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目的就是制造混乱,我想向大家证明人人都可操纵(事实),这事儿一点也不难。”

在 Instagram 上的一条视频中,美国白宫前联络主管 Anthony Scaramucci 对着一个仰拍角度的摄像头缓缓念起一首俳句:“怀旧被禁了,后见之明是20/20,要真相干嘛?”

他在做什么?以及,除了他,为什么演员 Andy Dick 也在 Instagram 上念一首委婉讲自杀的诗?甚至 Gilbert Gottfried 还在朗诵有关火人节的诗?他们都怎么了?

1567606895193960.png

原来这些都是即将出版的一本诗集《We Were Promised Flying Cars》的前期宣传,每个视频都是由作者 Kareem Rahma 用 Cameo 制作的。用户通过 Cameo 这个应用可以付费给社交平台的网红,让他们说出你的个人定制信息 —— 说生日祝福,或者讲段子,或者向 Rahma 一样,读读书中的一段话。

这个应用就跟前几年火的 Deepfake 以及最近引发巨大争议的 Zao 差不多,只不过 Cameo 不是智能换脸,而是真实地用钱短暂买下名人的嘴巴 —— Rahma 形象地把 Cameo 称为 DIY deepfake。想要让那些名人说自己的话,只要付10至100刀不等。通过 Cameo,Rahma 成功地制造了白宫前主管和那些演员都是自己的朋友、都为自己的诗集做宣传的假象。让一本诗集出圈多么艰难,但 Cameo 轻松做到了。

2018年,一群白人至上主义者通过 Cameo 哄骗了一些名人,借他们的口隐晦地说出 反犹太言论 ,引发轩然大波。Rahma 也说:“我的目的就是制造混乱,我想向大家证明人人都可操纵(事实),这事儿一点也不难。”

脸是真的,话也是真的,视频也是真的,但动机却是假的。这就是金钱的魔法,AI 还得再进化进化。

编译: 方之澜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