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仅一天时间,韭菜哥捧红自己,还把咪蒙、罗振宇、吴晓波都网罗到了自己的群里。接下来他反身一刀,把韭菜小弟也割了 —— 不然还等什么呢?

就算新媒体时代的时间线刷得再快,你也应该还记得一个多月前的这件事:微信公众号新世相的 “课程分销” 在某一天的早晨引起了大规模关注:A 用户购买课程后将二维码分享出去,如果 B 用户通过此二维码购买课程,那么 A 用户将得到一笔佣金。这场营销利用了人性的弱点,激起极大反响,据称3小时内有10万人付费购买。

韭菜哥也是其中之一,不过当时他还不叫韭菜哥,也没人关心他叫什么。他只是一个 “做营销的”,拿着也就那样的薪水,远不知道自己即将、马上、不由自主地成立一个世界上味儿最大的组织 —— 韭盟。韭菜联盟之意。(你知道韭菜是啥意思吧?)

韭菜哥进行常规操作,购买课程,分享二维码,被拉入学习群,然后他突然发现,即使有下家用自己的二维码买了课,自己也没有佣金到账(毕竟3小时有10万人付了费)。与其他群友沟通后,大家得出结论:自己成了韭菜!栽在了新世相这个坑里!

一阵哄闹,韭菜哥开始了他的不常规操作。先是创建了群聊 “新世相 (韭菜交流大会)”。在新世相的群里往韭菜群拉人当然会让管理员直接将他踢出了。

1525277239495590.jpg韭菜哥被踢现场实录

但韭菜哥很不满意,我是消费者,凭什么踢我?他连干俩红牛,在自己公众号里把遭遇全盘托出,并留下韭菜交流大会群聊二维码 —— 当天,该文阅读量超过10万,韭菜群建了小30个,成员近万人。很快,韭盟成立,韭菜哥真是哥了。

韭盟的7000名成员几乎都是从业者,可以说是全国最大的自媒体社区,商业价值你随便一想都能想明白,别说投资人了。于是群聊里出现了 “让人即使讨厌也不得不说声牛逼” 的名字,吴晓波、咪蒙、罗振宇…… 韭菜哥开始忙碌,见投资人、甲方、粉丝,他一边维护着成堆的韭菜,一边思考着自己的下一步。

下一步是什么呢?

第二天,发文:《(续) 我已经聚集了7000人维权大队,新世相你怕不怕?》

第三天,再发:《复盘,从16粉丝到 10W+ 新世相如何成就了 【韭盟】?》

第四天,变现思路来了:《 韭盟 10万+ 孵化器规则简介》

又是六天,《今天签了一份46万的合同》

差不多一个月,韭菜哥终于挥出了收割韭菜的镰刀,《今晚十点,新品发布!》

新品是和自媒体行业不怎么搭边的猪肉,由一家毛巾公司提供。 经过韭菜哥的宣传,该文阅读量轻松突破十万加,准备好的500份全卖光了。而韭菜哥自己,则拿稳了46万元的合同。疯狂的韭菜!

1525277239933325.jpg把韭菜哥的排版放大一万倍,里面都是有绿油油的韭菜的

这是一次自媒体的奇迹。韭菜哥借势营销,不仅捧红了自己这个 IP,还获得了极为诱人的大V、流量、行业资源,开始卖钱、谈投资、聊愿景 —— 而这,仅仅用了一次上当、一篇抗议推文和一天时间。韭菜哥身为领头菜,不到一个月就回身一刀,取下身后韭菜首级,发布产品流量变现。“带着镰刀屠农的韭菜哟,最终变成了下一个韭农”,这是最好的自媒体时代,没有后半句,

我找到韭菜哥,和这株新媒体时代的大韭菜聊聊网络农耕的本质,或者说,作为一个前韭菜、现韭菜收割者,他都经历了什么。韭菜哥的微信没有好友限制,直接就通过了。我们一直聊到夜里两三点,“媒体人,正常。我2小时前也还在飞机上。” 

1525277051391823.jpg韭菜哥正在 “开心农场” 里劳作

VICE:嘿,韭菜哥。事情过去一个月了,最近怎么样?

韭菜哥:挺忙的,不停对接资源,认识了很多新朋友,看看以后有什么合作空间。新媒体矩阵还在建设中,不过和小网红、自媒体人都有交流。

所以当时你为啥就想着推文了?毕竟才十几个粉丝,没什么意义。

说实话,我当时根本不关心有多少粉丝。在做文章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事儿一定会火,也许几万阅读量,只是没想到那么大。话说回来,也算意料之中的事情,能积累点粉丝不是没有意义。

你的文章其实只有一点经历,也说不上吸引人,为啥能破十万加?

其实写文章的时候,我满脑袋只有三个字,参与感,比如大量的聊天截图。其次,我还会留下自己的微信号,让读者加好友,他们会认为自己是事件是中心,能自发地添砖加瓦。文章发出后,我一直让每个读者都保持最亢奋的状态。他们做的事情也和我想的一样,不停为我散播消息。

从头说来,这个事情的布局大概是:第一步,借势。我没有粉丝,新世相只是我需要的话题点;第二步,需求。所有人都在转发新世相的营销海报,但其实他们需要更深层次的内容,让自己更加有趣。当借势和需求完成后,文章就从零到一了。接下来已经可以无视粉丝数,只要传播大于损耗,便可以无限发酵。这个阶段可以达到一万多阅读量。

嚯,这是利用人性弱点的传播思维吗?

不,这是引导人性特质的营销思维,将特质、情绪无限放大,刺激大脑的多巴胺分泌。

其实让人读文章很简单,难的是让人分享。相信每个公众号作者都明白。

以一百块钱举例。如果你赚了一百块钱,不会带来多大喜悦。但如果你中途把一百块钱丢了,带给你的痛苦远远大于获得的喜悦感。这就是人性中的 “得到和失去” 反差。我们很多时候都可以用不对等放大效果。

读者读了我的文章,得到了信息,文章结束,他们便失去了参与感。这种痛苦会让他们用更大的精力获得后续,比如进入社群,或者转发。

我觉得里面还有点啥门道。

我有对人性的洞察。它分为两个层面,一是表象的伪需求,二是底层的真实需求。比如新世相的课程,从内容付费的层面是伪需求,没人为了听课而付费。底层才是真实需求,比如有人想看自己能赚多少钱;有人想通过分享证明自己是自媒体行业人员,甚至单纯看起来比较有逼格。

1525277239601508.jpg张疆马上会了解到自媒体营销的实质

文章发出的几个小时,你都在干嘛?

工作量超级大,根本没歇着!我直接把微信号留在上面,不停通过好友,让每个人都觉得,“哇,我竟然加到最火的韭菜哥了”。接着打招呼、建群,把流量全留下来,根本忙到不行。

你是真的反对新世相吗?

其实有两个原因,主要是借势营销,其次才是被新世相的这波操作坑了一下,内心有点不满。但这种情绪不会让我怎么样,更多是利用一下势能。

破十万加的感觉如何?

“人生中第一个由自己主导的十万加终于出来了!” 查了一下自己的公众号文章,这才第三篇,还算挺 OK 的。唯一没预料到的是新世相的脾气太好了,竟然没有怼我。我本来想继续放大,但它太怂了,第二天直接退款。我觉得戏才刚开演,结果人没了!

本来是打算怎么怼回去的?

我都想好了,他们应该会发文澄清,说我恶意中伤之类。我肯定带着广大人民群众的情绪去反驳 —— 打架就怕一个人唱独角戏。

可是你反身一刀,把韭盟也割了,是不是太过分了。

我和广告商是朋友,以前帮他策划过 “最生活毛巾和网易严选” 的公关战。我们之间没有酬劳,只是一起做点有趣的事。

而且韭盟都是行业里的刺头,割他们不现实。不论出于理性还是感性,我都不会这样做。他们只是把事情放大,一起参与的本身就有乐趣。

他们买账吗?

500套全卖光了。

经此一战,你现在影响力如何?这是自媒体人比钱还在意的东西吧?

以前跟别人介绍自己,会说是做营销的。现在就说自己是韭盟的韭菜哥。这名字挺好记,差异化也挺大。

把自己称作韭菜,会牺牲自尊吗?

这不算什么,我人生的一大乐趣就是自嘲,而且我认为自己经历过一切最底层的黑暗,拉过货、卖过冰棍。家破人亡、身败名裂,你把这八个字拆开去理解,我都占。《中国合伙人》 里有个叫成冬青的,他一边嘲弄着自己的爱情,一边进行着自己的事业。一样。

可是对于真正一心创业的人,2018年的公众号似乎并不是个好选择,所有红利都消失了。

我不觉得行业有红海、蓝海的说法。任何一个行业都有逆流而上,也有上升趋势里大额亏损。几十万粉丝的量级是完全不受大环境影响的。

但自媒体这三个字就已经过时了,没有资本感兴趣。

概念流行到成为生活方式是截然不同的状态。自媒体经过了时间沉淀,依然还存在,而且逐步趋向于稳定。它已经真真正正成为了一种人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场景。

行。现在的韭盟如何了?事过一月,应该也恢复平静了吧?

是的。只有5个500人大群活跃度还可以,剩下的不冷不热。我现在逐渐把这些人合并在一起,变成大群。但另一方面,我的人生有点充实了。每天见各种各样的人,疯狂地进行吸收。

可是大家会在平静中离开韭盟,你的资源也就没有价值了。

无论韭盟安静成什么样子,都不会有人大批离开。这又回到 “得到和失去” 原理:人们不会删掉多年前拍的照片,韭盟也会变成回忆,没人离开。

可是现在是拿风投的最佳时机,中国互联网一直这么疯狂。

之前因为思路不清晰,还没有拿。但我会将韭盟做成 APP,为大家提供有偿任务发布截取渠道,有能力的自媒体人就可以接活。再附上一些社交功能,形成抖音、今日头条一样的场景。

对于 APP 我是很乐观的,在自媒体人领域做到全国第一没什么问题。

这次营销如何改变了你的生活?

之前工作是服务甲方,需要费很多口舌,现在都直接找我了。之前我一个月也就2万薪资,现在可以翻翻儿,选择的机会也更多。但我不考虑继续上班了,目标更大一些。

好的,最后,如果 VICE 想做一次营销,你能给出什么建议吗?

一定要有争议性的话题,模棱两可持续发酵。接着,给意见领袖打好招呼,一旦放出话,他们得第一时间发表观点和看法。不管正面、负面,有评论就好。

听起来不像我们做的事情,不过还是谢谢你!祝韭盟早日飘香!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