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摄影师咖小西的镜头里,总是充斥着真实又带点 “脏” 的画面。现在居住在上海的他,从最早关注的《非音乐》一类摇滚杂志开始就是地下摇滚场景的常客,带着135的胶片照相机去乐队演出现场,并非常有经验地从人群两边轻易挤到前排,捕捉那些忘情投入在自己世界里的年轻人。

在摄影师 咖小西 的镜头里,总是充斥着真实又带点 “脏” 的画面。现在居住在上海的他,从最早关注的《非音乐》一类摇滚杂志开始就是地下摇滚场景的常客,带着135的胶片照相机去乐队演出现场,并非常有经验地从人群两边轻易挤到前排,捕捉那些忘情投入在自己世界里的年轻人。

不过如今,这些画面已随着亚文化在中国渐渐成为主流而显得不再 “危险”:音乐节成了生活方式产业中的重要部分,电子舞曲派对成了大型品牌的广告输出方式,“寻欢作乐” 在无数都市题材的院线电影里城了必现场景 ...... 这一切的发生只用了七八年的时间,而出生于1984年、自称 “中国摇滚小百科” 的咖小西正是这段历史的见证者之一;他所记录的那些人,也在经历着某种改变。

但有些东西是一直没变,比如酒精 —— 无论在暗无天日的地下派对,还是在眼光明媚的音乐节,酒都是刺激振奋、剥去伪装的催化剂,在削弱你意志力的同时,让你做出失去理智的冲动行为。用咖小西自己的话说,“每一种商品都是它所在领域的酒精”。

在见证和体验了所有的改变和不变后,咖小西决定做一次梳理,于本月底在上海的 Undef/ne 空间举办名为 “酒精星球永不别” 的摄影展,集中展示他眼中这段关于年轻人享乐生活的变迁历史。作为这次活动的联合承办方,VICE 在展览开始前对咖小西进行了采访。

        

VICE:先说说你是怎么喜欢上摄影的吧。

咖小西:我小时候喜欢画画,但学了两次都失败了 ——  就是学不会素描画阴影的那种。大学的时候开始用相机,然后认识了一些单反拍得特别好的人,就特别羡慕;来上海以后,我做了杂志的编辑,开始懂了一些摄影方面的东西。以前特别喜欢《通俗歌曲》,就是很早的摇滚杂志,另外还有像《音乐天堂》、《朋克时代》什么的,所以说一开始是摇滚乐影响了我。但我后来发现《通俗歌曲》的照片都是盗版的,而且画面质量特别差,因为都是从国外的网站上扒下来就用了。

像同样喜欢拍私人视角的摄影师 Terry Richardson,你曾说受过他的影响是吗?

我第一次看到他的照片,就是他最著名的影集《Terry World》。记得当时我是在办公室看了这本书,里面全是一些人的身体(包括他自己的),都是特别裸露的、还有点色情的东西;那时候挺被震撼的,并不是被摄影震撼,完全是被内容震撼了。

我觉得中国当时应该没有人拍这样的照片:又是美的,又是震撼的,又是色情的,又是 “脏” 的东西。那本书很有意思的是,你可以在里面看到很多人,包括他的助理、现在很著名的日本摄影师新田桂一,也有 Terry Richardson 在拍他喝自己尿的照片。我以前还总跟朋友说我很想去当他的助理,后来也是很难实现,就不了了之了。

他的内容,对当时的我来说是完全没有接触过的世界。不过其实话说回来,你现在接触到的可能也是不同的世界,毕竟他们是西方资本主义腐朽社会,很多东西是合法的,但在中国应该是不太可能。所以我觉得,一开始我的确受到了 Terry Richardson 的影响,但后来就不是了。

这次展出的都是你在2012年到2015年间拍摄的作品,这个过程中你觉得自己有哪些变化吗?

我拍的这些年轻人都是2012年到2014年间的,因为那个时候他们是我最感兴趣的题材;后来之所以拍得少了,其实就是厌倦了吧 —— 身边的人一直都是这样状态,又有新的青春肉体来。2015年以来,我拍了很多风景,这次展览里都可以看到,都是很静的东西,不是人物,跟我以前拍的东西蛮不一样,但我还挺喜欢的。

你平时工作大多跟商业拍摄有关,也会拍些自己的朋友们 —— 这两者拍摄心态有什么不同吗?

没有什么不同,我们都是属于挺不听客户话的那种 —— 你来找我,就要完全信任我。而且我拍的很多商业活都是 “生活方式” 的,还有运动的东西,时尚片是我最近最想拍的。

你更倾向于记录朋友们熟悉的一面,还是更想捕捉到他们平时不太会表现出的一面?

熟悉的一面肯定就没意思了,对吧?女孩我肯定想 “不穿衣服多好啊”,男孩也有。女孩喝醉了拍一拍真挺好的,因为那是真实的、但不是正常的状态 —— 可能每次你喝多了都不一样,因为喝多了就放松警惕了,怎么都无所谓,还向我各种摆表情,醒来一看就呵呵了 ...... 不光是被拍的人,我自己也是;我有很多好朋友,拍的时候脸都扭曲了我都不知道,因为当时我也喝多了。

但在网上去搜索你名字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很多这样的照片。

对,因为我这些都没有放出来,就是因为出这本书,大概准备了有一年了。其实我白天很少、或者说羞于拿着相机拍,觉得光天化日下挺不好的。所以我都是在晚上在演出场所或酒吧这样很黑的地方拍照,被拍的人看不到我,忽然闪光灯一闪,而我已经拍好了。其实我自己不是那么狂野的人,和那些被拍人不太一样。不过也正因如此,这些内容才会更吸引我。

我喜欢拍好看的年轻人,也会拍一些陌生人。比如我去到一个地方,用我老婆的话说就是 “喜欢四处咂摸”,但其实我一进到里面就会留意了,然后差不多了就可以过去拍了。现在来说,应该还是好看的人会吸引我 —— 我这里说的 “好看”,除了外表之外,可能说的还是当时场景里最合适、也是最突出的那个人;他/她应该是特别的,也可能特别猛的那种,比如在那儿一直甩头。总之,应该是比较享受在自己状态中的样子。

谈谈你对上海年轻人的一些印象?

上海年轻人玩的地方,还是电子乐场所比较多。我不能理解的是:他们一开始就能比较嗨,而不是像我这样得喝大了才能嗨。上海的年轻人都还是蛮爱打扮的,也蛮有范儿的,时髦小青年也都是蛮好看的,比如像子楠(涂鸦艺术家)、像33(鸭打鹅乐队主唱,我拍她都是以一种时装片的方式去拍的)。我最近开始跟一些电子咖玩,因为去电子乐派对的人都更时髦,拍起来更好看,跳舞都跳的特别好,衣服都闪闪发光。

所以你是怎么界定 “年轻” 的?

其实和年纪没太大关系。当你在这种场景中,比如看到的是一个四五十岁的人,或者一个老头,但他也在玩滑板,我就觉得他也是年轻的。所以只要来看演出的,即使穿着衬衫拎着包,但还是有年轻的心。你拎着啤酒站在罗森门口,也是挺年轻的。而且别在十点之前睡觉。

展览之后,你接下来最想做什么?

135的胶片相机可能不会用了。就是卖卖书,想想明年的创作计划吧。其实我几个月前开始拍些 setting up 的东西,花很多钱去制作的那种,未来可能要拍更多跟时尚有关的东西。以前的我,是种等待捕捉的状态;现在我更想主动去创作,这样会有更大的一些空间,因为捕捉永远是有限的。

拍摄了这么多年轻人,有没有什么想对年轻人说的?

别老想着玩,也要做点事。不要告别酒精。

谢谢你,咖小西。

 

更多咖小西的摄影作品,请访问他的网站 www.kaxiaoxi.com

 

由 VICE 和 Undef/ne 共同呈现的咖小西摄影展《酒精星球永不别》将于10月31日下午2点开幕,由健崔策展,一直持续到11月30日。 地址:UNDEF/NE 空间(上海莫干山路50号M50创意园区6号105)。不要告别酒精,不要告别你亢奋的神经,也不要忘了到时候跟 VICE 去喝一杯,还有现场 DJ(阵容见下方海报),哈。

 

Photographer: 咖小西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