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师迈克尔·诺斯拉普说他的创作动机是无聊,而且他随时可能失去灵感。

欢迎来到我们 Doin’ Work 系列当代摄影家访谈的第二辑。在这系列的访谈中,我们将与这些激发人灵感的摄影大师一一对谈,同时也让各位读者藉此机会对他们的心血创作管中窥豹。


本期嘉宾是迈克尔·诺斯拉普(Michael Northrup),他是一位严重被低估的艺术家,在此我呼吁各位看官对他致以敬意。诺斯拉普生于1948年,在越战行将结束的70年代末,他开始拿起相机,拍摄风趣幽默、五彩缤纷的照片。

1492288657772-Northrup_Kid.jpeg童年时代的诺斯拉普

诺斯拉普的作品充满了讽刺意味,他说这是受到他 “擅长从悲剧中寻找幽默元素” 的家庭所影响,家人也给了他一种观察世界的独特视角。

“我拍的都是日常生活,我从生活中提取有价值的画面,为这些视觉作品赋予我个人的视觉观念。”

诺斯拉普今年已经68岁了,他做的事情依然一如往常:贴近生活,如此而已。他什么都拍,如今更是与时俱进,用手机完成创作。虽然年近古稀,他仍保持着率真的心态,从不在乎自己住在什么地方。他从每一天的无聊生活中活出自己的新世界。虽然诺斯拉普说自己随时都有可能失去灵感 —— 但好消息是,这一时刻还没有到来呢。

1492727755456-phoebe.jpeg

VICE:您现在在哪里工作和生活?这对创作产生了什么影响?

诺斯拉普:大概1990年的时候,我辞去了在西弗吉尼亚州谢泼兹敦的教职,选择进入商界,去了60英里之外的巴尔地摩打拼。我曾经带过的学生,谢泊德学院设计系毕业的高材生大卫·普朗克特(David Plunkert)鼓动我去他那家顶尖设计公司工作(普朗克特如今已经是名声大噪的插画师),我就赶紧准备了一个还算是蛮有竞争力的作品集,放了一些商业摄影和个人的画作。要是没有这段师生情分,我估计也不会搬到这里了。

1492289129882-DSCF7153.jpeg

什么时候开始投身摄影界?又是出于什么契机呢?

还是在越战时期,当时我大三,每天过的生不如死,学业也一落千丈,我不想再循规蹈矩,想投入摄影界,看看能不能激发我自己产生一些新想法。在俄亥俄大学的最后一学期,我师从杰克·威尔伯特(Jack Welpott)和朱迪·戴特(Judy Dater)在加州圣安塞尔莫学了三个月,感到开启了新世界的大门。之后的几年,依靠威尔伯特的关系,我跟弗雷德里克·索莫、迈纳·怀特、切里·海瑟等等大师共事,这段经历让我的信念更加坚定,我确信自己选择了正确的道路。

1492288996262-1-57a.jpeg

是什么驱使你拿起相机呢?

我今年都六十八了,这事儿不简单呐。我的灵感也不是无穷无尽好吗。我是不知道滚石乐队那帮老头子怎么做到几十年如一日的 —— 这么说吧,好多年我都没从他们那儿听到什么新东西了。时间久了一定会厌烦。要说什么东西能刺激我创作,可能就是接受生活的一切吧;还有一点,就是我知道我创作不光是孤芳自赏,也会有其他的人关注到我、发出赞叹。我以前是有什么器材就用什么器材,不过现在我只用我的三星 Galaxy Edge S6 手机,能直出 RAW格式哎!体积还小,能放进口袋,简直太犀利。像素高超,生活美好。

1492289043995-C80-125.jpeg

现在都在忙些什么呢?

接触生活。我已经出版了两本书,现在还想至少再出两本。我已经拍了40年,备选作品一大堆,还有各种鲜少公开的部分。我一直都想出书,和在画廊做个展相比,把作品付印出版能赢得更广大的受众,也能让影响力持续得更加久远。我也喜欢用手机合成360°全景图玩,软件合成时出现的小错误特有意思。这种参照19世纪做法的摄影观念也是颇合我的心意。

1492289081628-DSCF2596.jpeg

如果要向小孩子介绍你的作品,你会怎么说呢?

我会说,我喜欢给有意思的人和事物拍有意思的照片,我想让你在看到这些画面的时候提出自己的问题。

1492289006270-1-60c.jpeg

你是依靠摄影谋生吗?如果是的话,是怎么做到的呢?如果不是,那你的本职工作是什么呢?如何平衡二者间的关系?

怎么说呢,不算是吧。我几年前就不在花钱办展览、四处找活干了,所以现在做展览和工作都很少,我对出书更有兴趣。我跟我哥还算有点家底,所以不用挖空心思出去拉活,生活状态还不错。

1492288572846-BestKnownImage.jpeg

你觉得你名气最大的作品是哪一幅?谈谈你自己的想法吧。

应该是鹿这张。Steely Dan 把这张作品拿去做了他们那张《Two Against Nature》专辑的封面,这是他们暂休20年后出的第一张CD,发行量不低啊。这张照片是我在1977年拍的,图中人是我第一任妻子,她真是我的女神,陪我度过了精彩又艰难的十年时光,真想出一本全是她的照片的书。大草坪上的鹿雕塑,坐落在俄亥俄东南一条小河河畔的乡村小楼边。当时我对那种透明、模糊、扭曲的形象特别感兴趣,这种效果让静止的物体蒙上一点神秘的色彩。左侧模糊的人形让这些鹿雕塑有一种动态的效果。我特意选择了这个角度,让观众感受到鹿黝黑而空洞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镜头。

1492288889865-_DSC0415.jpeg

有没有什么东西让你对摄影这件事产生困惑?

千篇一律、平庸无奇的摄影作品。现在的展览都在关注 “当下”,现在的平面设计师都在社交媒体上挖掘灵感,我困惑的就是这些东西。除此之外的世间万物都是我喜欢的东西。

1492288811548-DSCF0289.jpeg

你的工作流程是怎样的?

对我而言,感知大于概念:亲眼看到的东西,我才会去拍。我不会大老远跑到某个地方拍什么东西,我拍的都是触手可及的东西,都是嵌入到日常生活肌理之中的东西。无论生活给我什么、我在生活中学到了什么,我都会用它们去创作。

1492288977788-1-55d.jpeg

如何跟拍摄对象套磁呢?

基本是上来就说,“不要动!” 最后再来句,“谢谢您。”

1492288846155-BW1-13d.jpeg

你对网络摄影的汪洋大海作何评价?有没有想过在其中出人头地?

这东西呢……一方面妙不可言,另一方面也有点恐慌。我没想过要在那个圈子混出头,这想法就好像以前我在摄影系带的一个学生问的问题:“老师,我该怎样做才能拿到A呢?”想那么多干嘛,跟随内心的想法全力发挥就好了。只有这件事是真正值得在乎的。你自己乐在其中,观者也能感受得到,反之亦然。都是靠作品说话,努力做出好作品吧。

1492289015377-4X5-9a.jpeg

你对自己的创作最自豪的地方在那里?

嗨,没啥可自豪的,又不是救死扶伤,我只能说我热爱这件事情,爱得不浅啊。它一直指引着我的生活,指点我找到灵魂中的那个东西(虽说我真正接触摄影之后才意识到)。创作给我带来快乐,以前如此,现在也如此。摄影让我跟周边的环境和周边的人产生了一种美妙的连接,妙不可言。

1492288946191-1-28b.jpeg

不拍照的时候你都在做些什么呢?

什么事儿都干。90年代的时候我喜欢驾船出海,但是船道每年就要花上两千美元,后续花费更是不断,所以我后来就不玩了。2000年代初,我迷上了遥控喷气航模,算是圆了小时候想当飞行员的梦想。我放弃这两项娱乐之后(很明显早就放弃了),我觉得还是不能窝在家里,所以现在我喜欢驾着机动三轮滑板车出外游玩,有时去城里有时去乡下,当然玩的时候肯定要带上拍照的手机。

1492288909776-1-03a.jpeg

摄影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呢?

效果更丰富、器材更强大、软件更先进、三维感更强、更有浸入感(全息摄影那时候不晓得会发展成什么样)。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有创作的能力。我们已经很接近这个状态了。

1492289061953-DSCF0532.jpeg

举出三个让你为之倾倒的当代摄影艺术家吧。

Joel-Peter Witkin,就他了。我喜欢的艺术家不少,不少新闻图片都曾让我感到震撼,因为那种让图片出类拔萃的因素跟新闻报道结合起来总是魅力无穷。但说到 “为之倾倒” 的摄影家,毫无疑问就是 JPW。其实我从90年代之后基本就不买摄影作品书了。

1492288935152-1-04a.jpeg

最后是最重要的问题:养猫还是养狗?为什么?

都养,我家有一条狗加三只猫,我真是特喜欢他们!但宠物也有小毛病:狗吃屎,吃完还在屋子里吐;猫尿跟外星人血浆一样可怕;宠物在枕头上拉屎,宠物在床上撒尿,宠物到处乱吐,宠物整天在我的私人物品上乱踩乱咬,冲着门铃和扫帚一天到晚叫个没完,三更半夜吵得鸡犬不宁……但是它们也爱你呀!

1492289197672-PC-90.jpeg

Photographer: 迈克尔·诺斯拉普(Michael Northrup)

Translated by: 郑啸天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