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都爱雄鹰高飞,除了那捆扫地 so easy 的鼻毛和被黑粉强行贴上可爱特效的自拍。他的言语总是和身份冲突,呼应着网络时代的荒诞。

“雄鹰高飞是我做营销号这么久以来,最失败的一个。” 微博营销老手翔子这样告诉我。“ 之前蹭他热度赚钱,后来发现不对劲,他每天直播的时候都说什么世界大同,这是传销式的网络邪教。假如有一天政府要打压了,大家都是有罪的。”

翔子是微博大 V “高飞老师007” 的持有人,目前21万粉丝。作为网红雄鹰高飞最大的流量口之一,他推动这个 IP 进入大众视线,也狠赚了一笔 —— 录制祈福视频的大半费用都落入了他的口袋。但现在,翔子主动去除利益绑定,成立了反高飞联盟,对抗狂热的流行趋势。“不管做什么事情,邪恶永远都可以占到上风。但我相信有一天,正义会战胜邪恶。”

1517927457501197.png雄鹰高飞经典表情包 本文所有图片来自于网络

从大学算起,翔子已经在微博营销行业打拼了5年。从最开始的黑产,即僵尸粉、上热搜、热门前三、账号认证,到现在的营销公司,翔子手上掌握着四十几个微博账号,月入五万元以上。

微博的网红营销分为两种,一种是蹭热度吸粉,逐渐转变为营销号;第二种是背靠团队,砸钱买热搜捧出来。翔子是第一种,需要具备灵敏的嗅觉 —— 比如他们公司就有星探,衡量正在流行的表情包是否有可能爆发,以及一点点运气。

翔子的运气很好,他进入游戏的时间很晚,但没有敌人能阻挡他。12月24日,林更新在微博发布视频,内容是雄鹰高飞对着屏幕说,“林更新帅哥,圣诞节快乐。” 这种玩法来自极为小众的圈子 —— 付费给雄鹰高飞,让他 “在视频中注入能量”。当然,更重要的是雄鹰高飞会在视频里读出你给的文字,比如某某某生日快乐。凭借雄鹰高飞出人意料的外貌、坚硬似铁的口音,以及娱乐性极高的动作,使得这条微博转发接近29万,正式将 IP 雄鹰高飞主流化 —— 在此之前,雄鹰高飞主要存在于表情包或小众群聊里。

看到林更新的视频后,翔子认为这个热度可以蹭。于是他第二天立即建号,通过昵称、文案、进排名、大号带小号等手段吸粉15万,并注入行业统一标准数量的僵尸粉,一举成为雄鹰高飞的微博流量口。与他同量级的,只有两个微博大 V 和一个快手博主。

1517927521502588.png林更新的微博

谁都爱雄鹰高飞,除了那捆扫地 so easy 的鼻毛和被黑粉强行贴上可爱特效的自拍。他的言语总是和身份冲突,呼应着网络时代的荒诞。他一边宣扬自己是圣主,所有人都得俯首称臣;一边又被难修边幅的外表和蓬荜生灰的背景出卖了底细。

翔子认为雄鹰高飞来自亚文化,是自己不感兴趣的领域:“他就是一个农民工,只不过运气比较好,火了”。至于受到亚文化圈子乃至大众喜爱的原因,则是 “网络审美逐渐畸形,越丑的大家越喜欢”。不过翔子当时的想法也很单纯,“我以为他只是搞笑而已,没想到是真的邪教。而且我也没想着要靠他赚钱,只是蹭热度捞一批粉丝,之后转为营销号,扔给朋友代运营,一个月又是5000块收入”。

1517927605754082.png你肯定见过其中某个

但赚钱的机会来了,谁会不要呢?运营一段时间后,有人私信问他:让雄鹰高飞录制一个祈福视频多少钱?翔子联系上另外两个 V,一起和高飞谈判。

翔子以前也做过类似的事情,让非洲小孩用中文读20个字,自己赚中间差价。在互联网世界中,中间商往往能提成50%,远高于传统商业的20% 或更低。他们说动了高飞,每个视频最终定价200-300元,高飞得100,其余归中间商。翔子每天的任务是十条视频,如果再算上另外三个流量口,高飞每天能赚4000元,月入12万 —— 而在之前,高飞还被称为网络乞讨者,录制视频仅需要2元。

合作的一个月,是高飞最赚钱的时间,他甚至发布视频:“本座已经日入千元了!” 高飞很开心,拉翔子进粉丝群。但翔子拒绝了,在他眼中,高飞还是对商业逻辑一无所知的农村人,“每天说话都是操你妈操你妈的,也完全不懂价格框架”。翔子尝试价格波动,去试探消费者的承受上限和群体范围,“粉丝其实和我们一样都是90后,甚至还有读书的,价格最好控制在350元。”

1517927735207761.png“500以下的视频禁止再录,请你们自尊自爱,知道吗!”

但高飞能成为 IP,只因为他是雄鹰高飞 —— 世界大同教教主,拥有 “成功” 二字的所有权和对遥远未来的洞见。翔子提出的价格框架被否决,“我的视频要卖到1000元、5000元、一万、一千万,甚至一亿。” 在高飞眼中,自己不是审丑的对象;而视频价格和销量的提升,正是使命到来的前兆:“我是圣主,视频是专门给特朗普、马云服务的。” 翔子认为,这都是粉丝捣的蛋 —— 有人告诉高飞,林更新发布的视频阅读量已经过3000多万,按全球人口总量(为了方便整除,全球人口就算60亿)计算,每200个人里就有1个认识他  —— 这让高飞意识到,自己真的是雄鹰,可以高飞了。

然而粉丝捣的蛋不止如此。有些留学生比较有钱,直接转账1000块给高飞录制视频。高飞认为自己视频的价值已经到了这个水平,自然不肯再抽100块。他正式向翔子提出要求:每个视频500元起,翔子作为中间商只能得100元。但随着雄鹰高飞四个字越来越火,能接的单却越来越少,“每天只有四五单”。翔子希望把价格压下来,薄利多销,“我们推广、编辑文案、剪辑视频,都需要人工,现在人工多贵啊?每一个团队都有利益关系,你去大街上随便找个人,谁屌你?” 但高飞决定独占劳动果实,连口汤都不剩给别人。

这是翔子恼火高飞的地方,“他即有脑,又无脑。” 有脑在于,2个月的时间,从一个屌丝变为网络世界的黑马;无脑在于,只知道自己牛逼,不知道利益最大化。“ 高飞看重一天几千块,但他最大的利益点是整合三个大 V 的流量。如果能想到,他现在就会是比较成功的草根网红了,以后的单也会越来越多。” 

1517927665613375.png

1月29日,雄鹰高飞与非洲小孩双双现身杜海涛微博,为吴昕庆祝生日。高飞膨胀到了极点,“以前也没怎么样,还是挺好的。但杜海涛视频发了以后,越来越多人捧他。” 这时的高飞,已经有了合伙人,拿2% 的提成帮忙做事。翔子和这位合伙人关系不错,还会在微信上交流业务逻辑。五天后,翔子如往常一样和合伙人语音:“每天都宣传邪教,他妈的直播都被人举报的封了。” 高飞正好在旁边,听到了翔子的抱怨,用自己的微信号骂回去:“你他妈的以为你是谁?老子是圣主,滚你妈个逼。”

翔子很气愤,删去了微博以前关于高飞的内容,并打出 #,@ 官方的反邪教组织。他正式与高飞掰了,联系另外两个雄鹰高飞 IP 大 V,成立反高飞联盟。但大 V 还不是很坚定,一个甚至已经答应了一起反高飞,结果翔子扯出大旗后,却变得无动于衷。也许大 V 觉得挣一点算一点,但对于翔子来说,正义的人是少数,骗人的钱不赚也罢。

1517927879864797.jpg

响应反高飞联盟的人也不少,大家看不惯高飞这么膨胀。“只能通过微博慢慢宣传,让更多的人知道他组织邪教的阴谋。” 接下来,翔子会组织一些比较激进的反飞分子商量对策。高飞现在有钱了,不会乱说话,把他弄进局子有点困难;但翔子认为每个人都有责任,因为是大家在消费这个网络时代的畸形产物。“至于入不入监狱,就看他的造化和大家的意见了。”

咨询过相关人士后,翔子认定雄鹰高飞是传销式的网络邪教头目,通过所谓的大同教吸引注意力,让学生孩子拿着半个月的生活费买一个20秒的祈福视频。“什么注入能量,都是高飞的套路,就是骗钱”。但翔子不知道大家到底是什么心态,买了以后都很开心。

对于反飞这事儿,翔子说,从人性角度,不想让更多人上当受骗;从商业角度,高飞不可包装 —— 如果大肆宣传,假如有一天打压,大家都是有罪的,特别是宣传人员。“如果他不说宗教,把自己当作娱乐,是可以捞一笔良心钱的。” 是的,一旦出现下个赚钱的营销点,翔子还是会放弃反高飞行动。因为他认为自己离开后,依然有很多正义的人会支持这项事业。在翔子的眼中,草根网红是没有出路的,每一个都是从低到高,再到低谷。只能蹭着风赚一笔钱,最后做一个普通人。就这么简单。

而当我问到他是否被什么事情触动,而下定决心反高飞时,翔子回答说,“你又不是真的明星,你只是一个操他妈的网络邪教教主,高飞。”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