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意回避或者隐藏我们的羞耻感只会让它变得更强大,不要给它强大的机会。羞耻感是个贱人,没有资格干扰你的生活。

VICE 中国联合全球各站一起给你一份 “性健康指南”,希望能引发你对性健康的关注,这很重要。全部内容点此

十五年来,我一直戴着助听器过日子,不胜其烦。我见过十几位医生、耳鼻喉科专家、听觉矫正师,在和他们的交流中,从来没有人告诉过我戴着助听器要如何做那件事。后来我胆子越来越大,直接向这些听觉专家询问这一敏感问题,但他们给出的答案太过简单,也无法令人满意:取下来呗。

除了专家之外,我只在一本书上看到过关于助听器和做那件事的问题。这本书叫《听障人士生活指南:健康,幸福,爱情、Sex、工作、朋友以及助听器》(Living Better with Hearing Loss: A Guide to Health, Happiness, Love, Sex, Work, Friends… and Hearing Aids),作者是凯瑟琳·包顿(Katherine Bouton)。这其实是一本很棒的书,可是,虽然书名中有 “Sex” 的字眼,但通读全书,与干那事相关的部分只有大约100个单词。“(做那件事的时候)需要戴着助听器吗?” 凯瑟琳写道,“关于这个问题,答案往往是 ‘摘下来’。可是如果你把助听器摘下来,你又要如何与对方沟通,尤其是在关灯的时候?我们都知道,方法总是有的。”

到底有什么方法?你倒是说啊?然而这个篇章到此就结束了,后面还有一句忠告:建议你向对方坦白你的听力问题,并且摸索出一套沟通的办法。当然,我们都应该和对方多交流在床上的问题,但是有听障人士究竟要如何摸索身体世界,相关建议依然严重匮乏。

作为一名相关题材作家和那事的爱好者,多年来我一直在尝试戴着助听器应对 “双方同意(consent)” 以及在交流和身体交互中面临的其他难题。以下是我总结的一些建议 —— 不管你用的是耳内式助听器(ITE),移植助听器,还是像我这样的耳背式助听器(BTE)。虽然这些助听器都有外部部件可以摘下,但不同的设备舒适度各不相同,也有不同的佩戴要求。

身体交互期间是否应该摘下助听器?

为了做那件事摘下助听器,这种做法完全 OK,而且很多人都是这么做的。根据我对听障人士的采访,一些人喜欢不戴助听器,因为没有了听觉干扰,让他们可以更加专心享受肉体快感,更关注他们的对象。

摘下助听器还可以防止助听器被弄湿,避免设备受损。一对助听器的价格通常在3000至7000美元(约2万至5万元人民币)之间(如果是人工耳蜗移植,价格则会飙升至30000至50000美元),而且很少有保险公司愿意承保。不管你有多喜欢洗颜,弄坏助听器绝对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取下助听器,还能避免对方在激烈动作时不小心碰落助听器,导致助听器丢失或者被踩碎。关于这个问题,湾区的一位听觉设备专家苏珊娜·巴普提斯(Suzanne Baptiste)建议佩戴尺寸吻合的助听器,这样可以减小助听器掉落或者丢失的可能性。再者,把助听器摘下来,还可以避免突然遭遇尖锐的声反馈,比如当你动口的时候,对方突然夹紧大腿,可能会让你的助听器发出剧烈噪音。

但是,不戴助听器带来的问题也有不少。其中最大的问题,也是最显著的问题,就是你听不到。这将影响你和对方的交流,也无法获得对方的反馈。苏珊娜建议听障人士在进行身体交互时尽量戴着助听器,因为交流非常重要,“现代的助听器比以前更加防湿,” 她说,“我不能保证所有的助听器都是这样,但是只要是近两三年买的助听器,应该都能防汗。”

对我来说,做那件事的时候摘下助听器从来都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因为我可能会不小心同意做我并不想做的事情,或者做出一些对方并不想做的事情,因为我会听错话,这让我非常焦虑。另外,在我看来,听到对方的声音是一种莫大的享受。虽然我在过程中也常常会玩到大汗淋漓,但我发现只要稍有常识,就能保证助听器在潮湿的状况下也完好无损,比如不要在淋浴的时候做,也不要玩水上运动。目前我的助听设备基本没什么问题。当然,最重要是选择最适合你的方法,你可以摘下助听器,想要戴的时候随时都可以戴起来。

另寻方法进行交流和达成 “双方同意”

身体交互时的 “双方同意” 和交流对每个人来说都很难把握,这不仅仅局限于听障人士。再没有恶意、懂得尊重的人,都有可能在干那事中不小心越界。带着助听器做那件事的一大好处,是迫使双方对于自己的要求更加明确直白,特别是在尝试一些全新玩法的时候。

为此,你一定要告知你的对象你有听力障碍,坦白自己的听力问题,至少没有不小心侵犯对方的同意权来得尴尬。最重要的是,坦白自己的听力障碍,能够去除它的污名。如果你不告诉对方你佩戴了助听器,那他们就不会顾及到你的需求。

至于具体要在什么时候向对方坦白,以及如何坦白你的听觉障碍问题,则完全由你自己决定,但我建议你在开战前就提出。如果不及时提出的话,对方很可能会在电影院就开始抱住你的脸猛亲,你的助听器有很大几率会被碰落,到时候你就得开着手机电筒,钻到座椅下面去找助听器了。

至于听障人士如何在过程中进行交流,我发现特殊性癖人士的做法很值得借鉴,也就是使用安全词(safe word)、打信号、手势等方式和对方交流。举个例子,如果你被塞了口塞,那你就没法正常说话,但是你可以捏对方的手,点三次头,或者用某种触觉或视觉信号和对方沟通。

同样,听障人士也可以采用同样的策略,不管你有多么 香草。点头和眼神接触是很实用的方法,如果你需要对方慢下速度或者更换动作,你也可以用你的身体来表达。我很喜欢用最基本的拇指朝上、拇指朝下的手势,当然前提是你的双手没有被缚住(我一直很喜欢在做的时候击掌,我是真的很喜欢视觉信号)。

坦然面对尴尬 —— 如果没听清,记得让对方重复一遍

这是我的重点建议,虽然和听障人士有关,但是却适用于任何身体交互的场合,那就是注意倾听。干那事本来就是一件很尴尬的事情,如果你从来没有不小心撞到床头板,或者不慎肘击到对方的生殖器,那你可能还没有太多的性经验。

不管你是什么性别,过程中最扫兴的莫过于焦虑。如果你不停地提醒对方,让他们多加小心,不要碰到你的助听器,那你绝对没法享受其中。如果你不小心闹了笑话,你大可以一笑了之,或者选择无视,继续投入战斗。具体怎么反应取决于你自己,但是我倾向于笑一笑。我记得有一次,我以为对方在对我说:“你想要我对着你的耳朵吐口水吗?” 但实际上她说的是 “你想要我对着你的耳朵说话吗?” 虽然遭遇尴尬,但这让我们的关系更加亲密,也提升了我们的性生活质量。

戴着助听器时如何避免声反馈

声反馈太讨厌了。以我的经验来看,声反馈的出现很随机。有时候轻轻拥抱就会触发助听器啸叫,但剧烈的那种运动却不会。有时候摘下墨镜会触发声反馈,有时候用头戴耳机听些烂歌也会出现声反馈(助听器,你就别嘲笑我的音乐品位了,管好你自己!)

话虽如此,如果你想要避免声反馈,就应该尽量避免某些体位,尤其是那些会给你的耳朵带来压力的体位,比如前面提到的腿间动口姿势,以及69。传教士体位也很有风险,如果对方在上面的时候喜欢把脸和脖子贴着你的脸和脖子,也很容易触发声反馈。总的来说,如果你要戴助听器,就尽量保持上位,因为这能给你更多控制权,避免出现问题。勇于尝试是关键,这能帮助你摸索出哪些体位适合你,哪些体位不适合你。

如果你再怎么小心翼翼都会出现声反馈,那就不如把助听器摘下来,或者暂时换个姿势。最重要的是,记得不要发太多牢骚。毕竟你戴着助听器,算是半个电子人了。佩戴增强设备,就注定要面对技术问题。

把听力障碍变成身体深度交互的一部分

说起来可能有点反直觉,但我是通过把听力障碍情欲化来接受我的身体缺陷的。在过去,听力障碍对我来说是一种不足,但是把它融入其之中后,我不再觉得自己有 “残障” 或者 “缺陷”,或者 “少了什么”。丧失并不一定代表损失。当我有意把我的听力障碍变成一种调情的手段后,我觉得我获得了理解和欣赏。究其原因,以残障为乐是一种禁忌,但越是禁忌的东西越能让人产生情欲。如果对方在我的耳朵上啃咬或者吸吮(当然我们会事先商量好,因为干那事同意很重要),哪怕我的耳朵里带着助听器,哪怕助听器会发出尖叫声,但这种行为能让我感觉获得认可,好像对方在说,“我看到了你的问题,但是这不会影响我对你的迷恋”。

我喜欢玩弄对方的听觉(当然我指的是听力正常的人),因为这能让我们在床上保持平等,也能让他们稍微了解作为一个听障人士的感觉。剥夺他们的感知 —— 比如用束带蒙眼,塞耳塞,或者戴上白噪音耳塞 —— 能够增强我们其他的感知,让我们以全新的方式体验性生活。玩弄嗅觉和味觉会比较困难,但是你可以尝试在对方的鼻子下面涂一点薄荷醇,以此来遮盖掉其他的气味,或者给对方嘴里塞上有香气的手绢。至于触觉,你可以绑住对方的双手,让他们无法动弹。你也可以用绸缎(舒适)或者麻绳(不适)把对方绑起来。

通过训练你的感知,你将会注意到不同的东西,感受到不同的快感,并使用全新的方式进行交流,帮助你重新体会自己的身体和别人的身体。

克服听力障碍带来的羞耻感

听障人士会有一个比较隐性的障碍,那就是羞耻感。生活在一个由正常人主宰、对残障人士并不友好的世界,我们注定要面对这样的问题。听障和聋哑都背负着污名,尤其是在你年轻的时候。羞耻和焦虑一样,会对性生活、幸福感和自尊造成巨大的负面影响。

学会如何不以为然会对你很有帮助,但是这需要时间和耐心,有时候甚至需要心理治疗的介入。在这个过程中,你也可以通过试探自己的敏感区来驱除羞耻感。如果你不知道哪些话语或者行为会触发羞耻感,那你就无法避免它们。

我会因为下流话触发羞耻感 —— 我的确是喜欢的,但我的听力障碍让我无法享受其中。一位女性曾经提出和我打电话来消解欲望,结果我一整年都不敢接她的电话,因为这会让我产生严重的焦虑。也许实时字幕技术能让我在未来尝试这种方式,但是就目前来说,我会告诉对方,如果你不想听到我说一千次 “你说什么?” 的话,就尽量少说话,多用手势动作。

一旦你认识到哪些东西会触发你的羞耻感,你就可以和对象坦白交流这个问题,好让他们在今后的身体交互中避免对你造成伤害。但意外总是难免的,就连最善良的对象有时候也会好心办坏事,但是这也能让我们不断吸取教训。

刻意回避或者隐藏我们的羞耻感只会让它变得更强大,不要给它强大的机会。羞耻感是个贱人,没有资格干扰你的性生活。

编辑: 大月半

Illustrator: Koji Yamamoto

Translated by: 英语老师陈建国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