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应该少些道德说教,多些贴近现实的性教育课程。

今年九月的 一份调查 显示,大多数孩子都认为性教育 “不靠谱”。考虑到英国政府上一次更新 “性和关系” (Sex and Relationships) 教学大纲还是在2000年,这样的结果也就不足为奇了。2000年是什么概念?那年 PS2 诞生,兰尼·克拉维茨(Lenny Kravitz)还雄踞金曲榜单第一名,人们方才意识到 Y2K 不算事儿,人类也不可能因为什么危言耸听的软件崩溃而灭亡。

事实上,这份比在线毛片儿出现还早、正好在 “将允许发生同性恋情的年龄提前到16岁” 那会儿发布的指南在学校里都不是必修课,(尽管议会中某些跨党派团体对此不断施压)。或许这也没啥不好的?因为课程大纲似乎决心来一场围绕着性的道德说教,满是 “婚姻对于家庭生活以及孩子成长的重要性” 之类的话,说什么我们都需要懂得 “推迟性行为” 的道理、忧心忡忡地警告着 “不提倡过早尝试”。

我们咨询了来自 Brook (一家独立性健康及优质性生活慈善组织)的伊斯特·麦基尼(Ester McGeeney),她说学校仍然要求他们用巨幅的病变生殖器图片来 “吓唬” 孩子不要偷尝禁果。但问题是,惊吓不可能阻止孩子乱搞。他们会继续笨手笨脚地胡乱摸索一通,那么最好的办法也许是让学校的生理课担起应有的责任?毕竟从理论上讲,更好的教育能降低青少年怀孕的几率、减少关于衣原体疾病的谣言以及愚昧偏见导致的霸凌行径,甚至为每个人带去更多高潮体验。

所以嘛,教育大臣贾斯汀·格林宁(Justine Greening),如果你正在读这篇文章,我们建议你考虑以下这些更贴近现实的课程:


在一片哄堂大笑中给香蕉上套的场景如今(终于)算不上普遍了

很多情况下,性爱发生的时候四周黑咕隆咚,两人挤在一张狭窄的单人床上,十杯酒和一串油腻的烤肉串儿下肚,手指不知不觉放到了不该放的地方 —— 哪有闲工夫熟练拆开小小的箔片包装里那块透明乳胶,暂停片刻研究入口在哪里?“你他妈的就不能等一下么,我先得确认一下你不会把我肚子给搞大了” —— 简直扫兴。

这就是为什么 Brook 的性教育课尝试模仿这些情形,要求学生参加蒙眼套套竞速赛。速度是第一要义,谁都不想看到事情最后变成这样:你等得不耐烦了,化身为 “唉就直接出来吧,大不了完事以后我多站一会儿” 的蠢货。

还有,记得永远备在身边。携带安全套并不意味着你自动同意了什么,也不代表你很 “淫荡” —— 只是以防万一。你要以侦察兵的方式生活!如果钱是个问题的话,就去性健康诊所吧 —— 如果你在他们门口方圆5米以内,他们会将整袋整袋的套套砸向你的。


除了衣原体性病,还有其他性传播疾病

我对疱疹有种莫名的恐惧,大概等同于对鲨鱼的恐惧吧。当然啦,我并不傍水而居(离有鲨鱼的水域更是十万八千里),得疱疹也不是什么天塌下来的大事。问题在于,学校并没有教会我这些,因为每当 “疱疹” 这个词出现时,老师都会忽略,接着便开始大谈特谈衣原体性病有多么可怕。

这样只关注某一种(很容易被治愈的)性传播疾病的做法带来了一连串误解。你能从火车站座椅上感染 HIV 病毒吗?听说用大量盐水冲洗嘴巴四周就治愈淋病,是真的吗?古代的王子真的常常因梅毒而丧命吗?伊斯特说,Brook 每次出访学校都会遇到学生问这类问题。

缺少 HIV 相关教育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对许多年轻人都产生了负面影响。泰伦斯·希金斯信托(Terrence Higgins Trust)今年的调查表明,每5位受访者中,有3人要么不记得学习过的 HIV 知识,要么确信课堂上没有讲过。忽视 HIV 教育能够导致的包括:对于一个庞大群体的妖魔化和社会异化、缺乏开放而诚恳的讨论、更少的人利用既有的治疗资源(比如能够在事后72小时有效终止传播的预防性药物)、感染人数上升等等 —— 总之,后果很严重。

在一封邮件里,英国国家爱滋基金会(National AIDS Trust)的卡特·史密森(Kat Smithson)指出,“在过去十年里,诊断感染 HIV 病毒的年轻男性翻了两倍,然而政府似乎允许一些学校除了科学课讲点基础知识外对这个话题闭口不谈。”


性爱可以充满乐趣,对女生来说也是如此

学校宣传洁身自好,意味着老师从不触及有关愉悦、亲密、欲望的本质等等一切在18世纪初开始为人津津乐道的性话题 —— 那时候还没有印刷术,是抄写员首先将阴阳相合冲击的快感传播开去的。

对男孩来说当然不难理解:老二就在那儿,身体自然而然地教会他们该怎么做。我完全能够想象,当你醒来发现阴茎勃起的时候,你立刻知道该怎么办。但是对女孩来说,更多的教育是少不了的。“我们走到哪儿都能看见阴茎的图像,” 伊斯特说道,“画在货车肮脏的后挡风玻璃上、在桌子上等等。可是健康的女性阴部的图像就很少见了,更不用说学习了。” 所以说,搞了半天,许多女人对长在自己身上的器官知之甚少 —— 事实上,大约一半英国女性无法准确辨认阴部的确切构造。

正因为缺乏对愉悦感的讨论,女孩常常只能在与异性亲密接触的过程中慢慢体会。顺便说一句,18岁的毛头小子可还没智慧到能陪伴你渡过性觉醒的全过程。

“不知道 ‘好’ 的性爱是什么样的话,又怎么判断什么是 ‘坏’ 的呢?” 伊斯特说,“如果你不知道它不应当是疼痛的,而同时又恰恰处在一段告诉你 ‘疼才正常’ 的关系中,那么或许你就没有机会知道你还有别的选择。人们应该在与别人协商之前就明白怎样才能让自己感到舒服。”


就算你没有亲口说出 “不” 这个字,也不代表有些事情的发生是可以原谅的

目前,教会孩子如何表达认可并不包括在课程要求中。因此,是否在个人、社会及健康教育课上教相关内容,决定权在于学校。

大学倾向于这样的观点:“认可” 并非简单的行为,因此便开设了能够让人们在安全、支持性行为的环境中了解并克服自身误区的研讨小组。然而性侵害高发的年龄远远早于上大学的年龄。英国国家统计局(The Office for National Statistics)去年的报告显示,30%的女性强奸受害者年龄都在16岁以下。显然,相关课程应该放在更早的阶段。


有关同性关系以及性行为的一切知识

英国国家爱滋基金会(National AIDS Trust)的报告指出,85%的同性恋、双性恋男性称在学校里没有学到一丁点关于同性关系的知识。毫无疑问,性教育的焦点依然是异性关系,完全忽视了超过半数的英国青年自称不是100%直这个事实。这种异性恋主流导向的教育价值观使得 LGBTQ 学生长期在学校里遭受偏见和歧视,2012年,66%的 LGBTQ 学生遭遇霸凌,其中半数的人最终选择旷课。

英国国家爱滋基金会的卡特说,“LGBTQ 青年在性教育课上往往感到孤立无援,因为课上对于身体、性别、吸引的对象、欲望的对象、甚至哪一种方式的性爱都已经有了预设。这不仅让他们感到被排斥,更意味着他们无法获取足以支持他们向着建立关系迈进的关键信息。”

英国的学校急需同性关系教育,可政府却还没有将其纳入必修课。这明显不合理。


最后:除非有人特意问你要,否则不要发送老二的照片

我不确定生理课应不应该教这个,反正这就是一个实用的提醒 —— 不要无缘无故给别人发你鸡鸡和蛋蛋的自拍!

Illustrator: 丹·埃文斯(Dan Evans)

Translated by: 李诗意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