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他们信奉的东西,和你我在日常生活中信奉的东西是一样的,只不过他们的想法包上了一层流行文化的外衣。这些人在这个脱胎于《星球大战》的宗教中找到了归属感与方向。

灵性(Spirituality)一直都是星球大战宇宙的重要组成部分,从1977年韩索罗嘲笑原力是 “骗人的宗教”,到2016年《侠盗一号》中的绝地武士会,再到最近刚上映的《最后的绝地武士》,灵性主题无处不在。 

然而,不管这种虚构的世界观如何扯淡,它还是进入了现实世界。2001年澳大利亚的一项人口普查发现,这个国家有超过70000名绝地武士(同年,加拿大发现他们也有20000名绝地教徒)。你可以认为这其实是一种恶搞行为,和美国总统大选期间一帮选民支持 Deez Nuts 当总统候选人是一回事。但绝地教却是真实存在的(当然其真实规模可能并没有人口普查数据那么夸张)。iTunes 最近刚上架了一部纪录片《美国绝地》(American Jedi),看完这部电影,你就会知道这些绝地教徒并不是来搞笑的。

这部最新纪录片讲述了绝地教中三位教徒的故事。这些人并不是走火入魔的星战粉或者 coser,你很快就会发现,绝地教已经融入了他们的深层世界观,他们信奉绝地,是为了寻找答案和归属。

《美国绝地》的导演洛伦·马拉奎(Laurent Malaquais)之前拍摄过另一部纪录片《小马迷:彩虹小马意料之外的成人粉》(Bronies: The Extremely Unexpected Adult Fans of My Little Pony),所以他对拍摄这种流行文化催生群体有一定的经验。和小马教、天主教一样,绝地教也有其自身的问题。从他们和女性绝地教徒的互动来看,过度单一的男性领导层很容易滋生性歧视和性暴力。另外本片的主角欧比·麦克劳德(Opie Macleod)在皈依绝地教之前,曾经是一个新纳粹分子。 

影片中也不乏令人忍俊不禁的场景,但有时也会让你无限唏嘘:一位西斯教徒,也就是类似达斯·维达、帝国皇帝之类的《星球大战》反派,故意破坏麦克劳德的生活。看似只是一场小学生似的玩闹,最后却以麦克劳德的婚姻破裂收场。VICE 采访了本片导演马拉奎,听他讲述绝地、宗教以及流行亚文化的特别之处。

VICE:我一直以为那个绝地教徒人口普查数据只是个段子。深入研究这个真实存在的宗教是什么感觉?

洛伦·马拉奎: 我曾经拍过小马迷的纪录片。起初我也以为那些人是在搞笑,我是带着寻找笑点的心态走进那个群体,结果我发现他们是百分之百的真爱粉。拍摄这部纪录片时,我也在想,笑点在哪里?这些教派确实有它的可笑之处,因为他们是从影视剧里面寻获教义。然后我意识到,不,可笑的其实是观众自己,因为这些人和你我没什么分别。这些人大部分都是从小信教,然后他们发现某部影视剧的世界观满足了他们的需求。看到这些人定义自己的灵性和宗教真的是件很震撼的事情。

我是从一个非信教者的角度看这部片子的,我可以算是个疑神论者,你的话让我看到了一个问题:绝地教和传统的宗教有什么区别?它只是更新一点吗?

就是这样,耶稣在他那个年代做的事情不也算是种流行文化吗?他是当时最新鲜刺激的存在,他就是在反正统文化。

你是什么时候决定要深入调查这些现实中的绝地信徒的?

我和你不一样,我从小就受宗教熏陶。我的父母是移居旧金山的法国嬉皮士,所以我从小生活在一个宗教大杂烩的环境里,你遇到什么问题,就去找能帮你解决问题的神。在我的生命中,我一直都在寻找一种目的性,我存在的原因是什么?而且我一直很反感非常排外的宗教。拍完《小马迷》后,我被他们那种名为 “和谐元素” 的信条震撼了,为了让生活变得更好,为了让自己和群体连接起来,他们一直都在遵循这一信条。

遇上这些绝地教徒纯属偶然,我只是在上网的时候突然看到的。当时我心想,这太扯了!但转念一想,谁不喜欢绝地武士?它不像小马迷那样让常人难以接受,这可是绝地武士啊!他们是精神真理的追寻者,非常受欢迎。

在看这部纪录片时,我原以为这帮人可能都是硬核星战宅,因为我自己就是个超级星战粉,但出乎意料的是,他们几乎不会聊电影。这个绝地教是不是脱离了电影存在?

我觉得它还是挺独立的。麦克劳德和其他很多绝地教徒都会根据《星球大战》写自己的教义。绝地教在不断发展进化,但与此同时,只要你稍稍深入看,就会发现他们的核心宗旨还是绝地信条(Jedi Code)。也就是说,这些教徒有他们自己的理解,也会按照自己的实际情况进行解读和运用,但如果教徒之间发生争论,而且他们确实会争论,这时就要回归绝地信条。他们会对绝地信条进行修改、加入自己的想法,但万变不离其宗。

1515546485527358.jpg在《侠盗一号》(2016)中,甄子丹饰演的齐鲁·英威是一个信奉原力的武僧,可以算是整个星展系列中最虔诚的角色,但他并不是一个真正的绝地武士。图片来源:卢卡斯影业/迪士尼,2016 

《星球大战》呈现出一个极端的世界,在这里只有光明与黑暗,没有中间地带,所有的人正邪分明。你认识的这些绝地教徒也是这样的吗?

是也不是。绝地教有各式各样的人。人们也会谈起灰色绝地,所以它并不是非黑即白。具体要看你是什么年纪,修行有多高。片中的芝加哥绝地教徒就提到要正视你的内心矛盾,也就是应对你的黑暗面。如果你不正视它,不承认它,任由黑暗情绪滋生,你就会堕入原力的黑暗面,让你变成一个负能量的人。但是他们也接受西斯的理念。绝地强调的是集体主义,西斯则完全是以个人为中心。这是西斯的生存之道,他们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存在,他们好则大家好。但对绝地来说,对集体有利的就对个体有利。 

绝地教中有不少 “异类”,他们都是在主流之外的人。我很佩服你在剪辑时没有把这一点放大,你没有视他们为笑话,没有恶意攻击他们。你从一开始就是以这种严肃心态进行拍摄吗?还是这是你们相互交流之后的结果?

这个问题问得很有意思。一开始,他们很警惕别人来给他们拍纪录片,而且此前已经有不少摄制组找过他们了。记者对他们进行过报道,但他们觉得自己的形象在记者的笔下遭到扭曲。我联系上他们的时候,他们问我是不是要把他们拍成一群怪咖,我告诉他们我这人是有幽默感的,我也制作过搞笑节目,但这样的段子讲了15分钟,观众就会腻味。对我来说,绝地教不是什么笑话,因为这些人都是非常认真的。

其实他们信奉的东西,和你我在日常生活中信奉的东西是一样的,只不过他们的想法包上了一层流行文化的外衣。对我来说,关注他们在想什么要有趣得多。我只想让更多人听到他们的声音,看到他们究竟是一群怎样的人。

你采访过不少专家和更加主流的宗教人物,你觉得这些人认可绝地教吗?你在片中采访这些人,是不是为了消解那些质疑绝地教的声音?

我倒没这么想,我只是想采访一些人,分析绝地教的发展历史。如果观众要鄙视他们,仇视他们,我都无所谓。你怎么想是你的自由。我只是想告诉你:“绝地教是这样形成的,它不是凭空出现,绝地教不是一帮人看了一千遍《星球大战》悟出来的东西。”

你也可以说它很傻逼,就像你可以说任何一种宗教很傻逼一样,没问题。但我至少要让你知道,你觉得傻逼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它从何而来。

你在片中展现了一些非常沉重的故事,这些故事对于本片来说有多重要?

麦克劳德面对的是很现实的问题,说来有点搞笑,他被一个西斯睡了他的老婆。面对妻子出轨,朋友背叛,大部分人可能都会想自杀。还有一位教徒佩丽丝(Perris),她在服役期间被自己的战友强奸,那些士兵管这些被派往前线作战的女兵叫 “行走的床”。她为国效力却遭到这种非人待遇,换做他人可能就此沉沦。另外我们还有一个吸毒者,这种人很可能因为吸毒过量致死。你想怎么说都行,但在我看来,是绝地教让他们重获新生,看到希望与光明,成为更好的人。

当你在记录这些沉重、黑暗的故事,比如麦克劳德的新纳粹历史时,作为一个导演,你觉得你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我父亲这边的家庭成员基本都死在了奥斯维辛集中营,所以我们家的亲戚很少。我们家族可以说是被真正的纳粹灭口了。在我看来,麦克劳德加入新纳粹是因为他迷失了自我。但现在我认识的麦克劳德已经是个截然不同的人了。我很庆幸没有在他最糟糕的时候认识他。很明显他现在已经不信这些东西了。如果他没有找到绝地教,估计他现在就是个极右份子,我也不知道他会变成什么样子。

绝地教让你学到了什么?

麦克劳德帮助我挺过了感情创伤期。他的绝地教义,或者说他应对困难的方法,就是完全接受现实,然后决定如何应对。你的反应决定了你是光明还是黑暗,决定了你是绝地还是西斯,决定了你有正能量还是负能量。我发现我经常不愿意接受现实,总是会在某种程度上拒绝承认问题。你要接受它,不要否定它,不要找借口。坦然面对这些令你不适的情绪,然后做出反应。正视你的反应,并且负起责任。

编辑: 邢逸帆

Translated by: 陈功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