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经没有选择了。如果你们是那种追求精神刺激的自虐爱好者,你们会满足的。因为这篇文章会出现成堆的鬼,怪物与疯子,有些嗜血如命、有些则把人的魂直接吓飞出了身体。下面就是游戏中的十大惊魂场面,Enjoy it。但我可一点也没有 Enjoy!

在你看这篇中元鬼节特辑前,我必须先声明一件事。我真的很胆小。

我的意思是,我一点也不擅长应付那些超自然主题的东西。要是让我玩那些吓死人的游戏,请直接杀了我。在游戏里跟成群的恶魔大战?没问题。被一头霸王龙当成餐后甜点?小菜一碟。但是闯入一间闹鬼的屋子,沙发上的洋娃娃突然说起话来?妈咪救命!

这就是我接受不能的东西,我在《DOOM》里能杀出血路,但我对这种娃娃过敏

但我已经没有选择了。如果你们是那种追求精神刺激的自虐爱好者,你们会满足的。因为这篇文章会出现成堆的鬼,怪物与疯子,有些嗜血如命、有些则把人的魂直接吓飞出了身体。下面就是游戏中的十大惊魂场面,Enjoy it。但我可一点也没有 Enjoy!

 

《P.T.》:丽莎

《P.T.》你现在已经无法下载到这款杰作了,因为 KONAMI 已将它彻底从 PS4 的游戏库里消灭了

《P.T.》预告的这款《寂静岭》原本是由小岛、德尔托罗与诺曼李杜斯共同呈献的巨作

小岛秀夫,真是让我又爱又恨。他一边制作着世界上最棒的潜入游戏,一边却弄出了《P.T.》这样的恐怖杰作。作为《寂静岭》新作的概念预告,它真的能把你的魂给吓出来,是的,我可一点也没有夸张,玩《P.T.》绝对是一种精神折磨,这个游戏把你扔在一个不停循环的房间里,不断地用啼哭的胎儿,满地的蟑螂,淌着血的冰箱一点点地削磨你的意志,让你接近崩溃的边缘,最后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女鬼丽莎会突然出现在你的面前,将她血淋淋的脸糊在屏幕上。

丽莎无处不在

丽莎会出现在游戏里的所有地方。当你转身时,她会贴在你的脸上;当你向门缝望过去,发现丽莎也在门缝后面望着你;当你又一次路过窗边时,发现丽莎在窗外扭动着身体。更糟糕的是,你已经被丽莎给摧残了一遍又一遍,却依然在这循环的牢笼中出不去。谢谢你,小岛秀夫,谢谢你带来这场完美的恶梦,即使这款《寂静岭》的新作已经被取消,即使《P.T.》本身也被 KONAMI 下架,我们依然会记得它。

 

《钟楼》:剪刀怪客

在《钟楼》前,你很难在 SFC 上找到一款恐怖主题的动作 AVG

《钟楼》或许是第一款真正将恐怖作为整个游戏主题的作品。它诞生于1996年的 SFC 平台。画面由纯粹的 2D 像素构成,却可能成为你一辈子也忘不了的真实体验。

詹妮佛在探索这幢钟楼的同时,发现了许多赅人的秘密

你在游戏里扮演一位美少女詹妮佛,她从小父亲与养母便过世了,一直在孤儿院长大。1995年的一天,她与三位亲友收到了领养她的邀请,于是三人在教师梅尔莉的带领下,前往这座名为钟楼的豪宅。感觉已经开始闻到了怪人的味道了……

面对随时出现的剪刀怪客,詹妮佛防不胜防

进入钟楼后,詹妮佛不久便发现大家都不见了,而在她四处探索之时,一声恐怖的尖啸,伴随着一个拿着一把等身大剪刀的矮小怪人在你的面前、身后、甚至头顶上出现。随时随地就能用那把剪刀将詹妮佛的头无情砍下。你几乎数不清有多少次命丧在他的夺命巨剪之下,因为怪人的行动无法预测,他几乎会在任何房间,任何时刻出现,直到通关都无法适应音乐变化时的心跳。

即使开车逃走,依然躲不开剪刀,可谓是游戏史上最恐怖的结局之一

 

《腐尸之屋》:詹妮佛之死

光在封面上,你就可以看到很多欧美恐怖片的形象

为什么这么多恐怖游戏的女主角都要叫詹妮佛?詹妮佛到底惹上了谁?无论如何,Namco 这部1989年的出品的横版街机游戏,女主角也叫詹妮佛。嗯……我现在开始怀疑是不是日本人只知道这个西方的女性名字……

打飞半个身体?对主角来说只是小意思

这是一款超级血腥,超级暴力,超级恶心同时也恐怖感十足的游戏。注意,我可没说以当年的标准。《腐尸之屋》无论放在任何时代,它让人不安的感觉也挥之不去,丝毫没有考虑到当时热爱街机的小学生的承受力。在游戏中最最普通的杂兵就像被开水烧化的人,被主角一棒砸到墙上,还会留下一滩绿色的血迹;一些怪物饱受折磨,在你路过时,会呕出一团致命的呕吐物。游戏有着许多经典恐怖片的场面,比如虫子从人的身体里爆开、闹鬼的屋子里所有东西就像是有生命一般向你袭来。甚至主角都长相酷似《十三号星期五》里的杰森,看来只有怪物能摆平怪物!

詹妮佛变身的一幕是你在80年代所能体验到的最惊魂的一刻了

游戏中,主角为了救出恋人詹妮佛而战。然而最后见到了詹妮佛,她却被变成了一只满身血污的怪物,并向主角袭来。这个场景在我心中留存了很长时间,因为它真的让你看到了一个女性变成了怪物的过程,它太可怕又悲伤了。当你战胜了詹妮佛,她会在你的怀中化作尘埃。或许对她来说也是一种解脱。

 

《生化危机》:初遇僵尸犬

《生化危机1》的开场是一段画质十分糟的真人影片

《生化危机》的第一部作品对于许多人都是非常一段恶梦般的回忆。它不像《生化危机2》,这时大家已经有些习惯了游戏的套路,而且场景换成了浣熊镇,看起来更加开阔。初代《生化危机》发生在一幢华丽的老式洋馆里。你与一些特警被困在这个封闭的空间里,一点点地揭开惊人试验的内幕,系列里所有的东西,包括僵尸本身,玩家都是第一次遇见。它就像初恋一样,第一次的感觉总是最美好的。

当玩家疲于躲过第一只狗时,又从前方跃来了第二只僵尸犬!三上真司对于情绪的调动也是一流的

很多人都认为游戏最初的僵尸 “回眸一笑” 的场面令人印象最深,我同意,尤其在那个年代超低的清晰度下,这个影片简直快把我吓飞了。不过真正让我神经紧张的还是那两只从窗口窜进来的僵尸犬,它实在太突然了,而且完全没有时间给我去适应,就让我面对快得像闪电一样的敌人,并且在窜出一只后,竟然从前面又窜出一只!它告诉我了一件事,在《生化危机》里,没有一刻是安全的。

 

《塞尔达传说:时之笛》:骷髅蜘蛛

那年代的《塞尔达传说》可不是只有童年的冒险,同时也有很浓重的恐怖主题

不知道你们会不会有一种感觉,就是看到90年代那些粗糙又畸型的多边形,会让人感到比现在真实百倍的怪物更加可怕。至少我是如此!当一款远古的 3D 游戏想要表现恐怖的事物时,它会变得更加恐怖。因为它让你直观地感受到,它是一个扭曲的形象,你甚至都无法猜测制作人到底想表达什么。

突然从眼前挂下来的骷髅蜘蛛成为一辈子的恶梦

这在《塞尔达传说:时之笛》里被无限放大了。说实话,里面的每样东西都看起来特别地不自然,但却让人不舒服的就是那个背上长着骷髅的蜘蛛了!当你操作的林克在一间废弃的屋子探险时,突然头上吊下一只巨大的蜘蛛,而它的后背则画着一个骷髅,看着那它细长的黄色触脚,每次都能让我像吃下了一团蜘蛛网一样发毛。我都快不敢用剑去打它了!

 

《死亡空间》:太空杀机

在《死亡空间2》的开场,一个人在你面前被侵食

《死亡空间》,2007年游戏业最大的黑马,一鸣惊人的恐怖射击游戏,但是对于我来说,它简直就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这个游戏将外太空的惊悚感发挥到了极致,里面有无穷无尽的宇宙怪兽与变异人类。它就像卡彭特的《The Thing》做成了游戏,并且十倍百倍地压迫你的神经。作为一名工程师,你除了要面对怪物,还要处处小心飞船上的工业设备,它们无情无义,随时要把你这个渺小的人类砍成肉泥。而你大部分时间却只有一把万能的切割枪。

你觉得在舰内很压抑?一场小行星雨告诉你在宇宙才是真正的残酷之地

不过能够战胜的怪物,还在我的可控范围内,但当你出了飞船,来到宇宙的真空中,你才知道你的命压根不在自己的手里。无声的环境反而更加重了对世界的不安,杀人陷阱,与太空中漂浮的石块,都比以往增加了百倍的凶险。这个游戏绝对是治疗太空幽闭症的一剂猛药(或许是毒药)。不管你说什么,我打到那里,就已经缴械投降了。你赢了,我立刻就把它给删了。

 

《七日死》:诡异游戏

虽然只DS,但是《七日死》的气氛绝对不含糊

在玩到《七日死》之前,我从来不相信一款掌机能够做出真正让人信服的恐怖体验。我根本不信它能吓到我。哈!谁会被这么小一个画面里的女鬼给吓到?事实证明,我又错了。这款游戏是我见过的最变态,也是最扭曲的游戏了。

在这种象素画面下演绎恐怖故事,反而更加令人毛骨悚然

基本上,它就是贞子的游戏版本。相传有一款游戏,谁玩过之后七天之内就会死。你在游戏里就像所有的日式恐怖片一样,会莫名其妙地进入病院、研究所等吓人的地方,然后在很多鬼魂的追逐下逃生。但这可不是游戏真正恐怖的地方。它真正可怕的地方在于,玩家必须要在游戏里玩一个游戏。画面酷似 FC 的经典 RPG《勇者斗恶龙》,然而剧情却是扭曲的凶杀与怨灵题材,背景的 8-Bit 音乐听起来都诡异无比。

对于怀旧玩家来说,这才是真实的恶梦。我甚至再也无法直视《勇者斗恶龙》了。

 

《玩具熊五夜后宫》:熊熊危机

如果一家批萨店敢用这样的玩偶当吉祥物,我就再也不会去吃了

现在有谁还不知道《玩具熊五夜后宫》呢?它是由一位独立游戏开发者史葛·戈晃所开发的极低成本,极低规格的粗糙恐怖游戏,却莫名引发了全世界的狂热,甚至令 Youtube 播主的点击量也大幅飙升,而游戏要做到这一点,只需要让四个毛绒玩具来吓你。

游戏简单,纯粹,只是不停在各个摄像机里观察

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 恐怖游戏都会以儿童所喜爱的玩具角色突然有了生命作为主题 。总而言之,你在游戏里扮演一位在美式餐厅上班的夜间警卫麦克·史密,他必须呆在警卫室,不停地监控各个区域的摄像头。由于餐厅真的很抠门,这些摄像头不仅时好时坏,还严格限制了其中的供电。当玩家的观察出现空隙,这些玩具熊便会乘虚而入,并在你心理猝不及防时冲上画面,将你杀死。这款游戏基本上是以解谜一般的操作,以及,不停地突然惊吓。

如果你不留神,熊熊就会来要你命了

在游戏里,你死了一次又一次,每次都伴随着灵魂出窍的体验。我很快就受不了了。我承认了,这个游戏我只打了十分钟就退出来了!我只能躲在被窝里看 Markiplier 的实况视频,因为看视频会让我更有安全感……

 

《寂静岭3》:镜中世界

海瑟不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但她却很真实

如果算上《P.T》,这是《寂静岭》系列第二次上榜了,许多人能够 Hold 住在《生化危机》里陷入僵尸的重围,但却对《寂静岭》这种精神污染有些没辙。这个传奇式的恐怖系列让你陷入的是一种不安与自我否定的情绪之中,而不仅仅只是依靠一些突如其来的惊吓桥段来粗暴地制造紧张感。《寂静岭》系列不需要任何怪物,就可以让你陷入深深的情绪低落之中。

在镜子前,海瑟发现自怀全身沾满了血污

《寂静岭3》与初代故事紧密相连,女主角海瑟将在游戏中发现自己的身世之谜。《寂静岭3》给我最大的震憾来自于它的镜子房间。在这间屋子里竖着一整面墙的镜子。镜中的世界仿佛就是这边的完整投射。然而渐渐地,镜中的房间布满了浓稠的血迹,而这些血也渐渐流向了这一边(现实的世界),镜中的海瑟也变得鲜血淋漓,最后现实世界也被红染得通红,并杀死了海瑟。这个场景的魅力在于,它的确很恐怖,但是恐怖得让你又害怕又期待,以至于看出神了。

 

《寄生前夜》:变异女怪

现在很多玩家已经完全忘了《寄生前夜》这个 SQUARE 在 PS 时代叱诧风云的系列。它融合了 JRPG,动作,恐怖元素以及大片般的剧情。玩家将控制一位貌美而飒爽的年轻女警阿雅与进化失控的变异生物与人类战斗。

这个画面在当年曾人尽皆知

《寄生前夜》的第一作曾带给我许多美好的回忆。它并不是那种完全以恐怖为主题的游戏,而将侧重点放在了 JRPG 式的即时战斗与精彩的剧情体验上。然而系列第二款作品却追随了《生化危机》系列,变得更具备动作性,也让我有些失望。但这并不能掩盖游戏开场 后不久的一段恐怖 CG 的魅力,阿雅在餐馆里遇到了一位倒地的女性,刚想扶她起身,却发现她已开始扭曲着身体,无法控制自我,骨骼变得壮大,手指也开始萎缩,最后嘴咧了开来,变成了一个完全的怪物。

结合了多种元素的大片体验,SQUARE ENIX,你真的应该想起来再给《寄生前夜》做个续集了

这个场景能够吓到当时的我完全不需要任何的设计与奇巧,只是因为这段 CG 实在太棒了,赞到你能够感受到那个女性死前的痛苦。这真的是一个被低估的系列,SQUARE ENIX,请别让它烂在仓库里了!

 

呼,在回顾了这么多让人精神崩溃的游戏之后,我还没有完全失去理智。真得好好感谢我的妈妈将我养成了一个健壮的大男孩。但是仔细想来,我居然玩过这么多恐怖游戏,我这么害怕,却依然身陷其中,无法自拔。或许就像《寂静岭2》里揭示的那样,我们每个人内心都有一座寂静岭。

中元节快乐!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