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此纪念永远年轻的任航。 希望他自此自由并愉悦。祝福他。

2月24日,摄影师任航自杀离世。

毫无疑问,我们失去了我们这个时代最棒的艺术家之一,一个勇敢的人。在他的照片和诗中,是令人佩服的才华和坦诚的内心。对于一个艺术家来说,谁也无法要更多了。希望所有被任航启发或者触动过的人们,能够同样保持诚实和独立的思考,对于所有失去了他的亲切的朋友们,我们深深地感到难过。

以下是我们2014年对任航提出的一个“不许拍裸照”的合作。仅此纪念永远年轻的任航。 希望他自此自由并愉悦。祝福他。

原文发表于2014年4月

中国和西方的艺术界之间有种很诡异的现象:在国内被禁的艺术家,在国外往往表现得蒸蒸日上。面对这类 “反体制艺术家”,西方媒体和艺术业者在会用一种如视珍贵稀有动物的态度加以推崇和解读;然而,这种注意力给艺术家所来带的名气,对国内的人来说往往有点脱离现实而显得突兀。究竟是中国抑制低估了这位艺术家的才华,还是西方媒体和画廊追捧过度了?

摄影师任航 的照片似乎就在这两极之间摆荡。在他多产的摄影作品中,大部分拍的都是裸体,试图挑战人与人之间,人体与物体之间的摆弄和组合极限。这些照片因为尺度太大,使他在国内的展览曾经被取消,他的照片被人吐口水,他的相机被没收,并不准他再拍照。至于照片本身,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有人觉得很真实毫无掩饰,有人觉得缺乏新意、矫情而且拍得一般。

但不管你对他的作品评价如何,任航其实一点也不在乎,从许多和他的 采访中 能看出,拍照对他而言最大的目的,就是释放当下对创作的冲动而得到快乐。拍完了,照片他很少会分类,更不会修图,胶片洗出来的是什么就是什么。


上周五,任航在瑞典马尔默的个展开幕 —— 这已经是两年内他在欧洲的第三个个展了。在欧洲,搞艺术摄影的似乎很少有人不认识他,而这样的声誉的确令许多国内摄影师感到既羡慕又嫉妒。在谷歌上随便一搜 “Ren Hang Photography”,就会出现各种艺术时尚网站的报道,而身在中国的我们就想:如果裸体和色情不再和任航划上等号,那我们还将在他的作品中看到什么?

于是,我们向任航提出了挑战。规则非常简单:不能拍裸照,其余随他发挥。

邮件发出后,任航从容不迫地回复了我们的邮件,并提出了方案:他想用他一贯的风格,回东北老家去拍他妈妈。这个想法立即引起我们的兴趣与好奇,下面就是一些来自这次拍摄的照片,我们很想采访他妈妈在这次拍摄的感想,可惜他的妈妈没有答应。所以,我们还是采访了任航本人。


VICE:接受了 VICE “不可裸露” 的摄影挑战,你是怎么想到拍自己妈妈的?

任航:我一直都想拍我的妈妈,只是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契机。这次正好。

你妈妈看过你写的诗或是拍的照片吗?她怎么看你的作品?

应该没看过。

从小到大,你和妈妈的母子关系和感情是怎么样的?她是一位怎么样的母亲呢?

这个问题不知道怎么回答。



被邀请当这次的模特时,妈妈的第一反应什么?

她问:“需要裸体吗?”

你妈妈是做什么的?

现在没有工作,之前在印刷厂工作。

她是否曾经当过模特?

没有。

拍妈妈和拍朋友有什么不同?和妈妈之间会不会更有默契,还是反而需要更多时间进入状态?

我从来没有把拍照当成一个工作。每次拍照就像聚会。所以如果有不同,只是我拍朋友的时候是朋友们的聚会,拍妈妈的时候是家庭聚会。

你觉得妈妈的表现如何?

我妈妈很牛逼!我不觉得跟妈妈是合作,但是一定会再拍的。

对你而言,拍照一向是跟着你自己的直觉走,从不为其他人的缘故而改变,所以这次你觉得你有被“挑战”到的感觉吗?如果没有预先的限制,你会怎么改变你的拍法吗?

没有被挑战的感觉。我拍的时候也根本不会去想预先的限制。先拍了再说。

对于这次拍摄你满意吗?拍完有什么感觉?

很满意。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没有任何不顺利。


更多任航的照片和他写的诗,请看他的 个人网站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