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环效应” 是一种认知倾向,指的是如果我们在某人身上看到了一个优点,就会高估其他的正面性格特点。第一个优点就像一个人的光环,在他身上闪闪发光。

1514995534886087.jpg丹妮(Dani),之前和之后。

高中时,大家管丹妮·皮尔索尔(Dani Pearsall)叫 “母老虎”。她富有野心,充满压迫感,让许多人觉得她又凶又没礼貌,其他小孩如果和她同班,也会 “多少有点厌恶感”。而到了上大学的时候,创意写作课上的同学都巴不得和她分到一组。丹妮说,“大家都会说,’哇,你太酷了,人太实诚了。’” 如今25岁的她已是一名店长。

31岁的贾德·尼克尔斯(Jud Nichols)是一位来自明尼苏达州的公设辩护人。许多年来他都跟同一帮人一起打篮球,一开始没有队友会夸他。“我打得一般般啦。” 他笑着说,“但忽然之间大家就会说,‘哥们儿,你打的真不错。棒棒的。’”

无论是丹妮的性格,还是贾德的球技 —— 都没变。真正改变了的,无疑是他们的样子。

1920年,美国心理学家爱德华·桑代克(Edward Thorndike)创造了一个新的术语 —— “光环效应”。光环效应是一种认知倾向,指的是如果我们在某人身上看到了一个优点,就会高估其他的正面的性格特点(第一个优点就像一个人的光环,在他身上闪闪发光)。1972年,三位心理学家要求志愿者们仅仅凭借照片,对其人物的个性进行评估,以此证实了这一效应。参与者一边倒地认为,更有吸引力的人也更亲切,更可靠和成功。这篇论文题为 “美的就是好的”。

可能你听了不会大惊小怪,很多人都坚信有 “美丽特权”,脸长得好看,人生更容易。然而光环效应有时候也被称为 “光环与尖角效应”,因为它也有反效果。大家会觉得不那么有吸引力的人,人品亦不佳。但这种现象究竟有多普遍?会造成多大的伤害? 

五位外貌发生了戏剧性变化的人,愿意和我们就此事聊聊。他们每个人都经历了西方社会所认为的实在没魅力到真的很迷人。西方人看重体型纤细,研究表明肥胖人士会遭遇社会耻辱,所以这篇文章里也有几位成功减肥的人 —— 虽然这些人也改变了其他的仪容习惯,来迎合如何在社会上成为一个 “有魅力” 的人。

1514995786887425.jpg艾玛(Emma),之前和之后。

“如果我就这么胖下去,没减肥,那我肯定不会知道之前和现在我的待遇差别这么大。”现年34岁的客户经理艾玛·帕斯(Emma Passe)表示:“现在,我彻底感受到了巨大的差异。”

人生大部分时间都在超重的她,自从31岁时开始艰难对抗睡眠呼吸暂停,心悸和身体暗疮之后,下决心减肥。“减得越多,变得越苗条,就会有越多人想和我聊天。” 她说道。她说大家比她以前所想的要和善多了 —— 缠着她聊天,一般不会打招呼的人也会跑来 say hello,问问今天过得怎么样。“我以前觉得大家只是表面友好而已,现在每个人都超级友善。”

人们其实是友善的这个事实,强烈地冲击了阿什利(Ashley)(她不愿透露姓)。这位30岁的波特兰人在邮件中告诉我:“现在我和别人有眼神交错的时候,他们会面露喜色对我微笑!” 她在描述这些意外发现时,用了一串串标点符号表达了自己的震惊之情(“哇,大家竟然微笑!!???”)。在她需要帮忙的时候,人们会尽全力帮她,陌生人会来搭讪。“大家会听我说话……我真的感受到自己是社会的一员。”

1514995851294286.jpg阿什利,之前和之后。

和艾玛一样,阿什利也是减肥后意识到了这些事情。小时候她总是被欺负,她说自己之前就像 “烫手的垃圾”,直到遇到了自己的丈夫,减掉150斤,学习化妆和护肤,改变了潮流品味。虽然现在人们更友善她更多地感受到了 “轻松”,但也有一些苦恼。在她最胖的时候,阿什利说人们会嘲笑她,以怜悯与厌恶的心情对待她。

“我感觉就算一坨屎也没我遭受的鄙夷多,” 她说,“要是你看清了人们的两面性,很难再去喜欢什么人了。他们现在是挺 nice 的,但要是你体重翻个番,他们还会这么好吗?”

当我问到丹妮,她的转变是否带来了什么不利时,她迟疑了很久。在高中她穿着中性的衣服,从不化妆,结果经常被不认识的人叫她 “先生”。上大学后,她开始穿连衣裙,留长了头发,通过 YouTube 教程学习化妆。她最终回答道:“唔,实话说,真挺棒的。有很多好处。”

不出所料,和我的很多受访者一样,丹妮开始受到异性的更多关注。“我还是丹妮,没有变,但忽然有一半的人开始意识到了我的存在。” 除了性生活有所改善,她还发现与男性和女性客服人员的互动也更容易了。“你想要什么,微笑,就能得到 —— 太疯狂了。” 她换上楚楚可怜的声线,夸张演绎女生撒娇:“嘿~~~不好意思我找不到这本书。你能不能,那个,帮我在后面找找?” 她说这招特有效。

“真是疯了,疯了。和你说,我真的不知道那些一辈子都很好看的人,怎么才能不变成彻头彻尾的自大狂,因为你想获得什么都那么容易。”

1514995958630863.jpg卡梅伦(Kameron),之前和之后。

虽说外貌 “提升” 带来的最明显效果就是来自异性的目光了,但来自密西根的23岁小伙儿卡梅伦·瑞特莱文斯基(Kameron Rytlewski)认为,自信的提升也起了作用。“体重阻止了我成为我想成为的样子,退一步说,至少阻止了我成为想象中的样子吧。” 他如此说道。

以前人们总是无视他,或者用 “兴致寥寥” 的态度对待他,但如今就好得多。“来自异性的话语和目光肯定是更多了。但朋友和家人对我还是和以前差不多。”

如果变好看异性就会对你更好这个事实还不惊人的话,那么家人也会待你更好这一点,一定很让人讶异了。丹妮说从小到大,她爹就对她这张脸叨叨,经常让她化化妆。长大开始化妆之后,“他对我肯定是比以前更支持了。” 减肥,以及参照男子时尚杂志穿搭之后的贾德,不仅在球技上收货了更多赞美,家人也待他更好了。“就算是很亲密的人对待你的态度也会有所改变。” 他如此说道,家人更温柔了,也更愿意聊天了。

1514996019331223.jpg贾德(Jud),之前和之后。

和卡梅伦一样,贾德也想加上一条免责声明。也许是自信影响了他人对待自己的方式(这也是两位男士在采访中都提到的一点,而三位女士则没有)。除了这条免责申明,他还说道,人们对他的笑话更买单了。

“我的幽默是那种很冷很讽刺型的……我以前不那么有活力的时候,会觉得大家不太能 get 到我是在开玩笑,但现在就觉得大家都听懂了。”

编辑: 邢逸帆

Translated by: 王栋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