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张照片耗时六小时之久,只为让你难受。

1528788819144028.jpeg

马里乌斯·斯波利希(Marius Sperlich)的照片似乎有种魔力:将一些本来看起来不舒服的东西组合起来后,也能散发出一种特殊的美感。这位柏林摄影师擅长拍摄充满欲望的身体部位特写镜头(一般都是拍脸),再加上大量的后期处理,最终将其改造成其他物体的形态 —— 比如汉堡包、水上公园,或者其他看起来有点荒谬的场景。每张照片从摆造型到最后出片,都要耗费六个小时之久。因此与斯波利希共同创作显然可不是件轻松的事,他自己也承认:“想干这种事,脑子得有点不正常才行”。

斯波利希这种细致打磨、色彩鲜艳的影像风格来源于广告摄影的影响。他之前在广告公司上班,后来辞职全身心投入艺术。“广告就是在戏弄消费者,用各种手法向消费者灌输他们的 ‘需求’ —— 我对这一套价值体系感到厌恶至极。”

1528788819390015.jpeg

后来他转战 Instagram,在上面发表艺术作品,受到了很高的评价,并且和 Daniel Arsham 和 Yung Jake 这些艺术家一样,在网络和现实世界中都收获了巨大的名誉。斯波利希的粉丝中也不乏名人,比如麦当娜就在2017年初转发了他的作品 “用阴毛修剪出 Nike Logo”,让他的名气瞬间爆棚。

与此同时,他凭借与化妆师 乔安娜·巴卡斯(Joanna Bacas)合作的一系列 “面部人偶场景” 作品也得到了大量关注。斯波利希说能和巴卡斯合作 “简直是美梦成真”。现在他的大量作品中都有巴卡斯从中助力,巴卡斯自己的 Instagram 账号也因此有了越来越多的粉丝,斯波利希 的 follower 数量则接近二十万人 —— 而他们合作刚开始的时候,这个数字还不到一万。这一系列作品火爆异常,人偶公司 Preiser 甚至愿意为他们按需定做,以供拍摄使用。

1528788819118947.jpeg

斯波利希想要创造一种特殊的亲密感,打破传统摄影的概念。他受到电影导演加斯帕·诺(Gaspar Noé)的影响,“我想要做一些让人感到不舒服的东西。他们或许会被作品中的一些成分所吸引,但另一方面肯定会想 ‘天哪……到底为什么?’”。

从广告公司辞职专心搞艺术之后,斯波利希的作品参加过集体展览,也跟 Dior 这样的时尚品牌合作赚了一些钱。但他的终极目标是让作品进入博物馆,跟安迪·沃霍尔的作品一道展览。斯波利希说,“举这个例子可能有点傻,但我想说的是,我真正在意的价值就是能得到艺术界的承认。”


下拉页面浏览更多让人难受的照片:

Translated by: 郑啸天

编辑: 陈子超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