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9年,一颗藏在飞机上的炸弹导致23人丧生,玛格丽特·皮特作为从犯被判有罪,成为加拿大最后一名女死刑犯。但有关她罪名的真相,将永远沉没在历史的长河中。

本文原载于 VICE Canada 

飞机晚点了。加拿大太平洋公司(Canadian Pacific)108号班机从魁北克城飞往贝科莫(Baie Comeau),结果延误了几分钟才从 L’Ancienne-Lorette 机场起飞。不过,放在飞机上的炸弹本是经过精确计时的,因此当炸弹在1949年9月9日早上不到11点被引爆时,这辆型号为 DC-3 的飞机以及机上的19位乘客、4位机组成员撞上了魁北克东北部 Sault-au-Cochon 附近俯瞰圣劳伦斯河(St. Lawrence River)的悬崖峭壁,机上人员全部丧生。

投弹者的计划本来是让炸弹在飞机飞到圣劳伦斯河上的时候爆炸,这样所有证据就会沉入海底就此消失,真凶便得以逍遥法外。

如果一切如期进行,那么还有两周就满31岁、妻子刚刚死于空难的阿尔伯特·瓜依(Albert Guay)就能迎娶他那位年轻貌美的情人。然而事与愿违,他和他的珠宝手表修理店里的伙计以及后者的姐姐都在蒙特利尔的波尔多监狱被以绞刑处决。这位姐姐名叫玛格丽特·皮特,虽然为人性情古怪,但临死也坚称自己对这桩罪行毫不知情。 

1953年1月9日,皮特上绞刑架的时候,她注定创造历史,成为加拿大最后一位被处决的女性。但是几十年之后,当年将她定罪的证据却显得站不住脚。事实上,很有可能她说的故事才是真的。换句话说,她只是被真正的坏人所利用,在一桩屠杀中糊里糊涂成了帮凶。

大多数加拿大人现在都不知道太平洋航空108号航班事故了,但那在当年可谓名动一时,不仅登上各大国际媒体头条,还让魁北克最伟大的导演之一把故事搬上荧幕,堪称加拿大最臭名昭著的飞机谋杀案,直到1985年印航182号班机的爆炸事件让机上329名人员丧生。 

近70年后的今天,玛格丽特·皮特的罪行依然疑点重重。不过毋庸置疑的是,阿尔伯特·瓜伊确实谋杀了机上23名男女老幼。他生于1918年9月,是家里五个孩子的老幺,据说从小受到母亲的溺爱,长大后成了一个粗暴恶毒、满口脏话、出轨成性的自大狂。

二战期间,瓜伊在魁北克圣马洛的军火库工作,当时二十出头的他认识了妻子丽塔·莫雷尔(Rita Morel),两人后来于1940年完婚。已故魁北克法官多拉得·丹塞鲁(Dollard Dansereau)在他于1974年出版的著作《魁北克名流》(célèbres du Québec)中这样描述莫雷尔:“身形丰腴矮小,眼睛很大,嘴唇很性感,牙齿很美,一头浓密的深色头发。” 瓜伊则 “身材中等,相当精瘦;他有一张好看的鹅蛋脸,待人彬彬有礼……而且,他还有自己的车,在战时可谓奢侈品。” 

他们的邻居罗杰·勒梅林(Roger Lemelin)是一位记者、小说家,在《时代杂志》(Time Magazine)上跟踪报道了这桩案件,根据他的说法,他们在刚结婚时生活非常美满,会在公共场合秀恩爱,相互以昵称来称呼对方。战争结束后,瓜伊在魁北克城开了一家珠宝店,兼营手表维修,但他对钟表的构造知之甚少。他聘请了患有骨结核的残疾人杰内勒尔·霍尔斯特(Généreux Ruest),后来将其形容为 “手工奇才”,并把所有技术活都交给霍尔斯特,他自己则负责业务管理。

勒梅林写道,他们的独子出生后,夫妻感情逐渐冷却。两人经常吵架、出轨再和好,但曾经的激情一去不返。然而尽管双方都有不快,但他们从未考虑过离婚,这都是天主教会的影响。

1518359385322132.jpeg阿尔伯特·瓜伊和妻子丽塔·莫雷尔。图片来自 Canadian Press

1947年春,瓜伊跟情人玛丽-安杰·罗比塔尔(Marie-Ange Robitaille)陷入爱河,当时她17岁,他29岁。他在跟其他女人约会的时候碰到罗比塔尔,当晚就寄宿在后者父母的家里,后来两人开始约会。他们一开始欺骗了女方的父母,瓜伊用了假名,跟他们说他是单身汉。

这段关系持续了大概一年半,直到1948年11月,对丈夫所作所为一清二楚的丽塔·莫雷尔找到了罗比塔尔的父母,他们深感羞耻,把女儿赶出了家门。所幸瓜伊早有准备,于是情人罗比塔尔开始寄住在珠宝店员工霍尔斯特的姐姐玛格丽特·皮特的家里。 

瓜伊专制独裁、控制欲强的一面体现在了他对罗比塔尔和她的新家的操控上。她住在皮特家里基本上等于坐牢,瓜伊禁止她回去探望父母或搬回父母家里,经常威胁她,甚至有一次还发誓要用枪射死她父母(为此瓜伊还被警方逮捕),并不止一次地掌掴她。

但是,尽管他们的关系冲突不断,瓜伊也经常大发雷霆,这段感情还是持续到了1949年。那年春天,瓜伊和情人罗比塔尔离开魁北克城,顺流而下约650米去到七岛港(Sept Iles)。后来的庭讯显示,瓜伊正是在这段时间下定决心要谋杀妻子。 

在这个圣劳伦斯河北岸的工业小镇,两人住了几个月,在盛夏前决定搬回魁北克,他回到妻子身边,她回到父母身边。但是,他后来在信中告诉她,他很快就能摆脱妻子丽塔·莫雷尔了。 

对瓜伊来说,如果他想继续跟情人罗比塔尔逍遥快活,显然他的妻子必须消失。由于教会的存在,他没法跟莫雷尔离婚,但他可以杀了她。然而,他具体要怎么操作,更重要的是,他该怎么逃脱罪名?

他叫一个熟人给她下毒,结果被拒绝了。(这位原定的刺客当时懒得惊动警方。)最后,他决定用炸弹。如果炸弹能在正确的时间在飞机上引爆,按他的估算,飞机残骸就会无法回收。没有残骸就没有证据,没有证据就不可能起诉一个刚刚失去妻子的鳏夫,他就可以毫无负担地拿到那笔保险金,去找他那还稚气未脱的情人。机上其他乘客和机组成员的生命都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 

为了设计这个致命武器,瓜伊向店里的奇才霍尔斯特求助。这位五十岁的钟表匠向法庭表示,瓜伊在命案发生前几周的1949年8月找到他,让他帮忙引爆瓜伊在七岛港的房子里的岩石。霍尔斯特同意了,并同意为那个炸弹做个计时器,并没有说明或推想为什么瓜伊会需要一个精确计时的炸弹来爆破岩石。

瓜伊让奇才霍尔斯特的姐姐皮特买了重达10磅的炸药。她签了一个假名,还得在那个命定的早晨把炸弹带去机场、送上前往贝科莫的航班。她相当配合,一个问题也没问,因为她还欠瓜伊600加元(大概相当于现在的6000加元)。她在证词中表示,她只要把包裹寄出去,债务就一笔勾销了,这是他们的约定。

根据法庭上的证词,瓜伊说服了妻子丽塔飞去贝科莫,去拿跟他相关的一些物品,就是他那年夏天跟情人罗比塔尔呆在魁北克北岸几个月后留在那里的一些珠宝和手表。夫妻两人当天早上在魁北克的地标芳缇娜城堡饭店(Chateau Frontenac)见了面,而就在三天前,瓜伊以妻子的名义买了魁北克和贝科莫的往返机票,并给她投了价值一万加元的保险,受益人是他自己。有证人表示,航班起飞的当天早上,莫雷尔对于丈夫不跟她一起同行显得不太情愿,夫妻发生了争执,最后莫雷尔让步,一个人去了机场。

与此同时,奇才霍尔斯特的姐姐皮特把包裹送到了 L’Ancienne-Lorette 机场,但她并不是那种容易被人遗忘的大众脸,尤其是那天早上。她一直都是个怪人,身形粗壮,声音洪亮,已故魁北克法官丹塞鲁还评价她 “智商平庸”。她习惯穿一身黑,以至于她所居住的魁北克城圣罗克(St-Roch)小区的街坊领居都给她取了 “乌鸦女士” 的外号。 

早上十一点后不久,她冲到太平洋航空公司的柜台,上气不接下气地要求拿回已经放上108号航班的包裹。她在法庭上表示,她相信瓜伊是给住在贝科莫的普卢夫先生(Mr. Plouffe)寄了一个雕像。调查结果显示,那是一个假地址,也没有一个叫普卢夫先生的人。

飞机延误了几分钟,机上有4名机组成员和19位乘客,其中有3个儿童,包括两个婴儿和一个五岁的男孩。飞到 Sault-au-Cochon 自治区上空时,有目击者表示首先看到了飞机冒白烟,然后听到了爆炸声。他们充满惊恐地目睹飞机从天空中径直下坠,然后撞上了魁北克城东北部门角野生动物区(Cap Tourmente)的悬崖。 

CN 铁路段的奥斯卡·特伦布雷(Oscar Tremblay)向《蒙特利尔报》(Montreal Gazette)的记者表示,“这是我见过的最可怕的景象……他们都当场死亡了,到处都是断了的四肢,甚至有脱离身体的头颅。有面目全非的小孩尸体。飞机前部看起来比较完整,但里面全是轧烂和扭曲的尸体,仿佛他们在坠毁时全部被抛到了前面。”

但是飞机本身并没有爆炸或着火,法医很快就发现,飞机前部储物间里的一颗炸弹是造成坠机的原因。很快,各大报纸就开始宣传,调查人员在寻找一位 “神秘女性”,是她在最终机毁人亡的航班上放了那个包裹。 

瓜伊不是那种会任由事态发展的人。皮特在瓜伊的审判中作证表示,9月19日早上,即爆炸发生十天后,他冲进皮特的家,把真相告诉了她:她送的那个包裹就是炸弹。她抗议自己是无辜的,一直蒙在鼓里,但他仍不屈不挠,坚称对她、对大家最好的解决办法都是她去自杀,并留一张字条,写清楚是她试图杀瓜伊,来解决她和丈夫欠下的600加元债务。

瓜伊于9月23日周五被捕。几乎在同一时间,皮特吞下了一把安眠药,要不是警方在她家里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她,她可能就真的自杀身亡了。在康复过程中,她同意向警方说出自己知道的一切。 

瓜伊被捕的几个月里,皮特积累起了一点奇怪的名气,人们会聚集在她家门外,有一个警察当时向记者表示,“人们去到那里,仿佛是去看一场棒球比赛,你推我搡地围着屋子想要找个更好的视角,或许还能看到皮特女士的真容。” 她甚至开始向那些想给她拍照的摄影师收费。

 1518360219780764.jpeg被捕不久后,阿尔伯特·瓜伊被警方拘留。图片来自 Canadian Press

瓜伊的审理于1950年2月开始,预计会有150名证人出庭作证,其中最重要的当属皮特。她坚持自己的说法,说她相信自己只是在给瓜伊帮一个忙,借以消除债务,否认自己知道送到机场的包裹并非雕像。刑事检察官写信告知 Canadian Press 的通讯员,“大声质问了皮特女士,她也用同样响亮的声音回击了。”

皮特和罗比塔尔的证词、法医的证据加上保险得来的横财,每一点都是针对瓜伊的不利因素,陪审团只花了17分钟就做出了有罪裁决。法官阿尔伯特·塞维尼(Albert Sevigny)写信告知 Canadian Press 记者,自己(因悲伤而)“流泪了”,指出瓜伊的罪行 “穷凶极恶”,判处他在6月23日上绞刑架。 

但瓜伊不是唯一一个被判刑的人。

制造炸弹的手工奇才杰内勒尔·霍尔斯特于1950年6月6日被捕。警方和法庭都质疑他说的做炸弹来爆破岩石的故事,尤其是有人看见瓜伊在9月8日晚和9月9日早上都在霍尔斯特家里,询问关于包裹和测试计时装置的问题。 

由于瓜伊要在1950年9月霍尔斯特的审判上出庭作证,因此他的死刑得以延期,但跟警方合作并不能让他逃过一死。1951年1月12日,他在波尔多监狱被绞刑处死,据称32岁的他留下了这样的遗言:“好吧,至少我在死的时候出名了。”

而他昔日的员工也被判了死刑,他的证词起了很大作用。在巧手奇才霍尔斯特的审判中,真相不断浮出水面,霍尔斯特知道炸弹的目标是瓜伊的妻子丽塔·莫雷尔,他也知道炸弹会在飞往七岛港的路上爆炸。虽然他从未承认自己是在知情的情况下参与这桩阴谋,但他的几项谋杀指控依然被判处有罪。由于患有骨结核,霍尔斯特坐在轮椅里被搬上了绞刑架,于1952年7月处死,终年54岁。 

不过,瓜伊没有在皮特的审讯上作证。她于1950年6月14日在弟弟的预审听证上被捕,最初的指控只是威胁证人。蒙特利尔报这样报道:“她不断抽噎,大声尖叫,被法庭外走廊里的两个身材魁梧的省警察局警官带走,带到了牢房。”

但是针对皮特的指控一直站不住脚,法官兼作家丹塞鲁对她的罪行也持怀疑态度。他形容皮特有些愚笨,“爱管闲事,从帮助别人中得到乐趣。” 他还怀疑,瓜伊可能从未向皮特这样出了名的大嘴巴透露他的真实意图。但是这些都无关紧要了:1953年1月9日,玛格丽特·皮特在蒙特利尔的波尔多监狱以绞刑处死,成为加拿大最后一位被处决的女性。

 1518360704176990.jpeg玛格丽特·皮特被处决前的最后一张照片,成为了加拿大最后一位被处死的女性。照片由 Kristian Gravenor 提供

近70年后,印航事故和911不断刷新着空难的记录,当年太平洋航空的108号航班空难已经为人们淡忘,但它成了电影的灵感源泉。丹尼斯·阿康德(Denys Arcand)在他1984年的电影《奥维德·普卢夫的罪行》(Le Crime d’Ovide Plouffe)中让弟弟加比埃尔·阿康德(Gabriel Arcand)出演同名主角,角色原型就是阿尔伯特·瓜伊。

不过,奥维德·普卢夫是个很不一样的角色,他在电影中是个饱受折磨、被戴绿帽子的丈夫,在得知妻子的外遇后才转投法国女侍应的怀抱。炸弹则是以杰内勒尔·霍尔斯特为原型的角色的阴谋,他在电影里被普卢夫的妻子拒绝了自己的爱意。玛格丽特·皮特则完全没有出现在电影里。另一位叫理查德·多诺万(Richard Donovan)的作家也根据这起罪案写了一部小说。

加拿大的最后一起死刑处决发生在多伦多的 Don 监狱,时间是1962年12月11日,两名男性因谋杀罪被判处绞刑。1967年,总理莱斯特·皮尔逊(Lester B. Pearson)治下的政府宣布暂停死刑判决,最终死刑在1967年被皮埃尔·特鲁多(Pierre Trudeau)政府正式废除。根据国防教育法案,死刑理论上仍可作为暴乱和叛国的刑罚,直到1998年才彻底退出舞台。人们普遍认为,在1859年到1962年间,加拿大一共处决了710人,其中包括13名女性。可以确定皮特是最后一名,但有关她罪名的真相,将永远沉没在历史的长河中。

Translated by: Joyce

编辑: 胡琛浩(Arvin Hu)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