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老公公的老公》改变了传统意义上的圣诞老人形象,本书的创作者向我们讲述他从网友愤怒的声音中获得的收获。

一切都是从去年圣诞节开始的。当时美国购物中心破天荒地雇了一个黑人来扮圣诞老人,于是网上立刻炸开了锅。幽默作家丹尼尔·基博史密斯(Daniel Kibblesmith)发了一则推文说,等他和他的妻子有了小孩,他就告诉孩子们圣诞老人是个黑人,要是他们看见了白人圣诞老人,那这个白人就是圣诞老人的丈夫。

这则推特随后被疯狂转发,最后插画家 A.P.夸奇(A.P. Quach)干脆直接上传了一张黑人圣诞老人和白人圣诞老人相爱相拥的画。“圣诞老公公的老公” 就此诞生。

1508481518845824.jpeg

在《圣诞老公公的老公》的一幅插图中,圣诞老人(左)和他的丈夫正在一边吃饼干一边接吻 本文图片均由 A.P. 夸奇提供

由 Harper Collins 公司出版的这本儿童绘本将于本周二正式出版,虽然这一切都源自一次恶搞,但由此催生的这本童书却十分温馨动人,描绘了一段美好幸福的婚姻生活。鉴于儿童图书向来缺乏对成人感情的描述,这本绘本的出现着实难能可贵。

当然,因为他们挑战传统的言行,基博史密斯和夸奇也成了许多网络喷子的攻击对象。基博史密斯表示:他发现有个白人至上主义者甚至在博客里面贴出他的照片,说 “要把这个犹太人赶出去”。VICE 采访了基博史密斯,了解他和夸奇在这本天真无邪的绘本中暗藏的各种政治主题,以及他对《圣诞老公公的老公》引发的网络舆论爆炸作何看法。

1508481663193856.jpeg

VICE:在这本书中,你还触及到了工会之类的政治话题,这是不是一本给成年人看的儿童绘本?

丹尼尔·基博史密斯:我们把它看作是一本全年龄向的书,上架建议是摆在幽默文学区。但我们的目标是,创作一部任何家庭都能在圣诞节欣赏的作品。也许你们是一对没有孩子的夫妇,认同本书的观点,并且觉得这本书有趣又搞笑。也许你们刚有了孩子,想要给这个家庭确立一个不一样的节日传统,又或者只是想让你的家人知道,类似的节日传统其实都是非常灵活多变的,每个家庭都会有自己的不同理解。

我们的政治倾向在书名上一目了然,你很清楚这本书要传达什么样的思想。但在我们看来这些都只是一个个的小幽默,而不是给你当头棒喝的深刻思想。另外,在这个圣诞老人过着跨种族同性恋婚姻生活的世界,读者们可以看到我和夸奇对这个世界的看法,我们也想通过这些幽默反映我们的思想。

本书的政治态度很明确,但在儿童图书中传递这些讯息的做法也确实值得推广。

虽然圣诞传统每年都是一样的,或者至少看上去每年都是一样的,但实际上这些传统一直在随着时间不断演变,才有了今天这些古里古怪的习俗。美国人的圣诞传统都是这些年来慢慢累积出来的,比如驯鹿鲁道夫是上世纪30年代才出现的,书架上的妖精(Elf on the Shelf)则是这十几年里新出现的习俗。它们看似好像都是自古以来的传统,但传统其实一直都在改变,希望这本书也能成为一项新的传统。它能让庆祝传统美式圣诞节的人们看到自己,或者看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本书中有一页专门展现这些年来我们看到的各种版本的圣诞老人,这可以看作是你们对反对者的一种回应,但是态度并没有咄咄逼人。

从很多方面来看,这本书和其他圣诞老人图书并没有多大区别,都是用一句 “在圣诞节前的夜晚” 开场,带领孩子了解圣诞老人的故事。为此,我们必须像那则推特玩笑一样解释清楚:既然圣诞老人是这个样子,那其他不同版本的圣诞老人又是怎么回事。

你在网上见到过最棒的回复是什么?

这些回复已经成了整个互联网的一个缩影,这么说吧:反对的人都喜欢匿名发言,支持的人都想和我们亲密交谈,他们会在社交媒体上直接透露他们的姓名、形象和个人资料。

我最喜欢的评论是在今年三月,当时《时代》杂志发了一篇文章说:“有一本新书将会把圣诞老人描绘成同性恋,而且对象是跨种族人士”。那篇文章下面的一则评论说:“请停止篡改历史。” 这句话让我很有感触,当然我和夸奇的官方政策是:圣诞老人是真实存在的,他是个黑人,而且和另一个男人结了婚,两人一起生活在北极。但你也可以说,圣诞老人的传说最好还是不要当作历史来看待,我们更像是在对一个故事做出自己的解读,而不是真的在篡改历史。

反对这本书的人发出了很多不过脑子的声音,这其中包括很多低级黑,比如:“下一步计划是什么?跨性别的穆斯林复活节兔子?” 我通常的反应是:“可以考虑。就这么办吧!”

最恶毒的回应是什么?有没有像一些女性那样,在谈论这类话题之后受到死亡威胁?

我觉得你描述的这类攻击更容易发生在我的妻子或者我的异性朋友身上,而不是发生在我身上。对此我真的感到非常非常幸运,这也正是整本书的主题之一。我是一个很幸运的人,能够做让人羡慕但不敢做的事情。我最害怕的还是出现了大批的反犹太言论。

1508482026359270.jpeg

你觉得这些评论是如何反映我们当下的文化?

最让人记忆犹新的评论来自 YouTube 上的一个音频播客。YouTube 上很多这种伪播客文化,通常这些主播就是唠叨些热点新闻,或者表现出一副政治激进的态度,但我们发现这其中有很多人都在谈论《圣诞老公公的老公》。在其中一个播客下方有人用一句非常 YouTube 的话评论说:“该是怎样,就是怎样。(Let things be stay the way they are.)”

现在,这已经逐渐成了我和我妻子经常挂在嘴边的反话了,因为我们感觉这些反对的声音明显来自许多不同的地方,比如那些存在种族分裂的地方、或者恐同的地方、或是对此感到不适的地方。但在我看来,大部分反感都是源自对改变的不安。我觉得当人们生气或者不快的时候,心中总是会有一种对改变的恐惧,他们只想保持现状:“该是怎样,就是怎样”。当然,我不认同他们的反应,但与此同时,我也有点想要安慰他们。

一本书并不能让广告牌上的圣诞老人变成黑人,也不会让电视里的圣诞老人开始亲男人。也许30年后媒体对这些标志性形象会有不同的解读,但他们对这么一本绘本表现出的过度恐惧实在有些小题大做,他们完全可以选择无视,犯不着大动肝火。

版面考虑,采访内容有删减。

Translated by: 陈功

编辑: 小白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