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则黑色的声明在 vice.com 上置顶了三天。

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我们 VICE 的北美同事都笼罩在一片愁云惨雾中,vice.com 的首页头条大 banner 用了全黑的图片,宣布 “这是新闻自由的黑暗一天”。原因是,VICE 加拿大打输了一场重要的官司。

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2014年,VICE Canada 的记者 Ben Makuch 做了一篇关于一位加入了 ISIS 的加拿大人的报道。2015年,加拿大皇家骑警(RCMP,可以理解成加拿大的警察,不一定都骑马)要求记者 Ben 交出关于这位被采访对象的采访笔记、录音材料等等所有有关系的记录,但是 Ben 和 VICE Canada 一直拒绝。于是上了法庭。在当地时间11月30日上午,加拿大最高法庭做出裁决,VICE Canada 和 Ben 打输了这场官司

我们的加拿大同事为什么这么倔呢?为什么要为了一个据称已于2015年在美军空袭中死去的被采访对象、怀疑中的 ISIS 成员坚决拒绝和警方合作呢?

我们的北美同事认为,一旦开了这个头,就会产生所谓 “寒蝉效应”,后患无穷。如果说警方可以强迫记者交出采访所得的信息,那么记者在采访高度敏感群体的时候就永远无法建立信任 ——“你现在说你保密,可警方让你说你还是得说,我傻X吗我接受你的采访?” 一旦记者和受访者之间没有了信任,最生猛最直接的新闻报道,或者说新闻的核心都不再存在,甚至记者可能会被当作密探对待,生命安全受到威胁。

VICE Canada 以及身处纽约的 HQ 同事认为,国家政府应该调查犯罪分子、恐怖分子,但从记者身上挖料,践踏受访人对于记者的信任,损害的是新闻自由。其中利弊或许有争议,但自由的新闻产业、自由的媒体有多重要,相信地球上每一个人都知道。嗯。

VICE 加拿大这位记者名叫 Ben Makuch ,这是加拿大最高法院判决后他发出的推特:

捕获.PNG

以下则是 VICE Canada 的声明,这则 黑色的声明 在 vice.com 上置顶了三天:

对新闻自由来说,这是黑暗的一天

这篇文章,我们本来准备以一则严正声明作为开始:“新闻产业正在遭受攻击”。而现在看来正是如此。我们还感到了极大的失望 —— 我们的社会并未意识到,自由和独立的媒体到底有多重要。

今天早上加拿大最高法院对 VICE 加拿大和 VICE 国家安全议题记者 Ben Makuch 做出不利裁决,支持加拿大皇家骑警获取 Makuch “在2014年采访一位据称是 ISIS 成员时所记录的笔记” 的要求。此人名叫 Farah Shirdon,是加拿大卡尔加里人,据称是在2014年加入了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 ISIS,美国军方称他在2015年的一场空袭中丧生。加拿大皇家骑警方面认为他们需要这一笔记来对他提起诉讼。

VICE 加拿大方的律师认为在庭审的三个阶段里,皇家骑警一直在一点点地钓取相关信息,事实上强迫一名记者成为国家的特工。但他们的这一主张未被认同。在这一案件决悬而未决的几年里,Makuch 一直坚持不懈地对敏感甚至危险的话题进行无畏的报道,所做之事意义重大。今日决定所产生的寒蝉效应,将毫无疑问地对记者和受访者双方造成影响。受访者将更不愿意向记者透露信息,而记者也会更不倾向于报道敏感议题。

虽然我们的律师输了,虽然在全球范围内新闻自由已经备受打击,但我们仍然坚信:新闻需要远离国家的干涉。

对新闻业来说,过去的几年,是艰难的。国家和非国家的力量用阴险狡猾的手段破坏独立新闻业:从美国总统特朗普说记者是 “人民的敌人”,到俄罗斯网络水军在 Facebook 上大肆传播假新闻,甚至发生由国家支持的对记者的谋杀。在当下的环境里,记者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胁,健康的民主制度也遇到了根本的困境。

自由党人、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曾公开支持媒体 “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的权利,加拿大政府最近也拿出了500亿加元为媒体机构注资。但就在这样的国家,我们也能见到对这项事业的干扰和侵犯。原住民电视网的记者 Justin Brake,正因他写的报道而面临有罪指控。魁北克警方也被发现在省内对记者进行监视。

毋庸置疑,当新闻报道可以自由进行的时候,我们的生活会更美好。否则,领导人物没有人去监督,超级企业可以操纵选举,关于我们社会中被侮辱和被损害的成员的故事,也将无人谈起。这么说听起来似危言耸听,但你只要浏览一下主流出版物最近的头条,你就知道这一切确实正在发生。

对政府、机构、警方进行公正和批判性的报道,是 VICE 新闻事业的核心原则,今天的判决也不会令其动摇。我们不会停止发掘有价值的故事,对全球范围内政治掮客的报道也不会停歇。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