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7年11月14日,星期二,机场安检没你想象中的那么严 ,一女子用自杀者的脸部为自杀未遂毁容的老公做换脸手术

#VICE 赖床简报# 来自 VICE 全球每日发布的内容,旨在介绍这个浮华世界中正在发生的各种有或者没有意义的事件,供你在不想起床/不想上班的这个时间里转移一下注意力,看看别人正在干什么。

机场安检没你想象中的那么严 

1510586747411515.jpeg图片来源

2015年,美国国土安全部曾做过一次试验,他们派出了70名卧底探员携带枪支和假的爆炸物去坐飞机,来测试美国运输安全管理局的机场安检措施是否到位。结果在这次试验中,95%的卧底探员都成功将枪支和爆炸物带上了飞机。

此事给运输安全管理局敲响了警钟,他们也进行了整改。两年过后,他们做得怎么样呢?国土安全部不久前又做了一次相同的试验,很显然,运输安全管理局较上次试验有了 “很大” 的进步 —— 这次试验仅仅有80%的探员把枪和炸弹带上了飞机。

运输安全管理局表示,这不是他们的错,国土安全部的探员对安检的流程和漏洞了如指掌,“即使最牛逼的恐怖分子也不可能了解这些薄弱点”。

不幸的是,维基解密早已公布了一份 “CIA 教你轻松混过安检漏洞” 的 指南,恐怖分子应该也上维基吧。


1860年画作中的女子在低头玩儿手机?

1510586869321573.jpeg图片来源

最近,主要收藏18和19世纪欧洲艺术品的慕尼黑新绘画陈列馆展出了奥地利画家瓦尔德米勒(Ferdinand Georg Waldmüller)创作于1860年的画作 “The Expected One”。这幅画描绘了在夏日林间小道上,一个手捧鲜花的痴汉在等待他女神到来的画面。很显然,女神对他并不感冒,她在专心致志地低头玩儿手机。

这是我瞎编的。“画里的姑娘显然不是在玩儿她新买的 iPhone X,她正在去往教堂的路途中,手中拿的是一本小小的祈祷书。” 奥地利绘画艺术机构的 CEO Gerald Weinpolter 说。

不过这幅画的主人,前格拉斯哥政府官员 Russell 表达了他的看法:“在1860年,每个看画的人肯定都会认为她手中的是赞美诗集或是祷告书。但放在今天来看,画里的人物就和大马路上沉迷于低头玩儿手机的小年轻们没什么区别。”

画主人 Russell 和我的观点一致:“我觉得她应该是在刷 Tinder,画外的小伙肯定没戏了!”


一女子用自杀者的脸部为自杀未遂毁容的老公做换脸手术

1510586984509826.jpeg图片来源

2006年,美国男子 Andy Sandness 企图自杀,他用一把步枪对准自己的脑袋开了枪,但他没有成功。他奇迹般地活了下来,子弹轰掉了他的大半边脸,他只剩下四分之一的嘴部,和一个时不时会掉下来的塑料假鼻子。

十年后,明尼苏达州男子 Calen "Rudy" Ross 同样开枪自杀,他成功了。她的遗孀 Lilly Ross 在葬礼上,决定将已故丈夫的器官和肢体捐献出去,包括他的头部。

医生在去年发现,一直等待面部移植整容手术的 Sandness 和 Calen Ross 的面部高度吻合。于是去年,生死相隔的两名自杀者成功换脸。

最近,成功换脸的 Sandness 和她的妻子和死者的遗孀 Lilly Ross 见了面,Sandness 说:“我会好好活下去,证明你和你丈夫给我的礼物没有被白白浪费。”

朋友们,好好活下去。


人们要为航天第一猫众筹一座纪念雕像了

莱卡是第一只上天的狗,哈姆是第一只上天的大猩猩,那你们知道第一只上天的小猫是谁么?

其实在美苏之后,上世纪世界第三大的航天项目是由法国主持的,当时的研究人员选择了小猫做实验对象。1963年,有14只小猫参加了宇航员选拔,它们经历了一系列的失重模拟,脑电波监测等训练后,性格温顺的 Félicette 脱颖而出,在同年十月18日乘坐 Véronique AG1 火箭进入了太空。

与在太空漂泊的莱卡不同,Félicette 在进入环地球轨道15分钟后,乘坐返回舱平安着陆,回归地球。但等待它的并不是美好的生活和幸福的晚年,着陆三个月后, Félicette 被实施安乐死,尸体用作研究之用。

现在,人们正在为这只快要被世界忘记的英雄小猫众筹一座纪念雕像,以铭记它的牺牲和为人类作出的贡献。人类迈向宇宙征途并不是平坦纯粹的,其下有无数人、甚至是小动物的献身,当我们有一天终于能翱翔太空时,不要忘了他们,不要忘了 Félicette。

你可以点 这儿 给 Félicette 纪念像捐一根猫毛。

编辑: 邢逸帆

Translated by: 小白翻跟头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