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不堪告别不堪,用狂欢继续狂欢。

杨毅东是我们最喜欢的摄影师之一。他是广西人,在北京呆了八年,一直混迹于北京大大小小的摇滚乐现场,拍了几万张照片。他经历了 D-22 酒吧的鼎盛到没落,见证过当时如日中天的 Joyside 走向解散的过程,也从此与这个乐队及其周围的朋友们混在了一起,常年驻扎在 School 酒吧,成为各种演出上的免费摄影师,以及所有人喝多以后都得绕着走的人。他的电脑里存着北京摇滚乐现场这几年最疯狂最胡逼的照片,每个文件夹里都混着酒精和胃液蒸腾在一起的酸味,已经不止一次有人扬言要断了他的食指、毁了他的硬盘,以避免自己的丑态再被他记录下来。

不幸中的万幸以及万幸中的不幸是,最近杨毅东突然做出了离开北京的决定,准备回老家生活一阵。所有听说这个消息的人都很伤心,除了没法在酒后的第二天等着看他发大家出丑的照片之外,也深知他的离开必将造成北京地下摇滚乐影像史上的断层。我赶在他走之前,跟他聊了聊混在摇滚乐现场的这些年那些最难忘的故事,听这个平常只会傻乐而不太说话的人抒发了一下自己的感情。

如果你对这些照片感兴趣,本周三(2月4日)晚上来 School 酒吧看看吧,那里有他的告别影展,全是地下 rock star 们最不堪入目的照片。

VICE: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在摇滚乐现场拍照片的?还记得第一次看的是谁演出吗?

杨毅东:第一次是2005年刚来北京,就去看了窦唯。那时相机早就随身带了,在无名高地,基本没有灯光,闪光灯啪啪闪也不管,拍得一塌糊涂,还被窦唯叫工作人员警告,再后来好像就没见过他演出了。

那会儿窦唯+不一定的演出都是酒客,我记得还有最低消费呢。

后来还听说在一个茶庄里边,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

后来第一次去真正的摇滚乐现场是在 D-22 吗 都有谁演出?

真正的摇滚现场应该是迷笛音乐节了吧,看 SUBS 看哭了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就去了老愚公移山看 SUBS,还是觉得牛逼,但没这么好了。当然Joyside 去欧洲巡演前的欢送演出,有赌鬼,Scoff,Joyside,都是后来特别喜欢的乐队。

里边有一张照片,丛湃扑边远,后来跟丛湃聊了一下,特别有意思,就是那天拍的。

所以你觉得现场摄影到底算是你的社交手段还是纯粹出于兴趣?有想过因为拍照片而跟这些人成为朋友吗?

开始的出发点完全就是兴趣,那时候拿着相机什么都拍,一边拍一边想我得弄个主题啊,不然不艺术不深度啊,找好几年没找到有意思的,但不知不觉拍这帮人拍了三四年了,也成为了朋友,转念一想这不就是了么?也不艺术,无所谓深度,那都是蒙人的,自己想拍的才是对的。

到后来这就成为你的本能了,你经常自己都站不住了但是从兜里掏相机出来按快门的一套程序却还是特别熟练,根本不看取景器。

后来只要不干活都换成了卡片机,简直如虎添翼。卡片机主要是特别隐蔽,开始用单反拍他们的时候,我往那一站总会有点防备我(而且那时候也不是太熟),换成卡片之后大家基本忘了我的存在了,纪实摄影师的境界么。

你的相机应该早就超过业内的防水标准了,被泼了无数啤酒。在摇滚乐现场更吸引你的是乐队的演出,还是台下观众随时可能发生的状况?

两者皆有,主要看乐队。是我喜欢的我会一边拍一边看,甚至遇到太过喜欢的乐队的时候我还在拍,我就会分裂出来一个人开始骂自己,但我就是停不下手来。近几年好多了,开始懂得享受现场了。要是碰上不太感冒的乐队,就恨不得快点演完,同时另一个自己就在不停说:“我要拍这帮人的丑照!”

干活儿的时候,碰上太烂的拍摄对象也会影响你的兴趣吧?

会有一些影响,如果音乐很屎,但舞台灯光好,表现力不错,长得也还 ok 我也还是会持续的拍到演完;如果那些条件都不占,就拍几张觉得画面不错的,然后就把相机放下来等下一个乐队了。

所以拍乐队更像干活,拍观众和乐队下场以后才是兴趣。有没有特别喜欢的兴趣之作?

这个我要纠正一下,早期拍现场真是纯热爱,而且跟他们不熟的时候基本很难拍到他们太放开的一面,所以我早期台下的照片不太多。

我基本喜欢的照片都在近两年,朋友们喝多睡着的照片拍了好几十张,这张最好,大冬天的滚得满身都是灰,被哥几个拉起来放椅子上就这么睡着了,而且这张没看取景器,把相机放很低,凭感觉。这是 School 酒吧重新装修那天拍的。

还有这张我是最近才发现的,她哭了。

有没有人要求你删除你发出来的太难看的照片?

太多了。有过一个朋友,他的女朋友看到我发了他跟付菡的合影,微博私信让我删掉,我比较缺,听不懂她说什么,没删。

你故意比较缺。

虽然这次是故意的,其实经常是真缺。

好吧。有没有哪个瞬间是你发现错过了特别后悔的,碰上这种情况会有什么表现?

这个太多了,我想想啊。其实我还是在现场最想拍的就是乐手吐口水或者吐酒什么的,一次都没拍着,却让一个刚拍现场没几次的朋友拍着了,那个人就是你,我特别讨厌你。

我爱你。但是我特别讨厌往我相机上吐啤酒的人,这个人就是人体蜈蚣的刘飞。而且那天咱俩拍了一张对方同时按快门的照片,从两个不同的角度。

对。遗憾还有一些不在现场,比如 Joyside 在西安打架那次,还有很多次打架我都没在,无缘。

打架你会冲到前面去拍么?不怕伤到相机?

看情况,我一般很理智,没有这么热爱收集这些画面,只是缺少了这个瞬间不完整,但打架在身边出现而我正好举着相机我会毫不犹豫的按下快门。反正我的相机不知被吐了多少回啤酒了,还狠狠的被 pogo 的歌迷拍到地上过,继续用。

比起我那些遗憾来说我运气算不错了,射手座,听说是靠运气活着的星座。

所以摇滚乐的现场摄影师除了有好技术和好运气之外,还需要一个好脾气。

哈哈,我真是太 peace 了。

收拾老照片的时候会看到很多已经见不到的人,而且你也将是其中之一了。看见这些以前的朋友或者朋友们以前的女朋友,你有什么感觉?

时过境迁,物是人非,但这帮人还是这帮人,长相没怎么变(看老徐就知道了),性情还是那样,这点倒是十分珍贵。希望大伙们到老了都住进同一个养老院吧,然后都埋在同一个山头。

你这是在变相表达:下辈子还是朋友吧。

下下被子下下下被子下下下下 …… 被子。对,就是 “被子”。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想表达的么?

还有一些人的露下体照,这些再陈酿二十年再放出来吧。

二十年后再看会很痛苦的。摄影是痛苦的艺术吗?

看个下体,应该很欢乐才对吧?

20年后就很老了,不好意思再掏出来了。

哈哈哈哈哈那我提前十年吧!最后说一句,大家都来看展吧。

免门票是吧?来了请你煞一个就行。

那天滴酒不沾 —— 美好的愿望。我要清醒的看最后一眼!—— 美好的愿望

 

杨毅东的影展 “北京拾梦” 将于2月4日在北京 School 酒吧 展出,为期就一晚上。如果你喜欢这些照片,一定得来跟他喝一杯。

 

下拉页面浏览更多照片:

 

Photographer: 杨毅东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