于南山脚下的解放村和梨泰院经理团路附近,毗邻美国军事基地,当地聚居着很多逃到韩国的朝鲜人。

Magpie 在当地酿酒业中占有特殊地位。最近,该公司在济州岛的半热带岛屿新开了一家酿酒厂,还推出了名为 “Birds of a Feather” 的新啤酒。这种啤酒由济州产苹果芒及哥塞啤酒(gose,莱比锡特产,这种啤酒经过两次发酵,酒体不透明,味道独特)混合酿制,并专门聘请 Goose Island Brewery 的酿酒师操刀。

koreacraftbeer_20160811_102925.jpgMagpie 发言人杰森·林德利

这次合作不仅标志着 Magpie 的一大进展,也预示着韩国精酿啤酒业第四轮浪潮的到来。此轮浪潮的最主要特点为大型美国酿酒公司的加入。 Magpie 的发言人杰森·林德利(Jason Lindley)提到,美国布鲁克林酿酒厂将很快进入韩国,尽管他对此很高兴,但也同时预测,韩国将掀起一场精酿啤酒市场争夺战。

他解释道:“日本房地产市场价格对酿酒厂来说过高,但中国市场又极不成熟。中国有可能是亚洲下一个精酿啤酒业中心,不过当前中国污染相当严重,而酿酒对水质要求极高 。” 基于此,韩国在亚洲各国中享有精酿啤酒业发展得天独厚的优势。

此外,产自韩国的精酿啤酒可轻松将触角甚至中国、日本乃至亚洲其他地区 —— 林德利认为这一点至关重要,因为美国产的啤酒要漂洋过海运至亚洲需六周时间,但啤酒的保质期仅有6个月。酒精含量高一些的啤酒保质期也相应长一些,但对于 IPA 一类的淡啤酒,很多可能在运送的半路上就接近保质期了。“我在韩国市面上看到过已出厂一年的啤酒。” 林德利接着说道。

尽管韩国精酿啤酒业已悄然兴起,林德利依然忧心忡忡。韩国所处的地理位置使它成为了亚洲其他国家现成的跳板。如今很多大型酿酒公司都盯上了韩国市场,而韩国本土的小型酿酒公司还无力参与高层次的竞争。林德利分析道,“大型酿酒公司开始主导啤酒文化,这令小企业来不及选择自身的方向与道路便要随波逐流 。” 经验更加丰富的酿酒业者进入韩国市场固然令人兴奋,但他同时也担心韩国小型酿酒业者受到影响。

在韩国人老生常谈的一个话题是,他们在历史上如何成为受害者并遭受多次侵犯。因此在韩国刚刚摆脱朝鲜自酿啤酒业的影子与束缚,并呈现出繁荣发展迹象的时候,若其轰轰烈烈的精酿啤酒运动在美国公司的影响下败下阵来,无疑是会令韩国人感到非常遗憾的。

正如林德利所言:“这种情况在啤酒业发展史上从未出现过 —— 在当年美国发展精酿啤酒业的过程中,英国的 Fuller’s London 也没有趁虚而入想要取而代之啊。”

Translated by: Spring Wang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