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年8月9日,星期四,我们衷心为印尼地震灾民祈祷。

#VICE 赖床简报# 来自 VICE 全球每日发布的内容,旨在介绍这个浮华世界中正在发生的各种有或者没有意义的事件,供你在不想起床/不想上班的这个时间里转移一下注意力,看看别人正在干什么。

Facebook 诡异算法落气球喜迎印尼地震

1533721390159220.jpeg图片来源

8月5日,印尼龙目岛发生强震,已经造成至少98人死亡,数百人受伤。地震发生后,许多印尼网友在 Facebook 上纷纷发 “selamat” 表示关切。

Selamat 在印尼语里意为 “平安” ,也可以表示 “庆祝” ,含义视具体语境而定。结果就因为这个, Facebook 的算法把大家祈祷平安的愿望解读成了庆祝,只要有人发这个词,页面就会像撒花一样飘落气球和五彩纸屑。

Facebook 的工作人员 Lisa Stratton 在一封邮件中回应 VICE 说, “很抱歉在地震事件中出现这种庆祝动画效果,我们已经为印尼用户关闭了这个功能。我们衷心为地震灾民祈祷。”


这个 AI 能根据文字画出你的脸

1533708296981.jpg图片来源

一位叫 Animesh Karnewar 的程序员想开发一个能根据文字描述绘制人脸的 AI 程序,为此他训练了一个神经网络,成果既惊喜又令人不安:

1533708315172.jpg图片来源

这个程序是建立在已有的类似模型上的,包括哥本哈根大学研究人员开发的一个名为 Face2Text 的模型。 Animesh Karnewar 在此模型的基础上编写了一个人工智能,再将其放到一个包含400张带文字描述的随机人脸的数据集里训练。虽然绘制出的图像略抽象,但低分辨率反而能突显一个人的面部特点。文字描述越简单易懂,得到的人脸越精准。

Karnewar 在 GitHub 上 分享 了这个程序,任何感兴趣的人都可使用。比如输入:男性,五十多岁,大鼻子,棕色眼睛,发际线后移。你将得到下图这位神秘男子:

1533708347553.jpg图片来源

Karnewar 说,如果能在更大的数据集上进行训练,它就会表现得更好,并且有可能在将来帮助警察绘制嫌疑犯肖像。


印度听障奥运会奖牌得主至今还没收到奖金

1533715067195.jpg图片来源

2017年,四名来自印度哈里亚纳邦的运动员在土耳其举行的听障奥林匹克运动会上赢得奖牌。奖牌发下来一年多了,这四个小伙却迟迟没有收到国家承诺要给奥运健儿发的荣誉奖金。哈里亚纳邦政府曾在2016年宣布,今后将为残奥会运动员颁发奖金,金额与奥运会相同:金牌得主奖励60万卢比,银牌奖40万卢比,铜牌奖25万卢比。

男子自由式摔跤74公斤级比赛的金牌得主 Virender Singh 说,他们去土耳其参加奥运会的时候,国家连零花钱也没给。他回来以后越想越气然后发起抗议,结果被全印聋哑人体育委员会(AISCD)逐出摔跤场。他的朋友说: “我们去了好多体育部门,屁用没有。”

后来,迫于压力,当地政府给金牌得主 Virender Singh 支付了12万卢比(约1万人民币),比当初承诺的缩水了不是一点儿。像高尔夫个人比杆赛银牌得主 Diksha Dagar ,到现在一个子儿也没捞着。

体育部副部长告诉 VICE ,给听障奥运会运动员发钱是应该的,但得等他们提交文件。 Virender Singh 说文件早就交了。皮球踢来踢去,伤透了这几位运动员的心。


为什么男的喜欢在公共场合光膀子

1533708449629.jpg图片来源

在别人好好穿着衣服也能活的时候,总有个别男的 —— 不管是挺着啤酒肚,还是拥有八块腹肌 —— 永远在寻找在公共场合光膀子的机会。心理咨询师 Jonathan Hoban 说: “男人可以有一百个脱掉上衣的理由,但到头来都跟人与人之间的联系有关。”

这种被睾丸激素支配的行为略显自恋,而自恋基本上都是过度补偿。 Hoban 说: “在孩童时期没有得到重视,长大后就可能成为拼命想被认可的巨婴(man-baby)。脱掉上衣能让人感受到一种力量感,当内心缺乏这种力量的时候,就去身体里找。” 临床心理学家Deborah Page说: “衣服保护我们,脱下之后人会变得脆弱,这种举动在男性眼里是亲密的体现。”

然而,我们问了几个喜欢打赤膊的人,只有一位承认这么干是为了炫耀身材,大部分人都说自己只是在追求喜剧效果。26岁的 Josh Finn 说: “我脱衣服因为知道自己看起来很搞笑,我身材不好,浑身都是毛,但我对自己的外表很满意。”

编译: 小王身怀特技

编辑: 小王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