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我们的直男摇滚剪辑师想象中不一样的是,北京酷儿合唱团的成员们似乎并没打算为了平权而青筋尽现,或者去推动什么边界 —— 他们只是更喜欢打扮美美得站在台上,优雅地唱一些好听的歌。

事情是这样的:北京酷儿合唱团 —— 一群自称 “北京最弯合唱团” 的人,打算在过年之前举办一场关于故乡、关于远行的演唱会。我们听说之后,觉得作为一家时常散发出直男味道的文化媒体(请注意,没有“亚”),应该让我们之中最直的摇滚男孩欣然谢邀,去感受一下合唱团音乐的魅力。

这么说吧,我们虽然对政治正确这事儿没什么追求或者执念,但偶尔掰一掰也没什么不好的:

1518071197869420.jpg

LGBTQIA+,这是现在国际通用的关于性少数群体的符号。是的,早就不只是 LGBT 了,现在 ta 们的尾缀干脆变成了一个加号,像是个无解的数学公式。平权人士经常会套用这个公式去发表一些言论,推动一些边界,去定义更多的少数派群体;似乎这个公式变得越长,这个世界就会越趋向某种 —— 公平。

与其套用这个公式,北京酷儿合唱团更愿意选择其中的字母 Q —— 也就是 Queer,用这个发音带拐弯的单词来定义自己。他们好像也没打算为了平权而青筋尽现,或者去推动什么边界,只是更喜欢打扮美美得站在台上,优雅地唱一些好听的歌。

1518071197225301.jpg

于是指挥袁野给我们的吉他手兼剪辑师潇潇选了《彩虹》这首歌,让他与大家一起参加排练,因为这首歌最好唱。排练过程中,我们听合唱团的成员们讲了讲作为酷儿,对于 “家” 这个概念的复杂情感,当然也听他们唱了很多好听的歌。在这个全体中国人都离家越来越近的日子里,我们似乎听到了另一种,温和而饱含力量的声音。

1518071197324093.jpg

潇潇最后脱下他的飞行夹克,穿着借来的白衬衣,终于把《彩虹》完整地唱了下来。除了这首之外,酷儿合唱团还唱了另一首跟彩虹有关的歌,叫做 Over the Rainbow。这两首歌所形容的,是两种跟彩虹有关的景致:一种是从地上往天上看,旅途漫漫,有天上的彩虹相伴;另一种则是从天上往地上看,我们在远离乌云的地方醒来,看小鸟在彩虹之上飞翔,所有烦恼都化作柠檬糖。


文字:制片人宫姐

Producer: VICE 团队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