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万人在一年一百个的世界最大电音节听流行舞曲 EDM,几十人在地下俱乐部融合而多元的偏门音乐中沉浸,充满反差的图景,合在一起就是 “电子乐”。

地下是什么,纯正、根源、艺术、不妥协?地上又是怎么回事,吸得了流量,赚得了钱,大众喜欢才是真本事?

这争端自古以来在一切艺术与娱乐领域存在,何况电子音乐。有人通过地下走到了地上,又有人愿意几十年如一日活跃在地下,今天更新的《触电中国》第四集,我们讲讲电子音乐世界里纷扰的地上地下之争。

电子音乐在中国出现时是以地下方式进入人们视野的,开在地下室、防空洞、废弃厂房的俱乐部里发生着光怪陆离的新鲜事,后来“夜店” 概念取代迪厅,场景开始分化,到2010年前后,资本进入电子音乐领域,电音节也成了潮人趋之若鹜的消费品。 

1565085247241936.jpg1565085266806372.jpg

主流的夜店、电音节讲求服务和体验,原本一直作为派对主角的音乐要去充当社交的附属品。如果不想去电音节,电子音乐制作人们往往会选择与艺术家跨界合作,让音乐作品在更多的场合中出现。B6 和钢琴家宋思衡的合作演出、马海平为实验戏剧做的配乐,都模糊了艺术媒介间的界限,拓宽了电子音乐的发展。 

1565085276418128.jpg

西安的 “无聊屋” 也许代表了二三线城市电子乐的场景现状,那里没有坚定根据地般的电子音乐 club,但有一群喜欢电子音乐,也愿意把派对文化推广给大家的人。他们说:“如果真的有一天有钱了,我们肯定会好好地去投资一个俱乐部,像模像样的俱乐部。”

地下音乐的发展壮大会将它推向地上,然后出现新的“地下”,不停轮回。如张有待所说:“就像所有的树都是从地底下有一颗种子,然后慢慢发芽,长成一棵树。永远从它是种子的时候去了解它。在那个时候它是最单纯、最纯粹的。”而几万人在一年一百个的世界最大电音节听流行舞曲 EDM,几十人在地下俱乐部融合而多元的偏门音乐中沉浸,这样充满反差的图景,合在一起就是今天我们面对的 “电子乐”。

Producer: VICE 团队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