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 VICE 中国一个怀揣导演梦的剪辑师拿着剧本去了西宁 FIRST 青年电影节,见着了一票圈里有钱有能力的人,也跟娄烨面对面聊了聊电影。在这部 “山田耗之的青年电影节” 里,他有机会获得金主青睐,成为下一个大导演吗?

主持人耗子(梁昕昊):

2016年5月,我临近大学毕业,刚刚做完毕业作品。四处想方设法把自己大学四年的积累投到各个电影节,幻想着能多少混点功名,才好骗下一部的钱。那时候,心里最期待的是能入围 FIRST 短片奖。当然,结果不外乎石沉大海。而我则通过面试,去 VICE 上了班,被安排做了一个剪辑师。在旁人的眼光看,我是一个幸运的人。 

1505186805143951.jpg

可其实我是一个导演,我自己都差不多忘了。 

记得上大学的时候,教授有一次突然语重心长地跟我们说:“你们知道吗,你们这帮人毕业之后有95%的人不会再拍任何一部属于你们自己的电影。” 那时候我们没人相信,觉得自己无所不能,肯定能成为下一个斯科塞斯,再不济也下一个诺兰。结果一年半过去了,我成了那明晃晃的百分之九十五,没有写出任何一个剧本,也没有拍过一秒钟自己的片子。在房租和截止日期面前,我所能做的,无非是缴械投降,然后沉迷于二锅头和别的。             

7月份的时候被老板通知,有个机会派你去西宁参加 FIRST 电影节,顺便你可以推销一下你的剧本。我有一个写了很久的长篇剧本,一个关于扎堆从监狱逃亡的网瘾少年的故事,就带着去了。去之前公司还专门给我订做了一套西装,我一辈子都没穿过西装。以前看电影节有关的报道,好像导演去这种大场面都必须西装领结的,结果到了才发现,这是一青年电影节,根本没人正装出席。

1505186329282977.jpg专门定做了一套西装

因为紧张,每天我睡醒就开始喝酒。倒是见到了很多电视杂志上才能见到的人,也混了很多酒宴,吃了些小时候跟父母参加婚礼才能吃到的食物,从组委会那偷了几瓶黑方威士忌,也硬着头皮跟很多人说了自己那个其实根本不完整的剧本。

在西宁,一战成名的例子触手可及,就在身边,你可以见到张大磊、忻钰坤跟你出现在同一个酒会,也可以和娄烨聊天,我甚至还借着酒劲大声嚷嚷我要把工作辞了,让老板滚蛋,我要去拍电影了之类。想想也奇怪,这座城市到底是怎么吸引到这么多能人异士来这儿讨论电影的。但我一个都不认识。每天都在喝醉,哪怕是这样,我也没有和电影之神离得更近一点。 

1505186342703593.jpg跟娄烨面对面聊电影

因为我还什么都没拍出来啊。 

但至少,一趟旅途下来,我知道了原来去一个电影节是这样的,很多好电影,不用穿西装,还有酒,还有很多漂亮姑娘。      

1505186275132665.jpg下次,我就过来拿奖了

我没有辞职,我会再去西宁的,等哪年我真正入围的时候。

Producer: VICE 团队

Host: 耗子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