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分的星星是按梯度给的。

没人不爱看电影,没人看完没话说 —— 在这个一句话短评和电影公众号承担起传统影评人角色的时代,我们需要的是一些离抖机灵和 10W+ 远一点的、真正走心的影评。

恰巧我们的制片人和剪辑师就是一帮毫无 “客观” 信念,也不打算把电影当成社交话题的朋友。他们会每隔两周为你分享最近看了什么片子,类型不一定,褒贬也都有可能,而且所传达的情绪大多数都会与我们的当代生活是否满足有关 —— 至于如何接受这些观点,那是你的事儿,反正不退票

头脑简单的西蒙/I rymden finns inga känslor

★ 

1515642934710596.jpg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小时候会把自家沙发的垫子都拿起来,给自己摆出来一个类似狗窝的那么一个结构体,刚刚好足够自己在里面蜷缩起来。识相的家长还会拿个枕巾毛巾什么的把 “狗窝” 的门给遮起来,客厅的白炽灯透过荷花、莲花亦或是菊花刺绣的留白续进来,小孩子在那里面不倚也不靠着,就把胸口放在膝盖上蜷坐着,感觉时间都停下来了,且在里面待着也不出来,有时候能睡着了。

然后仿佛就像做了一个梦:四五岁的时候幼儿园老师因为你不午休把你的被子扯到地上,七八岁时候小学老师因为明明不是你犯的错却请来了你的家长,十五六时候和社会盲流斗智斗勇,十七八的时候终于感受明白温柔乡每个字的意思,二十三四的时候,你带着青春留给你的粉色回忆和痘痕狠狠地搓了搓眼睛,你觉得你的腰间有股劲儿但是肩膀却有点绵,你觉得你的心里有团火在那猛劲儿窜但是到了手指尖儿却有点面。

所以你一人儿的时候就有点烦,在高峰期的地铁车厢、在九点钟的太古里、在早上赶去公司开会的路上、在大街上看见高中生谈恋爱的时候,想闭上眼睛就地躺了。但是每天的人流、车流、PM2.5超标的气流和银行账户上你自己看都笑了的现金流还是照样一股脑地二十四小时冲刷着你,有时候走在大街上就想一步立在那,指着脚前面那块儿地砖大喊 “都他妈给我停,我得想想!” —— 那一刻我觉得揣在大衣兜里右手食指都伸出来了。

终究无处可去,终于无处可回。回想起当年那个晾着身子躺在小床上的、在老师家长面前不敢说实话的、没有对第一个切自己钱的傻逼挥出信仰一拳的、动不动就玩儿消失还莫名其妙甩了人家的自己,我突然困惑了:到底是看了一个什么电影,让我窄成这样?

—— 这部电影叫《头脑简单的西蒙》,整个电影轻松活泼,主角西蒙患有抑郁症和强迫症,只要世界不是按着自己想法运作就钻到自己的 “狗窝” 里(在影片里是一口很大的有盖坩埚),在参与了一系列青春烂漫的事情后,他最终被意外的爱情感染,从自己的 “狗窝” 里探出头来,在全片的最后一秒露出了笑容。

影片花了很大的力气旁敲侧击却枪枪中靶地讨论爱情,只不过,只有每每出现西蒙想象自己躲在坩埚里去往宇宙的时候,才是我觉得最舒服的时候,也许这也是导演花大力气制作宇宙特效的原因之一吧。你要是感受不到爱,还可以回去宇宙嘛,不是吗? 


地球上最后一个男人 第一季/The Last Man on Earth Season 1

★ ★ 

1515642935588952.jpg

把不考虑性爱需求作为前提的话,直男还是喜欢和直男一起玩儿。

男人需要独处,这不简单是一个不接你电话、不跟你出去逛商场的借口,你们不让我们独处,我们真的会疯的。

如果你有幸和男朋友同住在一个拥有4间卧室的大豪斯里,放心,总有一天你会发现,周末总有半天时间你都不知道他在哪里,或者说当你找不到他的时候,你知道他肯定在哪个房间,反正不在你旁边就是了。但是,我们大多数人都没有拥有4间卧室的大豪斯,所以他要不就是抽出半天出去打球聚会,要不就是打游戏不跟你说话。当然了,还有一部分男友就躺在沙发上丧在那里,但是大多数都市直女都只能接受自己丧,不能接受男朋友丧,所以我们还得给这个行为起个名字叫 “思考人生” —— 总之就是不想说话。

所以当你在给男朋友津津有味地介绍哪款口红好,口若悬河地说着同事情侣二人去了哪个国家旅游,饶有兴味地说着你闺蜜的八卦的时候,不要怪斜在旁边的那个带把儿的只是看着手机哼哈答应。我倒不是否认这些生活的旁白可能成为平淡人生的佐料,只不过处理这些信息的能力真的没有写进我们的基因里。

如果你在草原上猎羚羊的时候还叽叽喳喳个不停,除了羚羊猎不到了,可能还会引来狮子和猎狗。所以下次如果你平日里的贴心小男友因为你的叽叽喳喳略显不耐烦,权当他那骨子里猎人的原始警戒基因已经鸣起了警笛,你看此刻的他是不是一下子 MAN 了起来。话说回来如果在你絮絮叨叨的时候他放下了手机,认真听你讲,微笑点头,你们不也起疑心么?当然了,他也可能是他被你认真八卦的神态勾起了性欲 —— 古人讲:这就叫合适。

所以到底是什么让我在清静的周日傍晚晾着球和游戏都不打,下定决心开始开启看剧之旅了呢?就是那地球上最后一个男人从大巴车上把自己四处搜集的藏品摆放到私闯的豪宅里的过程(故事背景设定是主人公以为全世界只剩他一人)。

这些藏品有白宫办公室的地毯、中古骑士的盔甲、莫奈的《睡莲》和迈克尔乔丹穿过的球衣……主人公用这些东西装饰自己新占领的 “山洞”,直到……他把一颗霸王龙的头骨化石摆上了长餐桌,我最小化了播放器,复制了第二集的下载链接。

我跟你说,这就是我们男孩自称思考人生的时候,在想的事情之一。 


芳华/Youth

★ ★ ★ 

1515642935618949.jpg

终于写到了第三篇,严格来说,前两篇是去年写的。

为什么拖稿拖到跨年,一是这期间一直没机会看上个院线的电影,二是好像临近年关情绪阈值有点高,憋不出来,索性等等。

在一次同事告别会上,临时和其他同事决定去看冯导的《芳华》。

我刚走出影院时还在一个懵的状态,很大原因是我在试图用这个电影去解答我对父亲的一些疑问。

我爸当年也拿着枪坐着火车到了中越边境,不过还没下火车战争就结束了,多靠我军战斗力保佑啊。后来他在连队训练的时候崴伤了脚踝,恰巧裁军,被迫转业,到了北京一个建筑公司任职,为地铁2号线和核心海的建设都奉献了自己的一份力。接下来的十年里,他可谓事业蒸蒸日上,成功跻身大哥大、彩显BP机、燕莎商场、大众板桑消费人群 —— 然后我出生了。

我爸这个被传宗接代观念深深影响的北方人为了追求更高的经济实力,扔掉了金饭碗,选择下海,并在海里一直挣扎到了现在,家里的情况是一落千丈,至今未有反弹之势。而就是这二十多年的商海争锋,让他错过了见证儿子成长的机会。他既不知我成长,我亦未见证他老去,对老人家的性格和灵魂总是单方面好奇着。想当年他瞒着家里参加文工团征兵考核,因为会唱歌会画板报,就通过了;等部队来领人的时候事情败露了,我爷爷死活不让他走,给耽误了。然后他转身就去参了陆军,这才有了后来的那些事情。所以现在看来我爸骨子里应该是个浪漫主义的人,不过浪漫主义的人是不适合经商的。

时代吞没了一代又一代的年轻人,如今我们似乎已经习惯了用一个又一个廉价的词汇去概括自己和一代人,当一个词过时了我们就抓紧再去创造一个,以换来空洞的赞美和虚无的笑声,但似乎只加快了自己被吞没的速度。和那一代人的紧握命运相比,我们好像确实有点扁平。每个人都有过一段芳华,不过只有过去了,才开始发光。

愿诸君新年顺遂。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