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能已经习惯了无视他们的存在,但是如果继续点下去的话究竟会怎样?

时间是凌晨4:17,寂寞的 ChistinaMiller21 想找个人聊天。她的 Instagram 账号设置为隐私模式,而且她只发过4个状态,只有15个粉丝。虽然她的网名暗示她21岁,但她的个人资料显示她是24岁。后来在一条私信中,她又说她的真实年龄是22岁。Chistina(没打错) Miller 到底是谁?她说她是一个来自利兹的学生。利兹哪里?“海德公园”。学的什么专业?“设计”。

如果你有 Instagram 账号,你肯定也碰过这样的人。不管你的粉丝有8个,80个,280个还是80000个,其中很可能有一两个像 Chistina 这样的女孩。但其实他们根本不是女人,他们是专发色情内容的机器人,经常劈头就来一句 “22岁少女寂寞求爱”,而且热衷于使用 “十八禁” emoji。

色情机器人已经在 Instagram 上肆虐多年。我们已经习惯了他们成群结队申请加我们为好友,或者给我们的照片点赞,我们也懒得去想他们背后究竟是一帮什么人,究竟图什么。然而在最近几个月,事情变得更加诡异。色情机器人不再使用明显的 “名字-名字-数字” 的用户名,而且不是直接在你的照片下面评论,而是给你发私信。如果一个零粉丝、零状态、个人资料中没有任何链接的人在私信里给你发了一个 “火焰” emoji,他们到底是想干嘛?什么人会傻到上他们的当?

我点击了 ChistinaMiller21 发给我的链接,然后进入了一个写着 “今晚操个爽” 的页面。点击页面中显示为 “继续” 的蓝色方形按钮之后,我被重新定向至另一个叫作 TopGirlsHere.com 的网站(只能在移动端操作,不能在电脑上操作)。在网站上回答了一系列问题后(“这些女人只想约炮,没兴趣约会,你是否同意?)我又被重新定向至 WellHello.com,一个俗不可耐的 “约会、约炮、换妻” 网站,只要你付钱,就能获得 “无限曹丕机会”。

1555406652435977.png色情机器人导向的网站截图

都2019年了,面对这种老掉头发的骗术,我很确定应该没有人会傻不拉几地输入信用卡号和密码。可是顺着这条轨迹继续深挖,我发现了一个名为 SmoochyCash.com 的联盟营销网站,这是一个开放注册网站,只要你注册后和别人分享 WellHello 的链接,你就可以赚钱。联盟营销是一个商业模式,只要你能把客户引向某家公司,或者把网友引到某个网站,你就能从中获利。这就和每次有网友点击 Instagram 网红发出来的唇膏链接,网红就能从中赚钱是一个道理。色情机器人账号也能通过把你一步步引向色情网站来赚钱 —— 不管你自己花不花钱。

“饥渴难耐的单身男人无穷无尽,只要你知道如何引诱他们点击你的链接,就能获得非常可观的网站转化率。” 史蒂夫·史密斯(Steve Smith)说。史密斯是 MakeMoneyAdultContent.com 的创建者,这是一个专门为成人内容联盟营销者提供帮助的博客。史密斯本人并不会用 Instagram 来干这个,但是他接触过很多在 Twitter、Snapchat 甚至是 Quora 上假装女人,并通过联盟色情链接来赚钱的人。

CrakRevenue 是最受欢迎的成人联盟营销网站之一,史密斯说每次有人在目标网站中输入他们的邮箱地址,你最多可以赚到5美元,这个行话叫 PPL,就是 “每次引导费用”(pay per lead);如果有人注册并购买会员,联盟营销者也能从中赚取佣金,这个行话叫 PPS,也就是 “每次注册费用”(pay per sign-up)或者 “每次销售费用”(pay per sale)。史密斯在 他的网站 上说,PPS 的难度要比 PPL 高得多,“但也并非不可能。”

当然,按照规定这整套工作不应该自动化。在 SmoochyCash 的网站规定中明确表示 “公司政策对钓鱼行为零容忍。” 但是聪明的赚钱者会使用 “黑帽”(black hat)技术,即制作会在 Instagram 这类网站上散布联盟链接的机器人。

“联盟营销和机器人形影不离。” 来自网络安全公司 Tenable 的高级研究工程师萨特南·纳朗(Satnam Narang)说。纳朗在2016年就 调查 过 Instagram 色情机器人,他向我解释了为什么我在到达 WellHello 约炮网站之前被重新定向到了一连串的其它网站。

“我猜这其中的部分原因是为了过滤掉不合格的引导,” 他说,“一些联盟营销明确规定只有某些特定类型的引导才有效,比如说要求仅限移动端浏览。” 纳朗还说一些联盟营销只认可来自某些特定的地理区域的用户,另外,这种中间网站也能够防止原始链接被举报,或者被 Instagram 删除。

BlackHatWorld.com 是一个自称为 “年浏览量超过八千万、专门服务数字企业家的论坛”。在这个论坛上,用户会互相 分享 如何打造这类着陆页(pre-lander page)的建议和技巧。虽然 Black Hat World 的大批用户采用的赚钱方法五花八门,一小部分用户依然选择使用色情机器人和纳朗提供的联盟营销手段。网站用户会推荐一些 app,让你能把别人 Instagram 上的所有照片都储存到你的相册里,他们还会在 Google Drive 和 Discord 服务器上分享 “文件包”,“文件包” 里装的都是裸照,这些照片能让他们的机器人账号看上去更加真实。虽然 Black Hat World 禁止讨论这类话题,但在网上其他地方,还是有网友直接拿这些文件包里的裸照卖钱,这个过程叫做 “电子卖淫”(e-whoring)。

在一个叫 Nulled 的论坛上,就有一个比 “婴儿鞋出售,没穿过,全新” 更悲惨的微型小说。论坛上有一个名为 “我的 Instagram 电子卖淫之路!每日更新” 的帖子,发帖人在2018年9月1日称他开了一个账号专门在 Instagram 上进行电子卖淫,并使用机器人圈粉。9月6日,发帖人致歉说:“大家好,这个帖子暂时不再更新,因为我分手了。”

当然,Black Hat World 及类似论坛上的大部分人都会采用更加高级的赚钱手段,而不是靠创建 Instagram 账号然后使用机器人散发钓鱼链接和评论。但是史密斯表示,“没有太多营销才能” 的人依然在使用这类钓鱼手段,因为它属于 “零起步成本”。他还说这一招在非西方国家非常流行。不过纳朗表示这些色情机器人背后不太可能有一个大型的运营网络,大部分可能都是想要 “赚快钱、稳赚钱” 的个体行为。

1555406679149277.png色情机器人发来的消息

那么这些账号能否得逞呢?虽然 Instagram 有一个自动检测系统,每天都能发现并删除数以百万计的钓鱼账号(在写这篇文章过程中举报的四个机器人账号也都已经被 Instagram 删除了),但纳朗说这就是一个没完没了的 “猫鼠游戏”。

“这些年来 Instagram 在这一块越来越厉害。但是,联盟营销并不会因为 Instagram 或者其他社交网络采取的打压措施而受影响,他们总能找出新的方法避开这些自动检测。” 他说,“有些手段其实非常简单,比如在私信中使用数字代替字母,使用 emoji 或者改变字符编码,避开对某些关键词的过滤。比如说,把 sеxу 这个词里的 ‘e’ 和 ‘y’ 替换成斯拉夫字母。”

纳朗说,要打击色情机器人,归根结底还是要靠我们用户自己来举报。但问题是我们已经习惯了无视他们的存在,我们并不在乎他们的骚扰。虽然许多机器人账号会在一天之内消失,但在被封号之前,他们还是可以赚钱的。ChistinaMiller21 的账号已经被删了,但是账号背后的那个人无疑还活得好好的,ta 随时会假扮成另一个欲壑难填的女人,渴望你抚慰她寂寞的灵魂。

本文原载于 VICE UK。             

Illustrator: 玛塔·帕琴纽尔(Marta Parszeniew)

编辑: 大月半

Translated by: 英语老师陈建国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