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个华尔街律师变成综合格斗士。

史亮和中国羽量级顶尖战将宁光友在八角笼决一高下。

都看过《华尔街之狼》(The Wolf of Wall Street)了吧?如果还没看过,下面是一些观影指南:这部电影和塔尓科夫斯基的电影有很多相似之处,比如三个小时的片长,比如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对话,比如对资本主义的嘲讽;但由于《华尔街之狼》毕竟是一部为奥斯卡出卖艺术灵魂的商业片,导演又是马丁·斯科塞斯,所以它比塔尓科夫斯基的电影多出了一个里奥纳多·迪卡普里奥、很多裸女、两个半小时的演讲(就是那种里奥纳多从振臂高呼到盯着你细声细语再到振臂高呼的演讲,跟《飞行大亨》里的那个角色基本一模一样)...... 哦对了,还有更多裸女、以及很多粉末状的东西。

另外,这部电影里居然还有个亚洲人(尽管他是韩国后裔) —— 要知道,一个温顺的亚洲人出现在雄性荷尔蒙爆棚的斯科塞斯的作品里是多么了不起的突破(尽管依然没有他被裸女缠身的镜头)!

史亮的生活轨迹,本来可以和《华尔街之狼》里的 Chester Ming 一样(也许少一些粉末和裸女),也非常符合美国华人的 “成功模版”:在大学拿到了法学博士学位,毕业后在华尔街当了律师。不过他此后却选择了另一条路:格斗。2009年,他来过中国一个叫 “巅峰战场” 的泰拳赛事;还参加了世界最大格斗组织 UFC 旗下 “终极斗士真人秀”(TUF - The Ultimate Fighter)的 中国版,和国内一线选手一拼高下。我找到了他,想听听格斗如何改变了他循规蹈矩的生活,以及华尔街到底有没有那么多裸女和粉末。


史亮曾经是法学的高材生。

第一次和你见面是2009年参加 “巅峰战场” 的时,那是你第一次参加格斗比赛吗?

不是。在那之前我已经在美国和中国有过几次比赛经验,不过那次倒是我两年来参加的第一场比赛。

什么时候发现格斗是你的热情所在呢?

从很小的时候,我就迷恋上武术了。我想大概是由于我看了很多的功夫电影的原因吧。大概七八岁的时候,我开始练习松涛馆风格空手道,后来年龄大了一些,就开始练习泰拳。后来到了1997年我上大学的时候,我又开始了巴西柔术的练习。虽然这么多年因为工作,我的训练生活总是断断续续,但是格斗一直是我的热情所在。

你真的是拥有博士学位吗?

对,我有一个从康奈尔大学法学院拿到的法学博士学位。

后来就成为了一名华尔街律师?

是的,在纽约华尔街的律师事务所工作非常需要脑力,而且经常压力很大。一切你想要干好的事情,在你能达到最高的水平之前,都要把整个的时间和精力都投入进去。在刚刚开始的时候,我经常每天工作15到20个小时。周末也很少有不加班的时候,因为我想要在现有的工作之外,尽可能多多去学习。庆幸地是,那份工作随着经验的累积变得越来越得心应手了。

有很多的电影都是讲华尔街的,貌似那里的生活比较疯狂和放纵。

电影确实比较夸张地反映了华尔街极端放纵的生活方式。在金融业和法律行业的人确实工作量特别大,的确需要偶尔放纵一下自己,但是大多数人并不是依靠吸食毒品和叫妓女。至少不是每天(开个玩笑)。这种工作的压力,倒是让我觉得练习格斗更加有必要了,因为可以排解压力。

作为美国出生长大的华裔,从小是不是周围孩子都认为你是中国人就肯定会功夫?

确实,这也是我从小经历的对华裔的刻板印象。我成长的地方没有很多亚洲后裔,而且我的确经常和其他小孩子打架。但是不巧的是,我的青春发育期到了高中才开始,也就是说我之前总是和比自己重量级别大的对手打。

听说你还在做电影制片人?

我在纽约大学曾经学习过电影专业,目前也在一个好莱坞电影公司做制片人。公司主要负责面向中国观众的电影项目做投资和制作;我还是电影编剧。除此之外,我还经常帮助朋友的电影编排动作戏。最近我在忙着一部关于白领犯罪的电影,一部二战史诗爱情电影,还有一部讲三国的动作电影。


现在史亮的主业是在好莱坞的电影公司做制片人

说说你每天的日程安排吧。

我尽量有效率地安排每天的计划,从而不浪费时间。练习综合格斗(MMA)一直是我生活的重要部分,因为我真的热爱这项运动。通常来说,每天早上我会先做一系列的冲刺跑或者爬坡跑练习,然后才去办公室。下班之后,我会到专业的综合格斗俱乐部练上几个小时。如果在出差的话,我也会尽量选住在健身房设备齐全的酒店,这样至少能保证做一些拉伸和耐力训练。在电影拍摄现场,尤其是动作戏片场,经常会有特技演员或武术指导在那儿,我也会跟他们做一些练习。

你平时喝酒吗?

喝,但是还是有节制。

你还参加了 “终极斗士真人秀” 的中国版,在里面和众多中国一线格斗士一起训练生活。

参加这个真人秀是非常有意思的经历,让我有机会能向众多顶级的格斗士和教练们学习,自己的水平也有了全面改进和提高。虽然真人秀里面的一些格斗士是我在北京训练时就已经认识的人,但通过在一起生活训练,我能从更深层面了解他们,并建立更深的友谊。和美国版的 “终极斗士” 不同,中国这些格斗士相互之间有更大的尊重,没有像美国版里发生的种种相互不尊重,相互漫骂,甚至在赛场外发生肢体冲突的情况。当然,从娱乐角度来讲,那些冲突等情节比较能让节目有更多的看点,但是我感到中国这些格斗士真正展示了一个武者应有的样子,也有这更多的武德。

在整个真人秀中,哪件事让你印象最深刻?

那应该算陈正康(加拿大华人格斗士)赤身裸体围着八角笼满场跑着抓我们,让我们跟他摔跤。


终极斗士真人秀给史亮带来了宝贵的经历

你最喜欢的格斗招式是什么?

在站立打击体系,我喜欢部署假动作佯攻。例如我喜欢出左勾拳假动作,然后用右低扫踢进攻;还有我假装出刺拳,接着右腿扫踢进攻;我还喜欢假装出低扫踢,然后突然跳起来用拳进攻。

在缠斗的时候,我喜欢占去上位,从而寻找过腿压制的机会。如果我被压制了,我喜欢用橡皮式防守然后寻找降服机会。从下位我还喜欢假装翻转对手,然后趁失去平衡的时候,用木村锁降服对手。

你为什么享受格斗?

格斗应该是人类的第一个体育项目 (可能仅仅在跑步之后),格斗带给我们的回答总是真实的。如果有人问 “谁是更强壮的男人或女人”,恐怕最好的回答方式就是看这个人能不能在身体上完全战胜对方,也是最诚实的答案 —— 至少应该比 “看谁能把球扔进钢圈” 或者 “看谁能把球踢进网子” 要真实得多。

你现在34岁了,计划在格斗上再走多远?

我想尽可能地去格斗。因为我的工作,时间不允许我去定 “我要成为 UFC 冠军” 或者类似的目标。输赢其实对我没那么重要,我只是享受格斗给我带来的过程。


更多斗士:

格斗拳手向跨国农业巨头宣战

国际重量级拳王领导的乌克兰反对党

曾跟俄罗斯帮派动拳头的中年格斗士

也许给你安装空调的小哥就是下一个的格斗冠军

白天炒菜晚上打拳的泰拳冠军

会理拳王齐漠祥

迈克·泰森是一个现实版的古希腊悲剧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